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南宋风烟路在线阅读 - 第1780章 鹏碍九天须却避

第1780章 鹏碍九天须却避

        马耆山大捷的节骨眼上红袄寨突然在莒县后方兵变,连累宋军不仅在对外作战中与“覆灭金军”的目标失之交臂、更还出现了以“杨宋贤重伤”为裂痕的自身分割。如此,林阡对公然反他的杨鞍和李全焉能不恨?听闻杨鞍总算来见,自是冷笑一声“还知道来”。

        “莫要误会,林阡,我只是想探望宋贤,不是来向你求和的。”会面时,杨鞍却也同样淡漠,虽然他和林阡一样为了杨宋贤的遭遇自责,但当日天火岛细作“到底是李全还是灵犀引狼入室”终成各执一词的悬案。杨宋贤的身受重伤,说到底只是触发了杨鞍和林阡对彼此的不满而已,他二人的良心是两条平行线,没有交点因此不会产生共鸣。

        而拜天火岛人害林阡捉襟见肘所赐,这几日,杨鞍对李全越靠越近,自然与林阡渐行渐远,虽说多是和杨致诚正面摩擦,但因为杨致诚是林阡死忠的关系、这已然意味着杨鞍林阡的矛盾升级。相看两厌,看上去竟已是无可挽回。

        “杨鞍,你自己堂弟,我也不能拦着你探。不过,你一人进去足矣。”林阡见杨鞍竟似全副武装入“敌境”更还带着李全形影不离,霎时一团恶心的火气升起来径直堵到胸口,连“鞍哥”都不愿叫,转头就对李全下逐客令,“其它人,平日没什么交情,他杨宋贤看一眼都多余。”

        “彼处凶险,鞍哥怎能单枪匹马……”李全听得出林阡火大,赶紧凑近杨鞍耳后,既是谗言,也想一起,更为保命。

        “屋里就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怎么杨二当家也怕吗?”林阡冷笑,不像以往那般陪伴杨鞍一同进退,从头到尾一副不与竖子为伍的嫌弃样子,“说起来,我刀钝了,要磨一会儿。”一边自顾自地说,一边在院内随便找块石头、说磨刀就立刻磨起刀来。

        这突然间的疯癫行为,懵得杨鞍几乎本能往宋贤屋里钻,也吓得李全面如土色乖乖留屋外盯着刀看,脑子里空白一片了许久,才想到要举起铁枪自卫:“林阡你别乱来,几万双眼睛看我们进来,滥杀可是有违天道,别激得天下群雄一并反你。”这就是他们有胆魄来的根由。

        “好大口气,入虎口的小羊羔,倒是敢假虎威了。”林阡朗声笑起来,他只要略移手指,就能将李全一劈两半。

        “当真不顾忌?那你倒是杀了我?”李全看林阡终究没有动手,得意忘形,不吝展现面目,一笑不畏强权,“你不敢。因我虽小,却撼大局。林阡啊,你的比喻不恰当,假虎威的是狐狸,不是羊羔。”

        “听说过‘鹏碍九天须却避,兔藏三穴莫深忧’?”林阡头也不抬,继续磨刀,问时李全还是不动声色退了几步。

        “盟王是自比鹏鸟,飞得高,却遇到我这阻障……”李全这么解读着,却不知后半句怎么类比。

        “饮恨刀是对付碍着九天的大鹏鸟的,像你这样的小兔子,就别太担心了。哈哈哈哈。”林阡长笑,竟把对李全的评价从羊变兔,李全的脸一下子气得通红,可除了持枪尬站着之外压根拿这战鬼没办法!

        

        杨鞍确实是来探病的,除了察看宋贤伤势之外,主要就是检查林阡在汤药中有无下毒;无独有偶,虽然林阡没进屋,但陈旭、谷雨两个原就在屋内的皆屏气凝息,寸步不离地盯着杨鞍防止他对宋贤加害……不巧宋贤昏沉才睡,没法给双方握手言和。

        “半点信任都没,何时变得如此!”杨鞍悻悻出屋,回想起适才林阡的人对他处处设防,由衷为兄弟情的坍塌感到心寒。

        林阡脸色倏然大变,杨鞍你终于体会到了被兄弟任意猜忌的滋味了吗——“杨鞍,这话该我问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纵然这几日林阡一直对自己说别冲动、勿要中了小人奸计,可真正与杨鞍见到面时,还是因为心存太多希冀的关系,反常到完全控制不住情绪,这一刻,他满脸都是对沉冤得雪的迫切。

        被问住的杨鞍静默、踟蹰了片刻有余,仍还是回到刚来之时的念头:“我和你岂能相同!根本宋贤这伤,就和新屿的死一样,不管你有心无意,都是你‘不分金宋’引起,是你愧对昔日袍泽!林阡!三十年兄弟情谊,竟都比不过敌人许你的利益吸引——你这条白眼狼!”对林阡的兴师问罪,竟可以盛气凌人到怒发冲冠的地步。

        这情境,两年前的山东之战发生过,那时杨鞍就不分青红皂白,而林阡顾全大局只能忍辱负重;可现在的林阡也不再是两年前的林阡了,一来入魔之后他智力总是比以往缺一些,二来这两天他忙于救火救人委实很疲累,三来,最戳痛他的是吴越之死,泰安、沂蒙解释过这么多次没想到杨鞍居然还在怀疑、旧事重提强行把杀害兄弟的罪名扣他林阡头上!杨鞍的言行终于令素来不愿居功、甘心退让的林阡都被激怒,不可遏制,愤然暴起:“世人说十三翼怎可怀疑林阡,我倒要问,你杨鞍如何有资格!这两年,这十几年,你杨鞍每次要没命都是我给你续,红袄寨每次要散都是我来补,你还说我白眼狼,到底谁他娘的是?!”

        柳闻因匆匆赶来,远远看到听到这一幕,忽然发现林阡哥哥对杨二当家的表现和在旁人面前截然不同,竟像……是个少年?所以……这意味着杨二当家和别人地位不同,在林阡哥哥已经无敌于天下的今天,哪怕程凌霄、肖逝这种武林泰斗都会尊称他一声盟王,可杨二当家于他而言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恩师、长辈、兄长,可以对他定论、处决、宣判,举足轻重!难怪天火岛人要借着李全的手捏紧杨二当家……

        “我……我……”杨鞍顿然语塞,被林阡礼让惯了,突然被顶撞,难免不适应,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林阡的唾沫星子给喷的,杨鞍眼睛都潮湿了,连连感到酸涩、隐痛。

        “怎么就没有资格怀疑?天下间谁都可以怀疑他。当年那个林胜南早就已经没了,后来的林阡,在环庆眼巴巴追着曹王叫岳父。”李兔子有恃无恐地支持杨鞍。林阡越暴躁,越有利于拉拢杨鞍,不是正中他李全下怀吗。

        “不错……”杨鞍瞬间被一叶障目,金宋之分终是病根,“林阡,你确实对曹王府一再放水,远的不说,近来抗金联盟在川蜀有碾压之胜,居然会被金军胁迫着在谈判席上将那个名叫完颜永琏的俘虏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