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美女总裁的神级侍卫在线阅读 - 第1581章 六重雷劫

第1581章 六重雷劫

        “大混沌雷剑!”

        轰!

        大威铁龙菩萨挡住了第一剑,没想到黑衣素贞会直接祭出第二剑来。Ω笔  趣Ω阁Ww『W.ΩbiqUwU.Cc这时候,他是万万抵挡不住了。

        一瞬间,大混沌雷剑直接将大威铁龙菩萨劈成了两半!

        大威铁龙菩萨连惨哼都没哼出来,便就此身死道消。他的精神元气直冲霄汉,黑衣素贞迅以大封印术将他全部的精神元气,还有灵魂碎片一一封印住。

        同时,那昆仑镜将其余三位菩萨困住。

        但是马上,那三位菩萨就要破镜而出。黑衣素贞不敢再去收回昆仑镜,一旦收回昆仑镜,她就没有机会再逃走了。

        “走!”此时,黑衣素贞已经元气大损,再拖延下去,必定是死路一条。她的阴阳法力也不是至高无敌。在元气受损,敌人太强的情况下,那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悬念性。

        黑衣素贞迅施展大挪移术回到了孤岛,同时将阴阳结界布起。

        整个过程,就在一瞬之间,简直就是一气呵成。

        那宝安菩萨,宝根菩萨,还有天罗菩萨只是被昆仑镜困住了一瞬间,然后就从昆仑镜中全部逃了出来。昆仑镜虽然厉害,但黑衣素贞没有多余的法力操纵,所以昆仑镜也困不住这些人。

        宝安菩萨等人出来之后,便看到大威铁龙菩萨死在了大混沌雷剑之下。想要追杀黑衣素贞时,天地之间就失去了黑衣素贞的踪迹。

        宝安菩萨一把抓住了昆仑镜,收入囊中。他们三人眼见大威铁龙菩萨这尊战神级别的菩萨也在瞬间被黑衣素贞杀死,他们不由心中大恨。

        “走!”宝安菩萨等人知道事态已经严重到了不得不去惊动世尊的地步了。他们立刻就返身返回佛界。

        在孤岛之内,陈扬和黑衣素贞落地之后。

        陈扬开始炼化大威铁龙菩萨的灵魂碎片,黑衣素贞吞噬大威铁龙菩萨的精元丹丸。

        不得不说,佛界两次出手,却是给黑衣素贞提供了很大的能量援助。

        灵魂本源再次吸收了大威铁龙菩萨的灵魂碎片,这灵魂本源强大到了一种逆天的程度。

        而黑衣素贞这边,也很快将大威铁龙菩萨的精元丹丸吸收完毕。她身上的能量处于一种狂暴状态。

        “以现在,我的能力,可以独自将不朽天雷动一次,同时还可以出三次大混沌雷剑。”黑衣素贞说道。

        陈扬说道:“恭喜!”

        “你怎么好像不是很开心?”黑衣素贞忽然说道。

        陈扬说道:“只怕,世尊要出手了。你真的能对抗得了世尊吗?”

        黑衣素贞微微一怔,她随后说道:“你是在担心我?”

        陈扬说道:“当然。”

        黑衣素贞说道:“我现在虽然自信很足,但也知道,我不是世尊的对手。”

        陈扬说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黑衣素贞说道:“其实我早猜到,那世尊肯定是在闭关参悟天道。不然,他会让他的这些弟子们来送死。这两次的出手,都是弟子们想要将这个事情办妥。只是通过这两次之后,他们一定会去惊动世尊。”她顿了顿,继续说道:“以世尊的本事,即便是我们躲在这阴阳结界里,那也不可能瞒得过他。”

        陈扬一惊。

        黑衣素贞说道:“我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那两条路?”陈扬连忙问。

        黑衣素贞说道:“第一条路,交出妙善,自动投降,也许能勉强换得一条生路。不过,这条路,我永远不会走。”

        陈扬说道:“这不是废话么。”

        黑衣素贞一笑,说道:“第二条路,其实也就是唯一的路。我要去度六重雷劫。”

        “你的积蓄足够了?”陈扬立刻问。

        黑衣素贞说道:“还不够,还差一些。”

        “那你……”陈扬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可我只能冒险一试了。如果我度过了,就有和世尊抗衡的能力。”

        陈扬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在这里,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你要试,那行吧。”

        “这一次,我一个人去。”黑衣素贞说道:“不用你跟我一起。”

        “那怎么行。”陈扬立刻反对,说道:“本来就没把握,没我,你不就更危险了。”

        黑衣素贞说道:“正是因为没把握,我不能让你再去九死一生。”

        陈扬说道:“如果你死了,我的血泪就更不可能了。救不活灵儿,我和你一起死在雷劫里面,倒是一了百了了。”

        黑衣素贞身子一震。

        她多看了陈扬一眼,随后便就不再反对了,说道:“那好吧。”

        她的眼神之中,有复杂神色。但这一刻,陈扬也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陈扬也懒得去想了。

        如今的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是毫无回旋余地了。

        那么,就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

        说干就干,接着,黑衣素贞就占据陈扬的身躯,然后冲出了孤岛。

        这次离开孤岛,并未直接施展大挪移术,而是四处小心探察。让黑衣素贞微微意外的是,她并没有感受到佛界的人在窥探。

        “居然没有行动了,真是意外。”黑衣素贞也不多想,立刻在四海之内找寻。

        有大挪移术在,天地之间,那里是去不得的。

        这天地之间,也总有雷电层的存在。

        在十分钟后,黑衣素贞终于找到了雷电层。那还是在一片海域的上空。

        在其他地方的海域还是一片平静,而这片海域却是掀起了海啸。

        风狂雨急,雷电交加,天地之间,灰蒙蒙中就像是末日天灾一般。这是真正的天地之力!

        黑衣素贞冲进了第六层的雷电之中。

        轰隆隆!

        无穷的雷电灌溉,疯狂洗刷陈扬的身体,也在洗涤着黑衣素贞的元神。将那些杂质,毒素,因果,全部淬炼得干干净净。

        雷霆灌溉,洗涤元神!

        这是无上之神通,但同样也凶险无比。

        黑衣素贞承受这样的洗涤,便似常人的筋骨被寸寸揉碎,又迅复原,接着再揉碎,这是非人的痛苦,非人的煎熬。

        只要一个不慎,立刻灰飞烟灭。

        也幸好有阴阳法力的运转,每次在她快要支撑不住时,阴阳法力中便能焕出生机来,给黑衣素贞提供活下来的勇气。

        陈扬同样也在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他知道,他不能松懈。他死都要坚持,不然的话,一切都是万劫不复。

        在这样的痛苦之中,陈扬仿佛是回到了那一年,修罗大帝的荒神王进犯,他为保护灵儿。最后活活被那尊荒神王打得筋骨碎裂。

        可是,只要有一丝的灵智尚存,他就要不停的战,战到死。

        为了所爱的人,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能放弃,除非是死!

        他现在不仅仅是为了黑衣素贞,也是为了灵儿。

        轰!

        在无尽的折磨过后,黑衣素贞终于完美的度过了第六重雷劫。

        黑衣素贞迅带着陈扬脱离了雷电层。

        这一次,她没有回孤岛,而是去了临安城。

        临安城有祖龙之气庇护,反而是最安全的所在。

        去临安城一路顺利,到达皇宫之后,两人都萎靡在地。

        他们的元气损耗,实在是太过严重了。

        为了隐秘,两人先躲进戒须弥之中休息。

        整整三天三夜的静修,陈扬和黑衣素贞才有了说话的力气。

        黑衣素贞深深明白这次渡劫之危险和痛苦,也明白陈扬为了帮她,也承受了同样的痛苦。

        不过虽然如此,黑衣素贞也没有多说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陈扬拼命汲取龙果,然后帮助两人恢复受损的元气。

        再三天之后,各自元气恢复到了最高点。

        这时候,黑衣素贞去天雷之城的核心轮盘里见了一次观音大士。

        观音大士在静坐修炼,尽管她全身经脉被封,法力被封,但她依然可以禅修。修禅不修法,可心中宁静,可感受佛法之浩大。

        黑衣素贞淡淡冷冷的出现在观音大士面前。

        她进来是独自一人,陈扬也无法跟着进来,更不会知道里面的交谈是什么内容。

        观音大士缓缓睁开了眼睛,她平静的看向黑衣素贞。

        这么多天的关押,观音大士无恨,无痛,无怨无憎。

        她本就是修行之人,对于她来说,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修行而已。

        “你来了……”观音大士淡淡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犯了错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观音大士说道:“你想说什么?”

        黑衣素贞说道:“我第一次被你镇压,是我没有料到你会出手。没有料到,你会不问青红皂白,将我镇压。你只看到了我的杀伐,并没有去看到瑶池宫的骄纵跋扈还有对青城宫的****欺压。”

        “或许是因为,她们还没有要灭掉青城宫,所以你觉得不必出手。而你觉得要出手,是因为我一心要灭掉瑶池宫。”黑衣素贞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观音大士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我为我的错误付出了代价,两百多年的镇压和说教。你逼我屈服,后来,为你让你知道,我没有屈服。所以我打算死在你的手里,我要让你知道,你两百多年的时光,全是狗屁!”

        观音大士说道:“这些东西,我们已经谈过许多次了。你到底想说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