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412章 它知道

第412章 它知道

        赵超牵着卷毛离开之后,方召坐在隔离室静静想事情。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还有其他隔离室,是同样被隔离观察的警卫队的队员们。

        只不过相比起方召的安静,那边的气氛就要躁动得多。

        知道还有危险分子藏在岛区内,甚至还偷了一瓶超级病毒,他们哪能坐得住?经常处理这种事情,他们太清楚病毒逸出的后果了!只是现在,再担心,他们也只能待在隔离室内干着急。

        呲溜呲溜呲溜——

        尼克楼管端着碗泡面走过来,坐在隔离室前面,一边吃面一边看着他们。

        “尼克楼管,你还有心情吃泡面?”一名警卫像是看到什么神奇的新物种。

        “你竟然在自己的实验室吃泡面!!”另一名警卫也是满脸诧异,他还记得他们小队刚进楼搜人的时候这名楼管说过他有洁癖。神TM洁癖!

        如果是上一任楼管,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室内吃泡面的情况!除了休息间,其他地方压根不允许出现零食等东西,更别说泡面这种邪物!简直就是污染!

        这任楼管不行!

        对于那一溜的惊呆的目光,尼克楼管面不改色地又吃了一口,才缓缓说道:“这里并不是实验室,这里是隔离层,隔离室之外的空间都属于自由活动区,空气循环系统会高效地清除气味兼顾杀菌消毒。”

        呲溜呲溜呲溜——

        “吃泡面吗?这味道真是令人着迷。”尼克楼管问隔离室内的人。

        被隔离的警卫们:“……”这种时候哪有心情吃泡面!这种只能等在这里干捉急的感觉实在令人焦躁!

        “淡定。”尼克道。

        “谁遇到这种事情都淡定不了!!”一名警卫说。

        尼克楼管侧头。

        警卫队的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方召正坐在椅子上,表情平静。

        众警卫:“……”

        他们倒不认为方召是真的内心平静,他们更相信方召是因为受到的冲击太大,毕竟被隔离的人里面,就方召自己处境最危险,最有可能感染病毒的就是方召。但怎么说这次方召也帮救了他们一回,不知道怎么安慰的时候还是保持沉默。

        尼克楼管一点都没有要沉默的意思,端着泡面碗继续诱惑:“你们现在需要食物,食物能补充能量,也是化解紧张和焦躁的良药。”

        “您一点都不担心吗?”一名年轻警卫忍不住问道。

        尼克摇头,“担心是有的,但没用,我做好分内的事情就够了,其他的交给专业的人。你们要相信你们的队友,他们没那么废物,现在这情形,他们就算短时间内抓不到人,也不会让人逃出去。”

        “万一呢?”又一名岛区警卫问。他凡事都喜欢往坏处想。

        尼克楼管十分肯定地道:“以岛区的武装力量,没有万一。除非人能突然消失。”

        另一边,行动人员已经从实验楼三单元那边出发,稽查队调过来的七条狗协助搜查,其中包括刺头和K这两条王牌犬。

        卷毛一狗当先。

        现在不是赵超带着它,是它拖着赵超,有时候嫌赵超跑得慢还回头叫两声催促。

        后面跟着的岛区警卫们持怀疑态度。

        “势头挺足,速度够快,但那狗真的是在追踪吗?不是瞎跑?”

        “应该是循着气味跑的,看后面那些狗都是同样路线。”

        “监控那边提供的线索也跟这条路线重合,应该没错。”

        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有监控,并且部分监控也出现了问题,有几处存在5-10秒的停顿,监控被人为干扰。具体情况怎样,有相关人员去解决,赵超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尽快将丢失的那瓶病毒找回来。

        卷毛跑着跑着突然停住,在地面嗅闻。

        “怎么停了?”紧跟着的警卫队队长看向赵超。

        赵超摇头不语,只是盯着卷毛。

        卷毛在地面四处闻了闻,然后抬头,动动鼻子,“汪汪汪!”

        赵超与警卫队队长相视一眼,搬了梯子拆掉这处吊顶的扣板。

        “在这里!!”警卫队队长兴奋不已,戴着手套,将扣板上放着的一个病毒密封瓶小心拿下,仔细检查一番,确定密封瓶是丢失的那一个,没有损坏也没有打开。

        让人将储存罐拿过来,把密封瓶放入,封好。

        “真够奸诈的,知道追踪的人多,围堵力量太大,关口封闭东西带不出去,就先藏在顶上,还真能避过绝大多数稽查犬的搜查。”警卫队队深深呼吸,笑着说道。

        丢失的超级病毒才是追踪重点,没追到人可以,但病毒必须找回。

        现在已经松了大半口气。

        狗都循着气味重点去搜人了,除了部分天赋异禀的狗,剩下的追踪的时候还真会错过这里。

        “这狗不错!真厉害!”警卫队队长看宝物一样看了看卷毛。

        赵超面上闪过得意,但很快又带上忧愁,“这次多亏了方召。如果不是他找到人,我们还不会这么快发现丢了东西,时间多走一分就多一层变数。现在找回病毒的狗也是方召的。”

        警卫队队长赞同地点头,“真得给他记一大功。万一……我是说,万一方召到时候真的感染病毒,没能挺过去……”

        “嘘!”赵超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视线瞥向脚边的狗。

        原本无聊蹲在旁边的卷毛听到警卫队队长的话耳朵一动,看向两人,不知所措似的哼哼两声,猛地起身就要往回跑。

        赵超拽住牵绳,“停下!卷毛!”

        警卫队队长也帮着拽,“哎,它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它要回去!别以为狗就听不懂人话了!你说他主人可能染病要死,它当然想跑回去!”赵超吼道。

        经常接触聪明的狗,赵超知道,有很多智商较高的、从小接受训练,或者经常与人接触的动物,都能听懂人言,不说全懂,至少懂一部分。刺头和K那两条王牌犬就属于聪明中的聪明犬,能懂不少话。

        之前看方召跟卷毛说话,他没想着卷毛能完全听懂,话那么长,它肯定记不住,只要记得关键词就行了。现在看来,卷毛真能听懂不少。

        除了能听懂不少话,赵超没料到卷毛力气还挺大,他一个人拉不住。

        “卷毛!停下!这是命令!别忘了方召给你的任务还没完成!”

        察觉到牵绳上的力道减小,赵超再加把力,“方召给你的指令,找病毒,找人!现在只找到病毒,还没追捕到人!”

        卷毛停下,看向赵超。

        赵超没避开卷毛的视线,面色严肃,眼神真诚,“卷毛,方召现在还很安全,没有染病。咱们得继续出任务,走,咱们去追捕那个偷病毒的人。”

        说着赵超指了指前方,偷病毒的人就是从这个方向逃走的,他们这边因为发现病毒密封瓶而停下,其他人已经带着狗继续追过去了。

        卷毛耷拉着双耳,一步步走到赵超脚边,那双狗眼,委屈又可怜,看得赵超心一软。

        叹了叹气,赵超蹲身,抬手打算给卷毛一个爱的抚摸。

        只是,赵超手还没碰到狗头,卷毛突然朝他咬过来,没咬人,只是将赵超手中的牵绳给夺回,然后,撒开狗腿朝着前方跑去。这次不是往回跑了,而是朝着追踪方向。

        站在一旁的警卫队队长都看愣了。

        赵超低骂一声,跳起身拍了拍警卫队队长,“看什么,还不快追!”

        夺回牵绳的卷毛,简直是脱了缰的野……狗,两位队长在后面使劲追,也只是发现双方距离还在继续拉大。

        很快,卷毛就超过了前方追捕的队伍。

        警卫队和稽查队的人只觉得那身影一阵风似的,呼——就过去了,拦都没法拦截。

        “刚那是……职业赛跑的赛犬?”一名警卫道。

        “不,那是前职业牧羊犬,现临时稽查犬,职业宠物犬。”一名稽查队的队员解释。

        地下室某处。

        一个人影快速奔跑着,如灵猴般绕开障碍物。在他耳内,微型耳机不断传出声音,指导他该往哪边逃,每一处有多长时间逃跑。

        蓦地,耳机传来呲呲的声音,像是被干扰。

        呲呲声越来越明显,耳机传来的话音已经听不清。

        变化突然且迅速增强,他只觉耳内嗡的一声,像是耳鸣扩大了十倍,百倍!

        时间仿佛变得缓慢,所有感知在瞬间迟钝。

        身后,有什么在快速靠近。

        大脑中一片空白。

        视野骤然黑暗。

        ……

        赵超等人追到这里的时候,发现卷毛躺在地上,吓得脸一白。

        好在卷毛还有呼吸,心跳也正常。

        卷毛很快就醒过来,眼神茫然地看看四周。

        其他狗也都只是原地打转。

        “气味在这里消失了。”一名稽查队员说道。

        得到这个结果,谁都不满意。

        竟然能在重重包围之下消失?彻查!

        为什么刚才这里一大片的监控会出现十秒的故障?!

        为什么所有通讯会突然断开?!

        是不是对方使用了什么秘密武器?或者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

        多方惊怒。

        追踪无果,赵超也只能带队返回。没追捕到人,好在将病毒找到了。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么大一个人,怎么就突然消失了?”赵超想不明白。

        “说不定它知道。”警卫队队长指了指跟在旁边的卷毛。

        像是察觉到在说它,卷毛抬头看向警卫队队长。

        对着那双清澈无辜的狗眼,警卫队队长摇头:“算了,问它也没用。”

        卷毛垂头继续走,这次老老实实跟着队伍。

        走着走着,打了个嗝,伸舌头撩了撩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