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493章 关门打狗

第493章 关门打狗

        气氛凝滞。

        卷毛小心抬眼看了看方召。

        经这么一吓,它已经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清醒了!

        玩游戏时抛于脑后的方召告诫过它的那些话,终于又想起来了。

        整条狗瞬间完成了从亢奋——惊吓——忐忑的精神状态改变。

        狗爪自以为隐蔽地往后缩了缩,卷毛试探地朝方召“呜”了一小声。

        方召继续坐在那里,保持着严肃的沉默,就这么看着卷毛。

        卷毛挪开视线,脖子也往后缩了缩,心虚得整条狗都快缩成一团。

        “我……”

        卷毛想为自己找点借口,辩解一下。

        方召从椅子上起身,走进房间,指了指旁边的墙壁,对卷毛道:“来,有话对着墙说。”

        卷毛看看方召,垂着尾巴蔫蔫地走到旁边面壁,不过狗眼还是偷偷往方召这边瞥,观察方召的表情,以及接下来的动作。

        方召也没理它,将准备好的密码箱拖过来,打开卷毛小房间里的柜子,将里面藏着的复古掌机拿出来,装进密码箱里。

        卷毛:“嘤……”

        方召依旧没会它,将卷毛刚才玩的游戏头盔和相关设备断电,全部收进密码箱里。

        卷毛见状,一阵“哼哼唧唧”,焦急又不敢说话,只好哼哼唧唧地求情,盯着密码箱的狗眼里满是不舍,憋着泪。

        方召充耳不闻,看着打开的柜子,挑了挑眉。前两天这狗还将终端放在柜子里的,现在却没见了。

        卷毛紧张地盯着方召。

        在它的狗眼注视下,方召抬脚轻跺地面,耳中分辨着各种声音。

        关上柜子,方召走到靠角落的那处,挪开狗窝,将狗窝下的垫子掀开,下方有个洞。

        洞口窄,只容得下卷毛的狗身挤进去。

        洞内的空间稍大,里面放着一个桶状物。

        防爆桶。

        嗯,能防一般爆炸和机甲踩踏的那种。

        看桶上的痕迹和文字,有些年了,估计是遭遇了某些事件随船只沉在海底或是遗落在某些孤岛,这狗最近出海遛弯时偷运回来的。

        真是能耐了!

        方召伸手将桶盖打开,从里面摸出来一个银白色金属外壳的小物件,这就是卷毛一天恨不得舔三遍,舔得锃亮的狗形终端。

        这个也没收,彻彻底底断网了。

        眼见最宝贝的终端被方召收进密码箱,卷毛“嗷呜”一声哭出来。

        它还觉得委屈。

        它又没有《世纪之战》的账号!

        账号是需要身份证明的!实名制的!开马甲也是要实名制的!

        它一条狗哪儿来的人的身份证明!

        它只不过是抱着那点儿侥幸心理,“借”用了方召的游戏账号。

        原本只是好奇,想着上线看看就退出游戏,至于后面发生的那些……就不是狗能控制的了。

        委屈,心虚,再一想起被方召没收的那些宝贝,就只剩下忧伤了,嚎哭的声音更大。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然而,方召并没有要安慰它的意思,还捋起袖子。

        “过来!!”

        ……

        海边,左俞和严彪一边刷娱乐新闻一边说着话。

        左俞:“我有一个猜测。”

        严彪:“正好,我也有。”

        相视一眼,扯了个彼此都明白的微笑。

        网上那些新闻他们看了,游戏里的视频他们也都看过了,再结合刚才屋子里的那一幕,哪能不明白今天游戏里的“再活五百年”是谁?

        谁能相信这一次的扫分狂魔其实是条狗呢!

        说出去谁信?

        谁信?!!

        “你说,它上线的时候,是说人话呢,还是……”

        “游戏里没出声,也可能是闭麦了。”

        “嘿,若是没闭麦它在游戏里嗷一声,在别人看来,老板是不是就崩人设了?”

        想到那个情形左俞也乐了。

        “不过现在还没到那程度,反正没有实质证据证明那就是老板,你说这次老板会否认么?”

        “游戏里的‘再活五百年’戴头盔了,没人看见长相,不过扫分狂魔这特征太明显,没法否认。”

        两人也挺为方召着急的,遇到这种事情确实伤脑筋。

        正聊着呢,就听住宅那边“嗷呜”的一声。

        两人精神一震。

        隔这么老远还能听到如此凄惨的狗嚎,开始揍狗了吗!

        两人停下交谈,支着耳朵听那边的动静。

        没一会儿,又传来一连串的狗嚎。

        嗷呜嗷呜呜——

        嗷呜嗷呜呜呜——

        这次声音略微尖锐,还哭得挺有节奏感。

        “开始揍了。”严彪肯定道。

        “老板打狗用的什么武器?”左俞又问。

        想到那狗能口撕机甲,子弹打它身上估计跟蹭痒痒似的,到底什么武器能将它打疼?

        严彪想了想,摇头,“猜不出。不管用的什么武器,听这狗嚎声,估计揍得挺惨。”

        不过,他们并不同情,甚至有点暗爽。

        直到南风过来小岛这边,方召在群里发话,二人才往回走,回去的途中还做了下心理建设。

        狗嚎声也停了,严彪和左俞回到住宅楼的时候,就见卷毛蹲那儿面朝墙壁抽噎。

        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他们总觉得这次卷毛眼下的泪痕加宽了许多。

        见卷毛哭得特别伤心,南风心疼了,摸了会儿狗头,悄声问严彪:“咱老板,是不是又虐狗了?”

        严彪:???

        又?

        虐狗?

        总觉的这话满是槽点。

        严彪用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南风,没说话。

        南风也没打算真从严彪这里问出答案。在南风看来,严彪和左俞这两人都不太机灵,问啥啥不知道,还不会来事,不够主动,每次都要老板发话才一板一眼地去做,死板得很。

        这种保镖是没有前途的!

        心中为两位同事叹气,南风不再纠结这个,反正隔一段时间就能见到卷毛哭着面壁,这次不过是哭得更惨了一点,流的泪更多一些罢了,没啥大事。

        所以,狗先放一边,南风赶紧去找方召商量大事,比如方召是不是真要放弃音乐重回职业电竞行业?

        这事网上闹得很大,现在各方都等着方召表态,南风也接到了不少人的电话,虽然急,也认为方召这事做得太任性,不过他是不会在老板面前发牢骚的,指责更是不可能。

        于是,南风上来先是一波彩虹屁,狂吹方召在游戏里屠怪的英姿,压根没发现身后严彪和左俞投过来的同情眼神。

        等吹完彩虹屁,南风才委婉地将自己的难处说了说,这次事情太突然了,他没时间想好怎么处理,眼下这情势挺让人为难,还得看方召如何决定。

        方召道:“我没放弃音乐,也不打算进职业电竞的圈子。”

        这么一说,南风就明白了。

        “好的老板,那……网上那些言论?”

        方召:“我来处理。”

        没有办法,这个黑锅只能背了。

        一个不留意那狗就敢闹翻天!

        方召打开某电竞交流平台,首页就能看到“精彩回放”视频,还有各种屠怪剪辑,视频主角都是同一个。

        看着游戏里那“人”捅兽巢跟捅蚂蚁窝似的,再一想到这个“人”背后的那条狗,方召的思绪渐渐飘远。

        如果,卷毛真的出现在灭世纪时期,那场持续百年的灾难与战争,是不是就能提前结束?

        但是再一想到灭世期的复杂形势……

        灭世2.0产生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