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盗天仙途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四章 平安京

第七百零四章 平安京

        裴子云心里是怎么想,却不是山崎一郎能知道了。

        “我所知道的平安京,并没有城墙,可这里有着高耸城墙,山崎一郎既来过平安京,那自然是不会记错,此平安京,光是自外表看,就透着不寻常。”

        裴子云目光幽幽看着平安京,感受到了里面那一团团不寻常的气息。

        “哼,一抵达,我就变成了山田信一。”

        “还是这个世界的山田信一,居在和泉国,家领550石,算是很体面的武士家族,虽然在这时代,武士并不如后世显赫。”

        平安时代,武士地位并不高,一百五十年前,武士甚至和乱贼无异,不久前才合法化。

        以后,朝廷愈发依赖武士平定地方叛乱、讨伐海盗,但是现在,也不过是摄关家和上皇争夺权力的工具。

        还要150年后,武士才成为左右政局的决定性力量,建立幕府,成为了统治阶级登上历史舞台。

        自己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直接多个山田家少主的身份。

        “和原本东瀛不一样,原本是道法和神力都浓缩在灵魂内,无法干预现世,现在却是一个强大的力量,封印住了自己力量。”

        “不仅仅如此,还产生了记忆覆盖,这牵引之力实是强悍。”

        如果不是有着梅花,立刻破开记忆迷雾,怕还真以为这时代有个山田家,自己真是这家族的少主。

        “若真如此,怕会被眼前虚假遮住眼,死得不明不白。”

        想到自己这次来平安京的任务,以及“山田信一”对国司和泉守橘道贞的尊敬和忠诚,裴子云不禁摇首。

        不仅安排周全,给自己身份造得天衣无缝,且来平安京的任务,也很具体——他奉和泉守橘道贞之命,来打听对方在平安京的妻子和泉式部的情况。

        “是和历史上一样,由于分居,所以和泉式部有了外遇?”

        “和泉守橘道贞闻到了蓝帽之光,所以派人打听,只是这任务交给了我,真是合情合理!”

        “不过历史上,听说情夫是冷泉帝第三皇子为尊亲王,橘道贞只能愤而离婚,而不能对她怎么样。”

        因着眼前平安京,与自己记忆中的已有了一些不同,索性,裴子云也不去多想和泉式部的传言。

        既力量封印了,他打算顺对方给自己安排的身份走个过场,看一看对方打着什么主意。

        “毕竟,除了力量,伢子也和我失散了,得先找到她。”

        “一股力量屏蔽了我的感知,但大致是这方向没有错。”

        想到这里,裴子云对山崎一郎说:“山崎,我们走快些,莫要被关在城外。”

        “是,山田殿!”这提议,正合山崎一郎的心意,他挺了挺胸膛,又把腰间的刀扶了扶,护卫着裴子云继续往前,心里已有野草冒了尖。

        “虽我山崎一郎是忠诚武士,不会背叛上级,但山田殿年纪太小不说,也没有多少武力,如果我能见到夫人,努力展现忠诚与才能,并得到夫人的赏识,回信时夸奖自己一句,岂不是莫大的荣耀?”

        “山崎家也能在橘道贞大人面前露脸,就可能不仅仅是远次于山田家的下级武士了。”

        “哈!”裴子云看了一眼,没有理会。

        沿途不少日子,裴子云其实对此人心里小算盘,清楚得很,不过这里本就不是他的世界,不危害到自己身上,就不理会。

        或这使山崎一郎产生误会,虽不敢露出不恭敬,但以为自己年少,性情宽厚,可忽悠,可惜的是,山崎一郎根本不知道和泉式部已出轨,这不是送信,是探察情报。”

        “而且这涉及到国守大人的蓝帽之光,回去报告了,山田家或还可能有机会逃过一劫,山崎一郎只有死路一条了,会失足落水而死,或切腹吧?”

        “这真是小人物的悲哀。”

        两个人都穿着草鞋,地上一层雪,脚冷得很,便裴子云这样的强者,也对这种天气不喜欢,当城门到了近前时,二人加快速度,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了城。

        因是冬日,天黑得很快,进城后,街道上已是空空,没有路人了。

        这让曾经来过平安京的山崎一郎有些不解。

        虽因平安京的选址,右京荒芜,可他们现在走在左京街道上,本不该这样人迹罕至。

        道路的店铺或人家,基本都关门闭户,想找个人打听一下橘家在哪都做不到。

        山崎一郎虽来过平安京,却没到过橘府,若是不找个人问一问,还真就无法直接找到地址。

        山崎一郎仍不死心,搓了搓被冻得通红的手,提议:“山田殿,我们日夜跋涉,终到了平安京,不如找人问了地址,就立刻去橘家府上拜见式部夫人?这样也显得恭敬!”

        裴子云笑看了一眼,让山崎一郎有些心虚别开了目光。

        “不妥,毕竟是女眷,夜里拜见,有失礼数。”

        山崎一郎虽很想反驳,但自己只是下级武士,想要讨好橘家,也够不上,只能忍下不满,点头应是。

        “这里路上无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还是速速找个旅店住下。”裴子云又说着,眯着眼扫看四周。

        从没有见过,一国都城,却有这个气像。

        山崎一郎也不得不承认,此时夜里的平安京,安静起来让人有些心慌。

        哪怕不愿意多想,山崎一郎还是忍不住想到几年前来平安京时听别人讲起的故事,才想着,一阵冷风吹来,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啊,前面有个面摊,山田殿,不如吃碗面再去找旅馆!我们正好去问问摊主,哪里有旅店!”

        这时,山崎一郎远远地看到了一个写着“荞麦面”的灯笼,惊喜说着。

        这是常用街摊的招牌,山崎一郎一想到热乎乎的面顺着喉咙入肚,就有些迈不开步,肚子更应景叫了一声。

        裴子云无可无不可,反正寒冷的天气对他伤害几乎没有,对方既愿意冒险待在这违和的街道上,也懒得反对。

        “也好。”

        “那就一人来一碗荞麦面吧,一定很不错……”

        山崎一郎一扫提议被拒的郁闷,快走几步,很快就到了灯笼的跟前。

        可当看清楚灯笼,不由得一怔,话也止住了。

        这里是有个面摊,小小桌上放着几个餐具和萝卜,锅里咕噜噜地冒着热气,可光有水在煮着,却不见面条,更不见煮面的人。

        “人呢?人呢?”山崎一郎心下有些不安,但还是提声喊了几句。

        四周只有冷风吹过,卷起地面上的雪,无人应答。

        山崎一郎原本期待,顿时化作一腔怒火,如果不是顾忌着山田殿就在身侧,如果是200年后武士称雄的时代,怕是要直接砸了面摊。

        就算是如此,还是忍不住骂:“八格牙路,戏弄人玩吗?!”

        话音刚落,没风也没人,亮着的灯笼突噗一声灭了,周围顿时陷入了黑暗,不仅仅这样,似乎还有幽怨哭声。

        山崎一郎直接就呆住了,牙有点颤,几秒才惊醒过来,大叫一声,在面摊前直接跳开。

        “山田殿,这……这里有古怪!”

        “这里确实有些古怪,不如离开。”裴子云挑了下眉,说着。

        山崎一郎没发现不对,现在感觉黑暗深处,仿佛有无数奇怪东西在望着自己,顿时心凉飕飕,恨不得立刻离开。

        山田殿既已发话,自然巴不得。

        两个人自面摊前快速离开,又走了一段路,才看到了一家旅店。

        旅店门口的灯笼,同样亮着,在风吹动下,微微晃动。

        山崎一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下意识不想过去,好在接下来就看到里面的亮光和人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位大人怎么在这时间还在外面?”

        一个瘦小老头正要将被风吹开的门关上,一眼看到裴子云跟山崎一郎过来,惊讶叫着,连忙躬身,也不介意客人的冷淡,请他们到里面去,还说着:“客人的胆量可真大啊,在夜里还敢行路,请快请进来吧!”

        门关上,温暖顿时包裹住两个人,山崎一郎快冻僵了的身体,也在复苏。

        “有酒跟饭团吗?”山崎一郎顾不得别的,问着。

        “大人放心,别的没有,温好的清酒,以及饭团有!”旅店老板笑着回答。

        裴子云找了张没人的空桌,能听到旁桌客人的低声交谈。

        环顾四周,发现此时还坐在旅店大堂里,都是一些武士,桌上放刀,喝酒吃饭的同时,还不忘警惕看着四周。

        裴子云若有所思坐下,把刀放到了桌上,这远了看不清,近处在灯光下,明显是一把木刀,让一些目光投过来时,带上了几分微妙。

        山崎一郎发现了那些人的好奇目光,只觉得脸有些发烧,心中郁闷。

        虽跟着的山田殿是个慷慨的人,一路上吃喝都不需要自己付钱,顿顿都有饭团(虽未必完全是白米),要知道,普通武士,可只有麸皮、野菜、糙米,只有公卿才吃白米、鱼、贝。

        这种待遇,真是难得,应该值得感谢,可对方却是个绣花枕头!

        出门远行,随身只带着一把木刀,这对武士来说,是极不光彩的事。

        偏偏对方年纪小又没能力,还能享有550石的知行,这怎么不让他嫉妒?

        “不过投生在一个更好的家族罢了,若换成我,肯定早已得到了橘道贞大人的重视!”

        山崎一郎对自己武艺,有着自信,当年去平安京,可是遇到过盗贼,结果砍死了三个,顺利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