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二章【蠢蠢欲动】(上)

第四百一十二章【蠢蠢欲动】(上)

        任天骏居然被儿子给问住了,是啊,为什么要让别人知道?历史到底会给父亲留下怎样的评判,自己为他立下的纪念碑究竟会在若干年后带给父亲荣光还是耻辱?自己当真是为了父亲吗?还是为了求得自己的心安?任天骏变得有些迷惘。

        任余庆道:“爸爸,咱们走吧,我有点害怕……”

        任天骏点了点头,准备带着儿子离开的时候,却看到张凌空过来敬献花环,从这件事就能够看出张凌空非常的用心,任天骏让部下先将儿子带上了车。

        张凌空道:“我听说当年尊父就是在蓝磨坊遇难的?”

        任天骏的表情居然风轻云淡:“好多年的事情了,不提也罢。”

        张凌空道:“督军,这个周末我在百乐门举办舞会,还望督军能够赏光。”

        任天骏道:“局势这么乱,你还有心情举办舞会啊。”

        张凌空苦笑道:“总得活下去,在黄浦如果不结交朋友,肯定是寸步难行。”任天骏道:“张先生不会缺朋友吧,你那么有钱,多少人等着主动跟你结交呢。”

        张凌空叹了口气道:“别人不知道我的底细,督军又怎会不知道?我可没什么钱,所有风光都是表面上的,其实我现在管理的这些物业全都是张家的,赚了再多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任天骏道:“张大帅的葬礼你都不回去?”亲叔叔的葬礼张凌空都不回去参加,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张凌空向周围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不敢回去。”

        任天骏因他的话而笑了起来:“怎么不敢?怕死啊?”

        张凌空居然真地点了点头:“怕,如果我回北满参加葬礼,估计十有八九是离不开冰城了,我那个兄弟就算不杀我,也不会让我再回黄浦。”

        任天骏道:“杀了你,除非他张家在黄浦的钱他不想要了。”

        张凌空道:“我那个兄弟什么蠢事都干得出来,他一直看我不爽,认为我把张家的钱都装到了自己的腰包里,幸亏我叔叔明白事理,可现在……”他长叹了一口气,叔叔的死让他惶恐不已,他在听到叔叔死讯的那一刻就产生了离开黄浦甚至离开国内的想法,可是他又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刻苦经营的物业白白便宜了张凌峰。

        任天骏道:“听说张大帅是被日本人炸死的。”

        张凌空道:“都那么说,可没什么证据。”

        任天骏道:“张凌峰也是个没骨气的东西,他老子被日本人炸死了,他居然还能向日本人低头。”

        张凌空道:“我也为此烦恼不已,本想着将张家的这些物业还给他,可如果给了他,岂不是白白便宜了日本人,我叔叔若是泉下有知,也不会原谅我。”

        任天骏心中暗自冷笑,张凌空说得冠冕堂皇,可实际上还不是舍不得将这块肥肉还给张凌峰,任你说得冠冕堂皇,也改变不了你想霸占张家物业的事实。

        张凌空道:“我叔叔遇害之后,许多存心不良之人就开始觊觎他的物业。”

        任天骏道:“张先生指的是谁?”

        张凌空道:“法租界的某位华董正联合一些人想要强买我的物业,将我挤出黄浦,就连这块地他也想收回呢。”

        任天骏当然清楚他指得是白云飞,他并没有发表任何的看法。

        张凌空道:“其实如果任督军愿意,我们倒是有合作的可能。”他偷偷望着任天骏,心中充满了期待。

        任天骏道:“我这个人对做生意向来都没有什么兴趣,张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

        张凌空难以掩饰心中的失望,他怎么也理解不了,为何任天骏面对那么大的利益都不动心。

        任天骏其实早就看明白了局势,白云飞和陈昊东联手想要吃掉张凌空,这注定会是一场混战,自己就算插手也没必要现在加入乱局,让他们几个跳梁小丑去闹,等闹够了自己在出手收拾局面。

        任天骏借口要带儿子回去,上车绝尘而去,只留下张凌空呆呆站在陵园内,他看了看那纪念碑,心中充满了怨念,想不到自己送了那么大一份礼都没有获得任天骏的支持,这位年轻的督军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

        张凌空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以为任天骏去而复返,转过身去,却看到来的是白云飞,白云飞嘴上叼着雪茄,在距离张凌空两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咧开嘴笑道:“张先生比我来的还早。”

        张凌空没好气道:“督军都走了,您这会儿来,他也看不见。”

        白云飞道:“我有没想着巴结他,走了就走了,我也是不是来拜祭谁,就是想看看这园子景致如何。”他摘下墨镜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啧啧赞道:“不错,任督军倒是个孝子,张先生也真是大方啊,这么好的一块地说送出去就送出去了。”

        张凌空冷冷道:“不是送,是卖!”

        白云飞道:“到底是怎么样咱们心里都明白。”他哈哈笑了起来。

        张凌空冷哼了一声,话不投机半句多,转身想走。

        白云飞却道:“张先生留步,我有一事想要请教。”

        张凌空道:“受不起!”

        白云飞道:“张大帅遇害身亡,以后这黄浦的物业还是您负责料理吗?”

        张凌空道:“我们张家的事情就不劳外人费心了。”

        白云飞道:“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张家的事情可不是小事,张凌峰上位,恐怕早晚都会把你的经营权要回去吧?”

        张凌空怒视白云飞,双目之中就快喷出火来。

        白云飞道:“不如咱们谈笔生意,趁着你现在还有经营权,把你手头的这些物业全都卖给我,我给你一个合理的价钱如何?”

        张凌空道:“合理的价钱?”

        白云飞道:“此前跟你说过的价钱,我再加两成,如何?我够不够诚意?”

        张凌空道:“穆先生真是大方,你加两成,就算你翻一倍,这价钱也不到本身价值的三成,穆先生这里是租界,好像不许明抢啊!”

        白云飞哈哈笑道:“除了我,谁还敢接手你手上的这些物业,留给你的时间好像不多了,只要张凌峰把他老子的后事料理完,估计很快就会想到你了。你不把这些物业卖了,到时候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如果张凌空收回,你连一个子儿都得不到!”他强取豪夺的嘴脸已经暴露无遗。

        张凌空道:“就算我一个子儿得不到,我也不会便宜外人!”

        白云飞道:“别忘了,你贩卖军火黑吃黑的事情,你以为纸包得住火?”

        张凌空道:“你血口喷人!”

        白云飞道:“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很快就会知道,发生在黄浦的事情,没有一件可以瞒过我的眼睛,好好考虑一下,现在我是唯一能够帮助你的人。”

        张凌空快步离去,白云飞望着他的背影,狠狠将口中的雪茄吐了出去,这个张凌空还真是不识时务,不过白云飞心中还是有所忌惮的,他并不清楚任天骏的意思,如果任天骏当真也盯上了张凌空的物业,那么自己就要和这位军阀竞争,不过这里是租界,任天骏的手如果伸到了租界里,外国人也不会答应。

        天开始下雨了,白云飞上了汽车,常福道:“老爷,刚刚收到消息,罗猎一家已经从瀛口登船返程了。”

        白云飞道:“好事啊!我得准备接风了。”

        郑万仁的出现让陈昊东感到惊奇,这位长老不是去满洲对付罗猎,怎么又突然回到了黄浦?郑万仁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在沙发上坐下,手中的文明棍重重在地上捣了几下:“废物!全都是废物!”

        陈昊东赶紧给他泡了杯茶送到面前:“长老,您别动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郑万仁道:“那罗猎到底是何方神圣?他竟然杀掉了索命门的骆长兴还有他手下的四大高手,还有他居然插手凌天堡狼牙寨的事情,现在连凌天堡也改天换地了。”

        陈昊东一听就知道郑万仁前往满洲徒劳无功,心中难免失望,低声道:“据我刚刚得来的消息,罗猎一家已经于瀛口登船,现在已经在返回黄浦的途中。”

        郑万仁闭上双目,暗自盘算着,陈昊东这小子原来一直都在关注着罗猎的动向:“你打算怎么办?”

        陈昊东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返回黄浦。”

        郑万仁点了点头。

        陈昊东又道:“叶青虹遇刺的事情已经查清。”

        郑万仁嗯了一声,过去了那么久,结果已经变得不是那么的重要。

        陈昊东道:“是白云飞策划了行刺叶青虹的事情。”

        郑万仁道:“我早就怀疑他,此人想要挑起罗猎和盗门之间的仇恨,让我们相互残杀,这样他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真是够歹毒。”

        陈昊东道:“黄浦虽大,却容不下那么多人。”

        郑万仁道:“将这件事散布出去,要让罗猎明白最初害他的人是谁。”无论他们情愿与否,现在必须要和罗猎站在对立面上了,江湖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