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二章【蠢蠢欲动】(下)

第四百一十二章【蠢蠢欲动】(下)

        陈昊东道:“白云飞那边尚需合作。”

        郑万仁道:“一个品性如此卑劣之人,你还准备跟他合作?”

        陈昊东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的利益,这还是您教给我的。”

        郑万仁叹了口气,他看了陈昊东一眼,感觉到陈昊东这段时间的成长,看来人只有在经历危机的时候才能迅速长大,郑万仁感觉自己老了,尤其是在弟弟的死讯传来之后,郑千川死得很惨,只剩下一个头颅,连尸体都没找到。郑万仁本想借助索命门和凌天堡的力量,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他认为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然而事实证明,他仍然低估了罗猎的能力。

        郑万仁甚至有些自责,如果自己当初没把弟弟牵涉到这件事中来,或许就不会导致他的死,也不会导致凌天堡变天。

        陈昊东道:“他回不来了!”

        郑万仁不知陈昊东哪来的自信,他应当在罗猎的归途中有所计划,不知为何,郑万仁根本不看好这件事,连自己精心布置的杀局都被罗猎化解,陈昊东又有什么能耐将罗猎除掉?

        郑万仁道:“我走了!”

        陈昊东诧异道:“这就走,我给您老接风洗尘。”

        郑万仁意味深长道:“有些东西是洗不掉的。”来到外面,抬头看了看灰沉沉的天幕,他向司机道:“云飞路,九号!”

        郑万仁所说的地址是麻雀居住的地方,他和麻雀的相识还是在欧洲,麻雀当时还没有成为侯爵夫人,那时候的麻雀陷入了一场麻烦之中,郑万仁和她的结识也源于这件事。

        麻雀这段时间一直处于忐忑不安中,她关心罗猎,却不敢主动联系他,只能从其他的渠道打听他们一家的关系,叶青虹的遇刺让她和罗猎之间多年的友谊濒临破产,麻雀感到内疚的同时还觉得委屈,叶青虹的遇刺和她无关,她由始至终都没有产生过要去伤害叶青虹的念头。

        麻雀也因此疏远了陈昊东,虽然陈昊东坚决否认他和叶青虹的遇刺有任何的关系。

        对郑万仁,麻雀是抱着还债的心思,当年她在欧洲遇到的那场麻烦,如果不是郑万仁出手相助,凭着她自己根本无法解决,她也不会以侯爵夫人的身份返回国内。所以她才会出现在黄浦,成为郑万仁利益的代言人。

        郑万仁的到访让麻雀感到诧异,因为郑万仁从不主动登门,除了陈昊东之外,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联系。

        麻雀将郑万仁请入房内,轻声道:“郑叔叔,您是喝茶还是咖啡?”

        郑万仁摇了摇头道:“什么都不喝,就是恰巧经过,过来看看你说说话。”

        麻雀看出他的状态不好,轻声道:“红茶吧。”她起身去泡了杯红茶,放在郑万仁身边的茶几旁。

        郑万仁道:“记得上次咱们一起喝茶还在曼城。”

        麻雀端着红茶的手颤抖了一下,泼出了不少的茶水,她歉然道:“不好意思,太烫了。”她起身去拿抹布。

        郑万仁道:“叶青虹遇刺的事情查到了。”

        麻雀充满错愕地望着他,不知郑万仁这番话到底有几分可信。

        郑万仁道:“和陈昊东无关,也和盗门没有任何的关系。”

        其实麻雀一早就认为陈昊东做这件事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当时叶青虹已经决定让步,答应将虞浦码头转让给他,陈昊东没理由急于做出和罗猎为敌的事情。

        麻雀道:“那是谁?”

        郑万仁道:“穆天落。”

        麻雀啊了一声,她惊声道:“他和罗猎不是很好的朋友吗?”

        郑万仁不屑笑道:“朋友?这个世道唯有朋友二字最为廉价,穆天落之所以这么做也不是因为他和罗猎夫妇有仇,而是他想要挑起罗猎和盗门的仇恨,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无论结果如何,穆天落都可以从中渔利。”

        麻雀道:“他得到的还不够多?为何要如此贪婪?”

        郑万仁道:“穆天落的底你难道不清楚?他本名白云飞,乃是津门安清帮的首领,后来因为涉嫌谋害德国领事而不得不逃离津门,不知怎么他和穆三寿搭上了关系,居然接管了穆三寿的产业。”郑万仁停顿了一下道:“叶青虹是穆三寿的干女儿,所以我怀疑她和白云飞之间因为继承遗产而产生了矛盾,一直以来都是面和心不和。”

        麻雀道:“这件事罗猎知道吗?”

        郑万仁道:“罗猎那个人表面上什么都无所谓,可心里比谁都清楚。”他端起红茶喝了一口道:“我看这盗门门主之位十有八九要落在他的手里了。”

        麻雀觉察到郑万仁的语气中充满了颓废无奈的味道,难道说他已经接受了现实?可一直以来郑万仁都是支持陈昊东的啊。

        郑万仁道:“昊东这小子实在太让我失望,你知不知道他居然和白云飞联手,想要吃掉张凌空的产业,根本就是趁火打劫。”

        麻雀道:“在黄浦这种事很正常啊。”

        郑万仁苦笑道:“的确正常,可凡事要分清主次,更要选择好合作的对手,与虎谋皮,与狼共舞,到最后倒霉的只有自己,我看错了人,陈昊东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够成就大事?”

        麻雀道:“这么说你支持罗猎成为门主?”

        郑万仁道:“凭心而论,我不喜欢他,可是我又不得不承认他有过人的能力,如果他成为门主,咱们盗门必然能够在他的手上发扬光大。我很矛盾啊,公和私很难平衡啊。”

        麻雀道:“以罗猎的性情,他未必肯当这个门主。”

        郑万仁苦笑道:“世上的事情就是那么矛盾,有人处心积虑地想要,却无法得到,有人明明唾手可得,却不感兴趣。”

        麻雀不知为何却联想到了感情,这世上的事情果真就像郑万仁所说得那么矛盾。

        郑万仁道:“不耽误你了,我最近可能要离开黄浦了。”

        麻雀起身相送:“郑叔叔去什么地方?”

        郑万仁摇了摇头道:“还没想好,不过这次走,我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麻雀送郑万仁出门的时候,恰巧遇到了前来找她的程玉菲。郑万仁礼貌地向程玉菲点头示意,然后上了车。程玉菲有些诧异地望着远去的汽车,等到汽车走远之后,麻雀道:“这么冷的天你就打算站在门口吗?”

        程玉菲打了个喷嚏,跟着麻雀走进温暖的房间内,赶紧凑到壁炉前坐下,一边搓手一边道:“冻死我了。”

        麻雀道:“这么久没见你人,到哪儿去了?”

        程玉菲道:“我还能到哪去?我命苦,不像你这位养尊处优的阔太太。”

        麻雀瞪了她一眼道:“你再胡说可别怪我跟你急啊,我现在是独身,和你一样。”

        “独身你也是侯爵夫人。”

        麻雀作势端起茶杯要砸她,程玉菲笑着站起身,脱掉大衣,解下围巾挂在衣架上:“刚才那位老先生是谁啊?”

        麻雀道:“职业病又犯了,是不是每个来我家里的人你都要调查一遍?”

        程玉菲道:“如果我没看错他是盗门大长老郑万仁吧?”

        麻雀知道她眼睛厉害,起身去给程玉菲煮了杯咖啡:“你对盗门还很熟悉啊。”

        程玉菲道:“因为叶青虹的事情,顺便调查了一下,想不到你跟盗门的关系如此密切。”

        “查我啊?”

        程玉菲道:“查你有什么意思?又没有人委托我。”

        麻雀道:“在你眼中是不是把我看成了一个罪犯?”

        程玉菲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犯罪,别忘我认识你有多少年了,从小看到大,一个人就算怎么变,本性都不会变,你是个善良的人。”

        麻雀道:“可是我已经忘了自己过去的样子了”

        程玉菲道:“有没有听说一些小道消息。”

        “什么小道消息?”

        程玉菲道:“有传言,说当初暗杀叶青虹的人是穆天落。”

        麻雀道:“听到了,这种小道消息听听就算了,你是侦探,凡事都要讲究证据的。”

        程玉菲道:“其实任何犯罪都会留下证据,只要用心找,肯定可以找到。”

        麻雀听出了她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低声道:“你找到证据了?”

        任天骏从报纸上读到了一则消息,在齐鲁半岛海域发生了一起两船相撞事故,其中一艘船已经沉没,根据目前初步掌握的情况,那艘游艇在罗猎夫妇的名下,他们应该是从瀛口返回黄浦的途中遭遇如此噩运的。

        游艇在和数十倍于自身的货轮撞击之后又发生了爆炸,爆炸后的残骸沉入了海底。

        任天骏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他向身边的副官道:“这新闻有没有可信度?”

        副官道:“今天黄浦的不少报纸上都刊载了这起事故,有件事能够确定,这艘游艇就是罗猎夫妇的,游艇爆炸后沉没,当然至今没有找到尸体,估计也找不到尸体,毕竟事故的现场是在茫茫的大海里。”

        任天骏点了点头。

        副官道:“要不要去吊唁一下?”

        任天骏道:“你以为他那么容易死?”

        “可……”在副官看来,罗猎夫妇这次只怕是在劫难逃。

        任天骏道:“总觉得这件事有蹊跷。”

        副官道:“此前叶青虹不就在法租界遇刺了,也许他们夫妇得罪了人。”

        任天骏正想说话,却听到外面传来儿子欣喜的声音:“爸,爸!小彩虹给我寄信了,小彩虹给我寄信了。”任天骏使了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