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墙上的字

第四百四十六章 墙上的字

        罗猎盯住狼人的双目,他试图平复狼人暴戾的情绪,甚至控制它,可罗猎现在的精神力还不足以控制如此强悍的对象,狼人爆发出一声怒吼,再度向罗猎冲来。

        罗猎却做出了一个让它意想不到的动作,狼人还未靠近他,他就已经倒了下去,狼人看到目标倒下还以为自己把他给吓死了,赶紧调整攻击方案,可此时已经来不及了,罗猎手中的十字剑反射向狼人的咽喉。

        狼人自恃身体坚不可摧,可十字剑却是用地玄晶打造而成,噗!的一声射入它的咽喉直至末柄。

        狼人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十字剑泛着蓝色的尖端从狼人的颈后暴露出来。

        罗猎抽出十字剑,狼人的身体迅速恢复成了人形,不过十字剑给他造成的伤口也在迅速扩大。

        罗猎顾不上狼人,因为那边林格妮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六号试验台被丧尸团团包围,罗猎举枪射击,那些丧尸都是一根筋的家伙,并没有转移目标来攻击罗猎,仍然围着六号试验台,如果不是试验台足够坚固,只怕林格妮早已落入它们的手中。

        罗猎和林格妮里应外合,终于从正面打通了一条血路,林格妮在罗猎的掩护下从鲜血中爬了出来,脱困之后,她发现他们的四周全都是丧尸,想要从原路离开根本不可能了。

        林格妮道:“跟我来。”她带着罗猎向实验室深处退去,虽然越走越深,不过目前至少可以远离这些丧尸获得喘息之机。

        林格妮关上实验室的阻断门,透过这透明的阻断门可以看到丧尸仍然在接二连三地扑上来,他们张牙舞爪,拍击着阻断门,不过以他们的能力无法攻破这坚固的大门。

        罗猎长舒了一口气,环视周围,发现这里和外面的布局差不多,只不过两间实验室只有一道隔绝门相通,这一间更为隐秘,试验台也少了许多。

        罗猎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循声望去,却是林格妮又打开了一道隐藏着的房门,罗猎有些诧异,他发现林格妮对这里的环境非常熟悉。

        林格妮道:“里面是手术室……”她的声音明显在颤抖。

        罗猎跟着林格妮走了进去,里面果然是手术室,不过这间手术室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使用了,在手术室的右侧墙壁上有大面的玻璃窗,林格妮颤抖的手落在了手术床上,美眸中涌出泪光。

        从她的表情罗猎已经看出,她和这里必有渊源,否则她也不会在刚才即将脱困的状况下又选择回头。罗猎并没有发问,他向外面看了看,确信那丧尸无法突破阻断门。

        林格妮道:“当年我就是站在窗外,亲眼看到他们在手术台上……残害了……我的父母……”泪水沿着她皎洁的俏脸滑落,这是她隐藏在心中最深的痛。

        罗猎充满同情地望着她,可以想象这件事带给她怎样的伤害。他低声道:“你是在这里获救的?”

        林格妮摇了摇头道:“他们把我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在转移的途中,陆叔叔救了我。”

        罗猎道:“你为什么要回来?”如果说林格妮只是为了证明这里是曾经关押过她的地方,这种冒险似乎并不值得。

        林格妮道:“对不起,我……我只是想找到我父母留给我的一些东西……”她含泪望着罗猎,正是自己的一时冲动才将罗猎连累到了进退维谷的地步。

        罗猎淡然笑道:“有什么好对不起得,其实就算你不回来,我也打算回来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秘密。”他是个惯于为他人着想的人,并不想林格妮因为这件事而感到难过。

        林格妮道:“这里应该还有一道房门,通往我们过去被囚禁的地方。”

        罗猎道:“你还记得门在什么地方?”

        林格妮道:“应该在……”她的目光投向那扇巨大的玻璃窗,她想起了什么,在玻璃窗旁找到了隐形门,推开隐形门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电梯。

        电梯早已断电停运,林格妮道:“就是这下面。”

        罗猎向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安全楼梯,他敲开电梯门,双臂用力将电梯的安全门扒开。打开手灯向下望去,大概有二十米左右的深度。

        林格妮道:“我爸我妈在牢房内留下了一些东西。”

        罗猎点了点头,他意识到林格妮冒险回来的真正原因在于此,林格妮父母留下的东西对她的意义必然重大。罗猎道:“咱们下去看看。”

        林格妮心中充满了感激,罗猎真得很体贴。

        两人沿着铁索下滑,来到电梯坑道的底部,林格妮利用手表上的激光,将电梯轿厢的顶部切割出一个可供他们进入的洞口,两人进入轿厢,林格妮探查了一下外面的状况,确信没有异常,这才打开电梯门,因为担心地下的空气中有毒,他们提前带上了面罩。

        借着手灯的光线,看到前方出现了一条幽深漫长的甬道,林格妮介绍说,这里是过去用来关押人质的地方,天蝎会利用不法手段劫持人质,利用人质来索取巨额赎金,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劫持用来进行人体实验的对象。

        林格妮的父母过去和陆剑扬都是战友,也是最早的基地科研工作者,他们一家三口是在度假中被劫持。

        打开牢房的大门,走下台阶,眼前的所见让罗猎也是目瞪口呆,只见这巨大的地下空间内,一共有四列四层的铁笼,每一个铁笼都是一个囚室,罗猎初步计算了一下,单单是这座地下囚室就能够关押近千名囚犯,谁能够想到这美丽小镇的地底深处竟然藏着一个如此恐怖之地。

        林格妮找到了属于她父母的囚室,当年他们一家在囚室中渡过了接近半年的痛苦时光,天蝎会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她的父母,最终仍然没有能够从他们那里得到想要的情报,在彻底丧失耐心的状况下对她的父母下了狠手。

        他们留下林格妮并不是因为心存仁慈,而是因为他们对当时才只有七岁的林格妮进行了人体实验,如果不是陆剑扬率队在他们转移的途中发现了林格妮,恐怕她早已死去。

        罗猎打开了囚室的门锁,林格妮进入囚室看到墙上仍然留有自己的涂鸦,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罗猎能够理解她的悲伤,没有打扰她,让林格妮尽情释放着心中的忧伤。

        林格妮止住哭声,她将手灯光线的波长调整了一下,投射在囚室上,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在囚室的墙壁和铁棂上出现了一个个发光的文字,林格妮道:“他们逼迫我父母为他们工作,想让我父母交出他们的研究成果,我爸爸利用实验室的试剂调配了一种特殊的染料,在这里写下了许多的研究心得,因为他接触到了天蝎会的邪恶研究,所以他想到了克制的方法。”她利用相机将这些文字全部记录了下来。

        罗猎看到了墙上的一封信,却是林格妮的父母写给她的。

        妮妮:如果有一天你长大了,回到这里,看到这封信,希望你不要记恨我们,只要我们答应为天蝎会做事,他们就应当可以放过我们一家,放过你,可是我们不能这么做。

        人活一辈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个道理你长大后一定会懂得,一定会明白……

        林格妮一边看一边流泪,罗猎看过之后心中感叹不已,林格妮的父母在亲情和大义之间最终选择了后者,其实在他们写下这封信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女儿能够活下去。他们的心中是充满悲伤和愧疚的。

        正因为此,才显出他们人格之伟大。

        林格妮将囚室内的一切记录下来之后,又将囚室内所有的痕迹进行擦除,擦除的办法就是利用化学反应的方法让文字消失。林格妮做完这一切,她的情绪也平复下来。

        两人在这地下牢笼内巡查了一圈,并未发现其他可疑的地方。

        罗猎提醒林格妮道:“必须要将这里炸掉,不可以让那些怪物跑出去,否则一定会造成极度恐慌。”

        林格妮点了点头道:“我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我将炸弹带了出来,等我们离开的时候重新设定时间即可。”

        他们决定沿原路离开,沿着电梯的钢索爬了上去,回到实验室,看到隔断门外密密麻麻全都是丧尸,那些丧尸不停拍打着阻断门,虽然他们无法进入实验室内,可是从外面的人数估计,他们想要冲出重围也非常困难。

        林格妮通过探测仪粗略计算一下,外面的僵尸要在五百人以上,她倒吸了一口冷气道:“咱们这样冲出去根本不现实。”

        罗猎点了点头道:“把它们放进来打。”他的想法虽然冒险,可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两人检查了一下武器,他们的策略就是步步为营,先退后进,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疲我打。

        准备停当之后,罗猎打开了阻断门,阻断门打开之后,丧尸一窝蜂全都涌了进来。可因为同时涌入太多,反倒在门前形成拥堵,罗猎和林格妮同时举起镭射枪,瞄准了丧尸的头部进行射击,两人枪法如神例无虚发,转瞬之间已经有十多名丧尸被射杀在地。

        丧尸并非毫无智慧,它们很快就意识到如果同时向前拥挤,就会造成拥堵,卡在阻断门的门口谁都进不去,它们开始鱼贯通过阻断门。不过这样也给罗猎和林格妮的射击造成了便利。

        阻断门口很快就躺满了尸体,这些丧尸被爆头之后就彻底失去了进攻的能力,丧尸的数量实在太多,虽然罗猎和林格妮不停开枪,可仍然有丧尸不断涌入,两人开始撤退,他们向手术室撤退,在手术室内开始第二次阻击。

        两人的战术选择得当,将丧尸放进来打,丧尸的队形分散之后才好对付,丧尸疯狂攻击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停止进入了手术室内,只是不停在实验室内聚集。

        罗猎心中暗奇,这些丧尸居然拥有一定的智慧,这和他过去印象中的丧尸完全不同。

        林格妮忽然停止了射击,她惊恐万分地望着门外,在丧尸的队伍中心,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他身上的白大褂染满了血迹,头发蓬乱,可林格妮仍然从他的侧面认出那是自己的父亲,她慌忙制止罗猎道:“不要开枪!”

        罗猎愣了一下,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林格妮颤声道:“爸!爸!”

        那身穿白大褂的男子缓缓转过面孔,另外那半边面孔血肉模糊,一只眼球耷拉在眼眶之外,形容恐怖到了极点。林格妮却认出这名在丧尸簇拥中的男子就是自己的父亲,她尖叫道:“爸,你醒醒!”

        丧尸的进攻又重新开始,罗猎开枪接连击中了几名丧尸,却见林格妮仍然无动于衷,他大吼道:“快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