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头狼在线阅读 - 3493 吓死你

3493 吓死你

        晚七点多钟,还是之前那家社区医院。



        某间病房里,我和魏臣面对面而坐。



        他脑门子贴着个大号创可贴,两条胳膊打着厚厚的石膏固定板,两只眼睛已经肿的完全睁不开。



        “感觉咋样?”我递给他一支烟轻声发问。



        他摆摆手拒绝,声音沙哑的呢喃:“头有点疼,看东西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应该没啥大事,幸亏巡捕去的及时,不然我估计今天要悬。”



        “唉,我还是低估了武绍斌和王春杰的关系。”我叹息一口,摇了摇脑袋。



        我是先报的警,其次又打的“主管电话”,即便这样,巡逻车仍旧足足晚了一个多小时后才到的现场。



        “接下来需要咋整?”魏臣摸了摸额头的疤痕,咽了口唾沫呢喃:“我感觉他们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



        “放心吧,会有人主动找咱们的。”我起身给他倒了一杯热水,歪着脑袋思索半晌后道:“明天,你还得再去趟深蓝国际的大厦找武绍斌继续闹腾,可能还会受点委屈,但我预计应该没有今天挨的揍狠。”



        “还去?”魏臣意外的张大嘴巴,随即沉默几秒后,点了点脑袋应声:“行,我听你的。”



        感觉到他的抵触心理,我轻拍他手背两下安抚:“哥们,可能现在很难,但是最后的结果一定会超出你想象。”



        “阿良,什么样的结果我其实并不是特别在乎,我就怕你惹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魏臣咬着嘴皮出声:“咱们的想法完全不同算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觉得对,我就捧你,向咱们小时候一样。”



        听到他的话,我怔了一怔,尤其是那句“小时候”,仿佛一下子拨动了我心底的某根细微的琴弦。



        “朋友的情谊啊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



        就在这时候,他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响了,他随手接了起来:“喂,你好!对啊,这个号码是我的,打主管电话?”



        说着话,他扭头望向我,拿眼神询问我应该怎么办。



        我用口型告诉他,打开免提键。



        他立即点点脑袋,手机里迅速传来一道低哑的男声:“臭小子,你特么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竟然敢打主管电话,别说老子没警告你昂,再有下次,老子整死你全家!”



        “来,把电话给我。”我皱了皱眉头,直接将手机接了过来,梗脖就骂:“曹尼玛得,你搁这儿逼逼叨叨装尼玛的皮皮虾,不用等下一回,坐标马发给你,不来你是我造出来的,另外替我转告王春杰,我了解他的事情绝对不止他和武绍斌那点龌龊勾当,再机八狂,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手机那头的家伙立即被我怼的哑火。



        人和人交锋,气势相当重要,气势是什么?说白了就是胆魄和唬人,说的再通俗一点,就是看谁更能脸不红,心不跳的吹牛逼,吹的越硬越真实,那你的地位也就越高明。



        感觉对方让我唬懵逼了,我继续提高调门:“说话!尼奶奶个哈喇哨儿,你不杀人犯嘛!干不干啊?不行你特么挑个地方,我们准点赴约!”



        “嘟嘟”



        沉寂片刻,对方直接挂断电话。



        魏臣表情不自然的仰头看着我:“阿良,这这怎么办?”



        “给他再回拨过去。”我点一支烟,扬起一抹笑容道:“想骂街直接开嗓,不用给对方留任何面子。”



        “可我我不会啊。”魏臣干涩的缩了缩脖颈。

                “真是个完蛋玩意儿。”我骂咧一句,夺过来手机,迅速回拨过去,电话响了几声后,那人直接挂断,我又打,对方继续挂,反复五六次后,狗日的直接关机了。



        “傻逼!”我愤愤的骂了一句,扭头朝着魏臣道:“看着没?对付恶人,你



        就得比他更恶毒,对付傻逼,你就要比他更傻缺!拿出来没皮没脸的态度,你才能逢山开路、遇水铺路!”



        自打来惠州以后,我发现自己好像又开启了“第二春”,重新恢复了还在崇市时候的年少轻狂,只不过这副“狂”,多了几分思想和担当。



        魏臣仰头看了看我,似懂非懂的点点脑袋。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俩又一次陷入长久的沉默当中,我望着车窗外思索发呆,魏臣则耷拉脑袋把玩着床单角揉搓。



        “笃笃笃”



        大概半小时左右,病房门突兀被叩响。



        紧跟着,两个身着黑色西装的青年拎着一大堆礼品和果篮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紧绷着脸,沉声道:“魏先生,这是我们金鼎信贷公司武总的一点心意,至于下午打你的不法之徒,我们已经送去了巡捕局,你放心,我们武总承诺,一定会严办狠办,绝对不姑息养奸,另外刚刚来时候,我们已经替您预交了五万元的治疗费用,您的伤势我们一力承担,至于别的方面赔偿,等您痊愈以后咱们再慢慢细谈。”



        魏臣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所措的望向我:“阿良,你看”



        “预交五万块钱的医疗费?”我站起身子,似笑非笑的注视对方:“不够。”



        青年迷惑的瞪大眼睛:“不够?你什么意思?”



        “武绍斌就在楼下吧?”我扬起眉梢,摆手驱赶:“拿你们这堆破烂,马滚蛋,替我转告他,再交五十万,我们照着半残废跟他斗!我们输了不过烂命一条,他输了就是整个公司。”



        那青年脸色陡然变得阴沉无比,语气也多出三分威胁:“朋友,你哪位?我们金鼎和魏先生的事情似乎与你无关吧?”



        “这踏马我兄弟,亲兄弟!你说有没有关!”我咬牙打断。



        当听到“亲兄弟”仨字时候,我看到魏臣竟然颤抖了一下,脸表情也变得莫名很复杂,不过我也没想太多,只当是这憨憨又自己搁那儿瞎感动。



        我直接指着对方,扯脖呵斥:“马勒戈壁,我兄弟的事情我当家,告诉你主子,想特么处理事就提溜着自己的狗脑袋麻溜滚来,装矜持的话,今天是主管专线,明天可能是领导专线,再不行我特么去京,老子还不信没个说理的地方!”



        两个青年对视一眼,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身往出走。



        “垃圾带走,告诉你主子,想平事带现金!”我抓起他们拿来的营养品和果篮一把甩出去,梗脖狞笑:“他不高利贷嘛,老子职业赚高利贷的贷,小吃街的盒饭摊子,之前赔偿几万块钱就能处理,现在没有六位数,想都别想!”



        打发走两个马仔,我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朝着魏臣道:“臣子,你啥事不用管,他们要是敢碰你,你该还手还手,我肯定在你旁边!”



        “你叫我什么?”魏臣吸了口气,直勾勾盯着我。



        “臣子啊,有什么不对吗?”我不解的反问。



        他赶忙摇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有点不习惯,以前你都是叫我臣臣的。”



        “擦,太女性化了,以后就叫你臣子,臣子晨子”我陡然语顿几秒,脑海中莫名出现另外一张和眼前人截然不同的面孔,搓了搓腮帮子苦笑:“还是叫你臣臣吧,乱起绰号不好。”



        “哈哈哈,听说朋友要见我,不知道目的何在啊?”



        就在这时候,病房门口传来一阵大笑声,紧跟着跟我打过一次照面的武绍斌摇晃着一把折扇,晃晃悠悠出现在门口,身后还跟着那个叫蚊哥的家伙。



        “目的”我跟他对视一眼,昂头低喝:“目的是吓死你”



        n.skbbq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