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总裁宠妻套路深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还是撒娇管用

第三百四十九章 还是撒娇管用

        向柚柚之所以那么笃定的认为元成另有目的,而且肯定会跟外婆说出来,是因为她在萧家为穆丰接风的那次宴会上亲眼所见,元成就是这么做的。

        这是一个心机深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他能错过得来不易的机会向柚柚不相信。

        毕竟她非常明白的对元成表示过厌恶,所以他能进到向家来,全是因为外婆,可他这次能进来,下次就不一定还这么好运了,所以现在可能就是最后的机会。

        但是都一个多小时了,竟还在扯闲篇,根本没提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所以向柚柚也疑惑了。

        难道元成这只狐狸改变套路了,打算放长线钓大鱼,所以这次压根没打算露尾巴?

        否则,完全解释不通啊。

        他该不会真以为能留下来吃午饭,所以不着急。

        小姐,阿姨让把保镖赶出去了。宁蕴趁着空挡,把这次上来的目的说了。

        她就是为了汇报这事而上楼的,却现在才有空说。

        什么,外婆怎么这样。听宁蕴说了这个消息,向柚柚很是郁闷。

        阿姨看出来了,说保镖在屋里是为了看着元成,所以说什么都不许他们待了,非让我把他们赶到外面去。宁蕴为难道,而且阿姨好像很生气。

        说实在的,外婆在宁蕴的心目中,一直很温和的,极少对人说重话,可是今天为了元成,已经几次对她动怒了。

        其实不光是她有这个感觉,向柚柚也是。

        外婆对向柚柚一直又疼又宠,在她面前,向柚柚几乎是为所欲为,只要不是原则问题或者无理取闹,她对这个外孙女的话几乎是言听计从。

        有时候就算是耍赖和无理取闹,外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听她的,可是今天不但不听她的,还凶她,好像是她不对似的。

        而且她在楼上待这么久,外婆也没有问一句,更别提上来看看了,如果是平时,向柚柚在家里的话,外婆隔不多久都会来找她的。

        太过分了,都是那个元成。

        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人,凭什么外婆对他那么袒护,为了他,凶这个,骂那个的,什么都听不进去。

        向柚柚觉得她不能继续躲在楼上了。

        本来她上楼是不想看到元成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而且也有以此向外婆进行抗议的意人,因为最近确实有客户来家找过向秋。

        所以,她这才给开的门。

        这说明外婆那时候对这个元成根本也是不认识的。

        怎么一转眼,这么维护上了。

        后来元成虽然又来造访过,不过据宁蕴说,她根本没让进来,也不存在外婆后来跟元成攀谈过,今天竟从外面带回来了。

        虽然对外婆这话感到不满,但是因为好不容易才把外婆哄的高兴了一点,向柚柚不想前功尽弃。

        于是忍着心里对元成的气,她违心的说,您批评的对,可能我们有点先入为主了。

        有时候人就是无可奈何啊,只能心口不一。

        可不是嘛,见她态度有所转变,外婆马上道,再说了,他不过就是往家送了几趟水果,有什么大不了的啊,人家也是好意,不领情也就算了,但是咱们也不能把人拒之门外啊,多没礼貌啊。

        不就是往家送几趟水果

        如果这话不是从外婆嘴里说出来的,向柚柚觉得她肯定会有种想掀桌子的冲动。

        他那叫送几趟水果吗?

        明明是死乞白赖的硬往这儿扔水果,不要都不行,非要缠着给送的那种,甩都甩不脱的膏药,还要领他的情?

        谁爱领谁领去吧。

        何况,他还是你公公婆婆那边的亲戚,外婆压低声音,你这样做,不好,知道吗?

        外婆,您该不会是为了这个吧,向柚柚也压低声音,这人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萧穆春他爸妈都认不出来的。

        她的意思是,如果是因为亲戚这一层,完全没必要。

        总不能因为他跟萧家沾了点远亲,就惯他坏毛病。

        不过,如果真是因为这个,向柚柚倒是觉得可以理解外婆刚才的举动了,肯定也是为了她考虑,才这么做的。

        谁知外婆却摇摇头,不全因为这个,其实我也是刚知道他跟萧家有亲戚的。

        向柚柚下意识看了眼元成。

        这人果然心机深。

        趁着宁蕴上楼的功夫,就跟外婆透漏了这个。

        他说这个的目的再明显不过,既表明了他跟萧家有亲,使外婆对他更没有戒心,还反而会更相信他了。

        然后,他再说起萧家,说起萧氏集团的时候,就更顺理成章了。

        接着,谈到生意方面,到时候他只要随便编个借口,比如都是亲戚,跟萧家直接张口谈合作要订单不好意思之类的,说不定外婆傻傻的真就主动表示愿意帮他间接的说说。

        这样一来,他的最终目的就达到了。

        这些虽然都是向柚柚猜想的,但是她觉得应该八九不离十。

        不然元成跟外婆说他跟萧家有亲干什么。

        就他那远的隔着太平洋一样的关系,有说的必要吗?

        元成就在那儿杵着,向柚柚也不好问外婆到底怎么就一定觉得他是好人了,同时她也不好直接说元成就是坏人。

        因为她也没证据人家干什么坏事了,顶多是之前的行为招人烦,何况人家也长着嘴呢,她说难听的,不但惹外婆不高兴,元成肯定也不会当没嘴的葫芦,他肯定会辩解。

        到时候再跟辩论赛似的,实在是没意思。

        而且她也懒得跟元成废话,她烦透了这人。

        起初,向柚柚对元成的烦,是建立在他的名字跟袁澄的音相同,所以恨乌及乌,不过现在,她都觉得这个元成比那个袁澄还让人烦。

        袁澄在一定程度上虽然很没有素质,但是至少他的没素质被发挥的淋漓尽致,明眼人一看就发现了,比较好分辨。

        而元成呢,太会伪装,太狡猾,一不小心就出新的幺蛾子,让人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