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骨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小巽寺

第三十九章 小巽寺

        云无心以出岫。

        鸟倦飞而知还。

        悠然白云,鸟雀清鸣。

        偌大古寺,一个人默默清扫着寺内的灰尘。

        这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僧,生得很是清秀。

        他的名字叫云雀。

        云雀的师父死的很早。

        他的法号甚至还没来得及取……

        师父离开的那一天,像是睡了一觉,做了个安宁的长梦,然后再也没有醒来。

        此后的日子,他便待在这里……履行着师父临终前交代自己的事情。

        那些佛经抄写二十遍。

        每天只需抄一个时辰,要静下心来,切忌浮躁。

        挑水砍柴,一个人生活,一周出去化缘一次,决不可多。

        如此,数十条谨言,都铭记在心,只不过抄写经书的事情……每日都只有一个时辰,抄完二十遍,已经是好几年过去。

        完成这些……他就可离开这里,去往灵山。

        把那件“东西”,送还回去。

        今天……似乎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云雀清扫完院门内的灰尘,他忽然心有灵犀的顿住,缓缓抬起头来,挪移目光,望向寺门,目光停留在那面轻轻颤抖的木门之上,目力极好的他,甚至可以看清木门在风中的震颤频率。

        云雀深吸一口气,怀中搂抱着扫帚,缓缓向前走去,然后推开寺门——

        风吹过。

        衣袂起。

        小僧保持着寺门“推”开的动作,他抬起头来,看着登门拜访的那位黑衫年轻男人。

        推开寺门并没有费力,因为对方在同一时刻拉开了木门,“吱呀”的声音中,院门墙头的落叶纷纷扬扬的落下。

        初见。

        云雀看着这张微笑的年轻面孔。

        宁奕看着云雀,赞叹道:“你就是戒尘大师的弟子?”

        云雀哑然,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喜欢沉默的人,但此刻心情十分复杂。

        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当下抱着扫帚,一步三后退,让出了道路,一边观察着登门的男女二人,同时小心谨慎的点头,示意自己正是“戒尘”的弟子。

        师父在东土很有名,但是在此地,倒不是有多少人知晓“戒尘”的名号,来小巽寺拜访的人也不多,每每有来客,也多半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添置一些香火钱。

        只不过他知道,这两人,不一样。

        宁奕迈步跨过门槛,他轻声问道:“不好意思,我是来找戒尘大师的,但是听闻大师已经坐化了……是这样么?”

        云雀点了点头,并无悲伤神色,反而柔声道:“师父走了好几年了。”

        宁奕叹了口气。

        他颇有些调侃意味的问道:“烧出了佛骨舍利吗?”

        云雀一怔。

        然后他看着这位一眼看去,颇有些大隋皇族气质的年轻男人,抱着双臂,在小巽寺内兜兜转转,逛了一圈,喃喃自语。

        “某座古寺,某位讨人喜欢又惹人憎恶好似主人公的家伙,与某位眉清目秀小和尚的初遇……”

        “怎么与我在天都看过的某本三流志异有些相似呢?”

        宁奕嘀咕道:“不过这里没有牌匾,没有梨花,也没有佛塔,喂……小和尚,你法号叫什么,不会与某种颜色的石头有关吧?”

        云雀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门,他确定自己听清了宁奕的每个字,但是连在一起,竟然完全无法理解。

        这位施主在说什么……

        看着云雀困惑的神情,与宁奕一同看过那本“三流志异小说”的裴丫头,忍不住笑出声来,微嗔道:“好啦好啦,你别为难人家了,你跟大隋皇族可八竿子打不到一边。”

        “那倒也是……”宁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笑眯眯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宁奕,从很远的地方来,背后没有追杀的人,就算有,他们也打不过我。”

        云雀眨了眨眼,他怯生生道:“在下云雀……法号……师父未赠法号,便已离去,但‘佛骨舍利’这件东西,确实是有的。”

        宁奕的神情有些滞住。

        云雀放下扫帚,想起了师父的嘱托,他低声道:“两位稍等……我去殿内取个东西。”

        披着青衫的小和尚,转身小跑,入了大殿,然后端出了一个小小的金刚钵。

        他柔声道:“这枚金刚钵,师父放在殿内第三个蒲团下……说是让我在这里抄佛经,入禅定,然后等有缘人来……结一个善缘。”

        金刚钵……第三个蒲团……宁奕的眼角微微抽搐。

        那位“戒尘大师”,是神魂修行境界极高的大人物,就连月魔君也无法堪破,这样的一位大德,能够堪破未来迷雾,倒不是没有可能。

        宁奕信手接过金刚钵,这里没什么玄妙,也没什么钵中青莲的手段……就是“戒尘大师”与自己开的一个玩笑。

        结善缘。

        宁奕面色有些复杂。

        未曾见面,但他心中已经相信,那位大师的确是十分高深的存在。

        “有缘人?”宁奕望向云雀,苦笑道:“你看我像是吗?”

        云雀尴尬的挠了挠头,“您就是。”

        宁奕挑了挑眉,“‘戒尘大师’这也算到了吗?”

        云雀想了想,觉得有些失礼,最终犹豫着开口,“师父对我说,在这殿内,来来往往,都是香火客,添置香火,赠予铜币,要么就是有求于人。”

        宁奕平静道:“我是后者。”

        云雀点头,道:“我知道。”

        宁奕继续道:“我找‘戒尘’大师,是想来治病的。”

        云雀点头,继续道:“我知道……”

        宁奕看着这位小和尚,“我完全可以不来‘小巽寺’,直接去灵山,没人拦得住我,我可以去找戒尘大师的师父,他老人家也会见我。”

        云雀的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他耐心等待着宁奕的话语,然后还是那句平稳的回应。

        “我知道……”

        “您见不到。”

        宁奕眯起双眼,“哦?”

        “虽然我也没有见过师祖,但是师父跟我说过……”小和尚凝视着宁奕,道:“师祖闭关已有数十年,有资格见他的人虽少,但这世上仍然存在……只不过这数十年来,谁成功见到了?”

        云雀的这番话,其实表达的意思很明确。

        虚云大师,并非是不愿见人。

        而是不能见人。

        这句话……其实理解起来,并不难。

        宁奕手握紫山山主的符箓,入灵山,见虚云,按理来说,无人会拦……但如今的情况是,哪怕楚绡亲自来了,恐怕也见不到自己的老朋友。

        这世上有两种人,无法见人。

        一种是死人。

        一种是将死之人。

        “在我抄完佛经二十遍的时候,是我要离开小巽寺的时候,也是你们会来这里的时候……”云雀声音平静,他看着宁奕,道:“宁先生,师父对我说的不多,但我知道您就我要等的人。”

        “这就是缘。”

        小和尚从怀中取出了一枚精致的小木盒,他干巴巴道:“这是师父的骨灰,还有舍利。”

        佛门的大能,若是真的得证了“果位”,哪怕即便死去,身躯亦会留下宝藏。

        宁奕神情复杂,并没有打开木盒。

        他从未踏足过东土,但是关于遥远灵山的传闻,倒是了解不少……东境长城之外,无数狂热的苦行者,为了信仰千里跋涉,得证果位之后的大能者,似乎与“长生”也有了联系。

        有人说,这些大德的死,并不是真正的死。

        他们还活着,只不过换了一种活法,继续注视着人间。

        灵山的大小雷音寺,都有着“捻火”感应的香火圣地,当地新生的婴儿,都会被送过去,看看是否能够触发“捻火”感应……若是生出感应,那么便是“转世”的活佛,菩萨,罗汉。

        那位大客卿宋雀,便是一位“捻火”传承的长生者,几乎未费一丝一毫的力劲,就成就了万人艳羡的涅槃之身。

        东土的长生法,西岭的长生法,早就了宋雀和辜伊人这一对夫妇。

        宁奕早就听说过东土的“妖”……徐藏在很久之前跟他提到过。

        徐藏说,东土有些妖人,不可以常理来度之,这里的“妖”之一字,并非是褒义,哪怕是当年徐藏提到,神情也是颇有忌惮。

        宁奕现在深有体会。

        人都化成灰了,还算计自己……

        他哪敢去接那位戒尘大师的骨灰盒,打开验货?

        连忙摆手,示意不用了。

        宁奕幽幽道:“这位大师算的倒是准啊……我要是前脚踏进寺,后脚二话不说就离开呢?”

        云雀想了想,乐呵呵道:“我知道您要看的是什么病。”

        不等宁奕开口,小和尚便认真道:“是神魂之伤,堵塞之症,此病天下无解,唯师祖和师父可解。”

        宁奕的神情一凛。

        云雀憨憨道:“师父教我的,但我觉得道理其实很简单……因为师父只会看这种病,而其中最难治的症状便是神海自封。”

        宁奕吐出一口气,一字一句问道:“小师父,可有办法?”

        云雀看着宁奕,平静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他望向裴灵素,宁奕自始至终都只是说自己要看病,却并没有说是谁得了病……这个看起来并无丝毫修为的小僧,目光澄澈,已然看穿一切。

        “整座东境,师父已逝,除了师祖……就只有在下,能帮这位姐姐续命。”

        (ps:这一章宁奕和丫头的吐槽,其实是对上一本书《浮沧录》的调侃……没读过的,可以略微翻阅前三章,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