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宋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自首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自首

        赵嫕神色凝重:“我要和小梅进宫,若是、若是我们回不来了,这两个孩子就交给你们了。”

        此言一出,凌天扬夫妇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就连公主都这么说了,看来,事情的严重程度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得多。

        官家,真的要杀石小凡么。

        看来,这次是真的了。

        曹若冰都忍不住了:“不是,这是为什么呀。

        小凡,小凡他立了多少的大功,官家这是怎么了。”

        不理解,就连他们都不理解。

        这到底是怎么了,官家多大的怒火,居然要处死石小凡。

        要说石小凡除了谋逆大罪,都是罪不至死的。

        以他的功劳,充其量最多也就是个充军发配,而这次居然要处斩,还是明日即刻处斩。

        甚至,不经司法审判。

        凌天扬大怒:“我去找官家说理去,我可是救过官家的命的!”

        没错,没有凌天扬,他赵祯说不定就被曹若冰一刀杀了。

        可是,反过来讲,你是救过赵祯没错,可你的妻子当初也差点杀了赵祯。

        曹若冰大急:“天扬,你就别捣乱了!”

        这种事你凌天扬能帮上什么忙,就连公主赵嫕都无济于事了,谁还鸟你凌天扬。

        凌天扬气的长叹一声,他不敢骂赵祯,只好大叫大嚷:“不公,太不公!”

        赵嫕叹了口气,拉着曹小梅的手:“孩子就交给你们了,小梅,咱们走。”

        曹若冰欲言又止,她想问你们要去哪儿。

        可随即想到这不过是多余的一句话,她们还能去哪儿,自然是进宫。

        没错,赵嫕要进宫。

        她要亲自问问自己的哥哥,你想要干什么。

        非得要我家破人亡你才心安么,石小凡那里对你不起。

        没有他,你这个皇帝能做的如此自在么。

        别的不说,仅仅是一个大辽就得让你彻夜难安。

        天下百姓有如今之兴,东京城有如今之繁华。

        这一切,哪一样少的了这个败家子了。

        你想做千古罪人,想遗臭万年么。

        此时的赵祯,大概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妹妹的。

        果然,赵嫕和曹小梅到了皇宫门外,竟然吃惊的发现,皇宫大门紧闭。

        曹小梅脸色大变:“嫕姐姐,怎么办,官家好狠的心。”

        赵嫕也是心中一寒,他为了杀小凡,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相对于赵祯的绝情,连自己一向千宠百爱的妹妹他都拒绝。

        这个皇帝,不再是之前的赵祯了么。

        其实,皇宫内此时也早已乱作一团了。

        别说是她赵嫕,整个后宫都炸了锅。

        陈琳瑟瑟发抖,他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偷偷吩咐下人去慈宁宫,将此事告知了曹皇后。

        文德殿内发生的事,小太监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了曹皇后。

        曹皇后一听,更是知道事情严重,于是,召集后宫一干嫔妃,来到文德殿外替石小凡求情。

        这就过分了,后宫之中,得到石小凡好处的嫔妃着实不少。

        即便是没有得到好处的,为了溜须拍马,也纷纷跟着曹皇后,到了文德殿外求情。

        曹皇后率先在殿外跪下:“陛下,臣妾恳请陛下,容臣妾进殿与陛下相见。”

        “陛下,求您饶恕驸马爷,驸马爷罪不至死。”

        “驸马爷为朝廷鞠躬尽瘁,立功无数,陛下开恩!”

        外面,嫔妃们跪地求情。

        殿内,赵祯指着殿外:“听听、听听,连朕的后宫都替那个败家子求情,好啊,这天下人都觉得败家子是好人,就朕是个恶人是不是!”

        陈琳跪地瑟瑟发抖:“陛下,您就听从奴婢一句劝吧。

        驸马爷确实罪大恶极,可、可罪不至死啊。”

        赵祯眸子闪着寒光:“陈琳,就连你也要背叛朕吗。

        你们都向着那个败家子,让朕一个人做孤家寡人。

        哈哈哈,很好,很好啊!”

        “爹爹,爹爹!让开,让我进去...”                “太子殿下,没有陛下的吩咐,您、您不能进去啊。”

        “让开,谁敢拦着本宫!”

        事情到了这里,总算是出现了微微的一丝转机。

        皇太子赵昕,他来了。

        只有赵昕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是以,他听母亲说的严重之后,慌忙不顾一切的奔到了文德殿。

        他想告诉赵祯,不是石小凡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去揍几个饱学大儒,实在是,实在是这所有的事都是因自己而起。

        可是没有赵祯的命令,谁敢擅闯。

        即便是曹皇后,她都只能在外面候着。

        而赵昕不管不顾,不顾侍卫的阻拦,将侍卫们一把推开,径直闯了进去。

        其实,侍卫们真要阻拦,赵昕小小年纪是闯不进来的。

        侍卫们也是故意的,大概,他们也不想驸马爷真的就这么被处斩了。

        “爹爹,儿臣有话要说!”

        一进殿,赵昕就跪了下来。

        “谁让你进来的,侍卫,你们好大的胆子!”

        赵祯的暴怒,使得侍卫们大惊。

        私自放人进殿可是死罪,即便他是太子。

        可你侍卫失职,按律杀头的。

        侍卫们又想过去拉扯,赵昕大叫:“爹,是我、是孩儿让师傅这么做的。”

        赵昕拜过师的,赵祯明白儿子说的是石小凡,直到现在,他才不由得大吃一惊:“你、你说什么!”

        赵昕垂下头,感到一丝寒意:“爹爹,是孩儿通知的一飞。

        然后、然后一飞求的他爹爹,这、这才把人给、给打了。”

        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这种结果。

        赵祯由错愕到震惊,然后是愤怒,对儿子的愤怒。

        原来这一切,都是儿子的错。

        石小凡是替儿子背了黑锅,这个小畜生,居然敢殴打恩师,他是不想做太子了么。

        还没等赵祯继续质问,一个小太监连滚带爬,到了殿内摔了一跤。

        然后慌忙爬起,惊恐的看着赵祯:“陛下、大、大事不好了,公主、公主在宫外拿着一把刀抵在自己胸口。

        公主、公主说、公主说,一炷香时分陛下不见面的话,她、公主便血溅与宫门外。”

        一炷香,要知道,从文德殿再赶到宫门,一炷香的时间未必能够。

        赵嫕居然要以死相逼,这让赵祯吓得魂飞魄散:“快,快,摆驾宫门,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