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在线阅读 - 第2020章 别告诉我你还不知道

第2020章 别告诉我你还不知道

        莫晓娜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一直站在窗边的黎墨转过身,一双漆黑的眸子淡淡看着莫晓娜。

        “当初你离开后,按理说我该愤怒和不甘,理智分析后告诉我的,实际上我也这么做了……只是,认为这件事这么做是对的,所以我该这么做。”

        “其实当初,我内心真正感觉到的……是解脱和庆幸。”

        “那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像是多年的枷锁突然卸掉一般。”

        莫晓娜愣怔地看着他。

        “那个时候听到校庆会,我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是另外一张脸。听说你会出现,所以我又正好有了参加校庆会的理由……”

        “另外一张脸……你说的是许清知吗?”

        莫晓娜缓缓道。

        黎墨垂眸看着她,没有否认。

        “是。”

        “……”

        “如果我不想,我不会给任何人可以靠近我的机会……”

        莫晓娜突然冷笑了一声,打断了黎墨的话,“所以,你把我放在你身边那么多年,却始终不肯动我,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其实并不想给我真正接近你的机会?”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选择我当你的女朋友呢?黎墨,你到底在想什么?那个时候……明明许清知整天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如果你同意,我相信她一定会很乐意当你的女朋友,为什么却偏偏选择了我?”

        黎墨微微蹙起了眉,“为什么我同意,许清知她一定会很乐意当我的女朋友?”

        莫晓娜一脸讽刺地看着他,像是看傻子一样,无语又可笑。

        她冷冷笑了两声,“就算你当初也谈不上有多喜欢我,但是去也曾想过,你之所以选择我,只是你不喜欢许清知缠着你,讨厌她,把我放在你身边,只是想要让许清知知难而退,彻底断了她对你的念想……你现在问我这个……”

        “不要告诉我,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许清知她喜欢你。”

        她许是被黎墨刺激到了,那么多年她极尽所能掩藏许清知的存在感,就是不想让黎墨对她过分在意。

        而今天,黎墨到底还是发现了他对许清知那种始终捉摸不透的复杂感觉、

        甚至跟她坦白。

        事已至今,她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又是这样、

        黎墨放在衣兜里的双手捏成了拳,漠然看她。

        “你也知道?”

        “呵。”莫晓娜又笑了一声,“黎墨,我该说你是聪明还是傻呢?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许清知她喜欢你,偏偏就你自己,看不出来!”

        “而所有人都以为,你其实很讨厌她,我也这样以为……结果,你成功把所有人都骗了……更可笑的是,你连自己都能骗……”

        莫晓娜冷笑连连,脸上又是悲凉,又是讽刺。

        真是太好笑了。

        怎么会有人连自己都能骗到?

        骗自己讨厌一个人。

        简直闻所未闻。

        黎墨眯着眼睛看着她,声音低沉,“我自己骗自己?”

        莫晓娜心中一动,脸上的表情也僵了僵。

        随后冷笑了一声,“如果你不明白就算了,也许,是我自以为是地想多了。”

        黎墨却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继续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我骗我自己讨厌许清知?言责……我其实是爱她的,是吗?”

        莫晓娜心头一慌,却无意间撞进黎墨那双漆黑的眸子里。

        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床边,那双慑人的眸子,此刻紧紧擭着她,无形中禁锢着她的全身,根本无所遁形。

        她甚至更深地觉得,他此刻的表情,其实并不是在等待一个真正的答案,而是逼着她点头,认同他刚刚说过的话。

        她用力咬住唇,“我说了,这只是我自以为是的猜测。我不知道……”

        “所以你刚刚就是那个意思是吗?我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许清知。”

        莫晓娜双手紧握着,一片冰凉。

        几次亲耳听到黎墨说他爱许清知,她再多的耐心,也已经被消耗殆尽。

        “你不觉得你的问题很愚蠢吗?那是你自己的爱情,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爱她?!”

        黎墨眸子微微闪了闪。

        房间一时间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就当莫晓娜以为自己刚刚的话似乎说的太严重而导致黎墨马上就要发脾气的时候,黎墨低沉的声音才又缓缓响起

        “你说的对。”

        莫晓娜疑惑地抬头看他,“什么?”

        黎墨扯了扯唇,坦然直白,“我爱她,我爱的人一直以来都是许清知。”

        莫晓娜眸子克制不住地颤了颤,心底又慌又痛。

        “那我呢?黎墨,这么多年,我到底算什么?你让我爱上你,现在却要把我彻底甩开,不觉得很残忍吗?”

        “关于这件事,我很抱歉,我会在其他方面弥补你。”

        有关莫晓娜不告而别的事情,黎墨没有再提起,尽管知道她的行为是要利用他嫁进黎家,他都没有再提及半分。

        毕竟当初,的确如她所说,是他去招惹了她。

        “在其他方面弥补?”莫晓娜泪眼摩挲,却是悲凉的笑了一声,“你不妨去问问许清知,她会不会因为你的弥补而选择原谅你。”

        黎墨蹙眉。

        “这么多年,你对她怎么样呢?糟践了她这么多年的感情,结婚还让丢她自己一个人,更何况她还怀着你的孩子……是个女人都不会轻易原谅你。之所以能挺到现在,只能说是她许清知能忍……

        但是她是什么性格,你了解,我了解,所有熟识她的人都了解。她不说是不说,但是一旦说出来……她的决定,就一定是任何人和事情都改变不了的决定。”

        看着黎墨难堪的脸色,莫晓娜长叹一口气,满是讽刺,“她不会原谅你的黎墨,倘若她不爱你,你也许还有一点希望,但是她爱你呀,让一个千方百计不择手段不顾他人讽刺都要嫁给你的人说出跟你离婚这种话来……”

        她没将完整的话说完,而是直接转了话锋,“爱你的人,你连一个冷漠的眼神,对她来说都是一把锋利的刺刀。”

        就像她现在的心情一样。

        黎墨阴沉冷漠的脸色猛然变了变。

        “……你好好休息。”

        他丢下一句话,人已经绕过病床朝着门外走去。

        莫晓娜静静坐在床上,眼泪一股股滑到下巴,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

        紧握着的双手,缓缓张开,将身上的被子紧紧攥到了一起。

        --

        黎墨猛然拉开病房的门,一直在门外守着的助理被惊了一下,连忙迎了上去。

        “黎总。”

        “找人好好照顾莫小姐,想要什么都满足她。”

        助理微愣了一下,还是快步跟到了黎墨的身后,“好的,我知道了。”

        两个人乘坐电梯直接到了病房,打开门却发现本应该在床上睡着的人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整个病房,也没看到许清知。

        助理看着黎墨难看的脸色,连忙道“黎总,太太她现在可能在医生办公室里。”

        黎墨转身看他。

        助理被他冰冷刺骨的眼神吓到,“刚不久前太太去过莫小姐的病房,您不知道吗?”

        黎墨眉心此刻已经蹙起了一个明显的疙瘩。

        “她去过莫晓娜的病房?”

        “是啊,当初她非要进去,不过没多久便出来了,说是要了解一下您身体的具体情况,所以去主治医生办公室了。”

        黎墨敛眸沉默了一会儿,眸子骤然一眯,转身又大步离开。

        助理难免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震慑到,连忙追了上去。

        --

        许清知跟主治医生仔细确认了一下细节,几乎跟在病房里的无二。

        她静静地听着,医生说注意事项,她只是沉默点头。

        “大夫,他身上的伤和头,大概需要多久才会彻底好?”

        医生沉默了一会儿,“这个有些说不准,还是要看病人的恢复情况观察之后才能断定。不过你放心,只要好好照顾,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黎先生毕竟还年轻。”

        许清知轻轻点点头,扯出一个淡然的笑,从椅子上站起了身,“麻烦您了,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别客气,这是我的职责。”

        跟医生道了别,许清知便出了办公室。

        刚刚出去没多久,她便看到廊子不远处,黎墨正气势汹汹地朝着这里走了,看到她,脚下的步子似乎更快了一些。

        她神色漠然地停在原地,看着他走到她身边,漆黑的眸子看向她的时候,似乎一直都带着一种狠劲,仿佛随时随刻都要将她钉在哪里一样。

        “你刚刚在干什么?”

        许清知轻声道“跟医生征询了一下你的身体现状,他说你需要得到很好的照顾。”

        黎墨的脸色微微好转了一些,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听说你刚刚去了莫晓娜的病房……”

        许清知扫了一眼他身后的助理,没有否认。

        “嗯。你助理当初拦着我,闯进去之后才觉得不应该,便很快出来了,应该没打扰到她休息,不信你问你助理。”

        这个自然不需要再确认,因为刚刚他也是这么说的。

        有些紧绷的脸终于松了下来,“嗯,所以你打算谨遵医嘱吗?”

        “嗯?”许清知看着他牵着她的手,疑惑。

        “刚刚不是说我需要得到更好的照顾吗?”

        许清知点头,“当然,难不成你还觉得我会害死你不成?”

        黎墨扯了扯,“你知道就好,以后别乱跑,我现在是个病人,浑身上下都是伤,还得满医院找你,知不知道这会延迟我痊愈的速度?”

        许清知轻轻笑了笑,“你跑到莫晓娜病房,就没考虑到会延迟你痊愈的速度吗?”

        黎墨脸色微微一变,看着许清知脸上除了浅淡的笑意便再无其他情绪的样子,牵着她的手也跟着紧了几分。

        “她出了车祸,正好安排到这里,我既然知道……”

        许清知点点头,顺从道“我了解,怎么说都是熟人,看一看无可厚非。”

        黎墨盯着她看了几秒,总觉得她哪里似乎不太对劲。

        “你真的这么想?”

        许清知轻笑出声,“我以前到底有多无理取闹?让你觉得这个理所当然的事情我都不理解?”

        黎墨没说话。

        如果她不笑还好。

        笑的越正常,越是这么善解人意又大度,他便越觉得哪里有问题。

        “行了,赶紧回去吧,省的又要延迟你身体痊愈。”

        许清知说话很自然,但是却不动声色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面带笑容,先行走了几步。

        黎墨站在原地蹙眉看她的背影。

        “黎总?”助理疑惑开口。

        “莫晓娜今天是怎么找到家里的?”

        黎墨突然冰冷开口,助理脸色猛然一变,“……是我。莫小姐今天突然找到了我,我以为您会很高兴见到她……”

        毕竟黎墨跟莫晓娜的事情,怕是整个容城都知道。

        而他,更是在黎墨身边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然而黎墨却突然转头,那样一个清淡冷漠的眼神,惊了他一身的冷汗。

        “我现在结了婚,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都只有一个黎太太。”

        “是,我知道了,黎总。”

        黎墨抬脚离开。

        --

        许清知对黎墨的照顾,事无巨细。

        只是许清知的话似乎少了很多,偶尔说句话,脸上总是带着浅浅淡淡的笑容。

        黎墨心情不好。

        每当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胃里就一抽一抽的疼。

        下午等看着他简单进了点食,她便默默拿起手机,对刚刚进来的护工说道

        “这里就麻烦你了。”

        黎墨马上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你去哪儿?”

        许清知无奈叹口气,“回家啊,我总得吃饭吧。”

        “我让人给你送过来。”

        “我回去还有冲个澡。”

        “这里有浴室!”

        “还有换衣服、”

        “让人给你送过来!”

        许清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认真地看着黎墨,“我不想在医院里吃饭,洗澡。”

        黎墨“……”

        两个人的气氛有点僵持,旁边的护工见状,笑着出来打圆场。

        “夫妻两个感情可真好,不过先生,我看太太现在怀着孕呢,您多让着她点儿,您暂且由我先照顾,一定不会出问题的。”

        许清知笑了笑,“是啊,我现在怀着孕呢。”

        黎墨没再说话,“那你快去快回。”

        许清知轻描淡写地“嗯”了一声,便出了房间。

        回到家,老太太和乔芷兰都在。

        “清知,你和黎墨还好吧?”

        许清知微笑点头,“我总不能跟一个有人闹。”

        乔芷兰放心地松了一口气,“很累了吧,快上楼洗漱一下,我给你做几个菜。”

        许清知的确很累,点点头便上了楼。

        半个小时后,她穿着家居服下了楼。

        乔芷兰虽是正宗的豪门太太,但是厨艺也是真的不错,三菜一汤,许清知吃了不少。

        吃完收拾完,许清知从餐厅出来,看着沙发上两个人,笑道

        “奶奶,妈,时间不早了,还不休息吗?”

        老太太神情有些惆怅地看着她。

        许清知抿抿唇,沉默了几秒道

        “奶奶放心,黎墨现在很好,我有请了最好的护工帮忙照顾。”

        “可是你……”

        “我现在很累,想先上去休息了。”

        许清知看起来的确很疲惫,仔细想想一个孕妇在医院照顾了一天病人,身体的确有些吃不消。

        老太太和乔芷兰终究还是没再说什么。

        许清知完全没有想过,要去医院继续陪着黎墨。

        她有身孕,她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至于黎墨,自然有人想要陪着他。

        【很肥的一章~~月票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