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却道寻常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我自关山点酒

第四十一章 我自关山点酒

        “你这把剑真的很好看。”

        那把剑完整的暴露在了空气中,李休打量着上面的纹络,难得的赞扬了一句,不过下一刻就跟着道:“只是我的更好。”

        “我在说倒悬天的事。”

        慕容天成沉声道。

        “我知道。”

        李休点了点头。

        “殿下不觉得自己的胃口太大了吗?我怕你吃不干净。”

        慕容二爷握着剑向前走了一步,天地间有剑意生成扑面而来。

        醉春风挡在了李休的面前,伸手握住了这道无形的剑意,手掌微微用力,竟是硬生生的将其捏爆而去。

        李休转过身子。

        前方传出了慕容雪的声音:“倒悬天难得一遇,李休,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

        他的脚步一顿,没有理睬径自走向了那道门户。

        他的一只脚迈进了门内。

        慕容天成的眼睛瞬间绽放出一道锋芒,下一刻那把剑飞上了天空,空气中发出摩擦声,像是手掌捏着生硬潮湿的地岩,剑身上生出一只凤鸟,双翼展开,数百米内的房屋燃起火焰,砖石坍塌,石子四射而起。

        聂远身子贴在地面整个人如同一枚利箭射了过来,身化欢迎,夹杂着纷飞的落石自四面八方朝着李休席卷而去。

        景家仅有的一名游野修士剑上泛起青芒,一闪而逝长剑已然脱手飞了出去。

        秦在阳与戴冷言等六位游野强者站在了一起,衣衫翻飞,长街上突然有雨落下。

        这不是老弄堂,况且此刻还在冬季,若是天上会落下些什么那一定会是雪花,而不是雨滴。

        原来是拜阴山的两位长老唤出了森罗鬼神,秦家的修士挥手拍碎了鬼神,飘到了天上,散成了雨水滴落。

        鬼神没有消失,而是和秦家修士的精神连在了一起,这凭空生出的雨水落在地面,然后化成一枚枚细雨黑针向着李休射了过去。

        雨水有万千,且藏匿于黑暗,不润物却无声。

        李休的一只脚仍然在门外,不是他走得慢,而是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

        醉春风看着这一切,地上的裂缝很深,倒悬天里的台阶泛着白光,阁楼内看起来什么都没有。

        他伸出了一只手,天上纷飞的落石便落在了地面一动不动,这只手并未落下,反而向上抬了抬,一股狂风骤起,自他脚下向上席卷,衣衫飞扬直冲云霄。

        这只手握住了那只凤鸟的脖子,然后用力捏住,凤鸟发出一声哀鸣,自空中消散露出了那把剑。

        他的手握在剑上,用力一甩,长剑横飞出去插在远处的墙上,剑身暗淡无光,慕容天成身子踉跄了下,嘴角有鲜血溢出。

        醉春风的身子从空中落下,他的眸子平静,衣衫下摆尚未落地,他的脚却踏在了地面,扬起的不仅是灰尘,还有漫天雨水黑针,数不清的雨水在这一刻仿佛被定格,停在了他的眼前,距离他的身体只差寸许。

        醉春风的长发飞扬,那张脸在月光的照耀下彰显的极为冷冽,跟着他向前迈了第二步,无数雨水倒飞回去,射在墙上与身上。

        秦在阳与戴冷言等人齐齐后退了十余步,衣衫上有着数不清的针孔穿过,几人面色苍白,如金纸,那一双双眼中充满了震撼与恐惧。

        这时候,聂远陡然出现在了李休身后,伸手抓向了那双肩膀。

        他的速度很快,但醉春风更快,他身子一错,就真的像是一阵风,飘忽间出现在了聂远的身后,那只手闪电般的伸出去捏在了其脖子上。

        然后手掌用力,将其甩了出去,摔在地上滑行出去数十米,拖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天地间安静极了,雨水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无数的残骸和漫天的灰尘所带起传入鼻中的烟土味道。

        醉春风站在那道门前,手中出现了一个酒壶,那自然不是绣春风,只是此刻环境简陋也无法要求太高,这酒的味道很清,他伸手擦了擦下巴,耷拉着肩膀,漠然着眉眼。

        “此门,不通。”

        慕容二爷没有在说话,他转头看着自己插在墙上的那把剑,觉得着这一切荒唐极了。

        而此刻,李休已经进了门,站在了倒悬天内,站在了漫长的台阶前。

        慕容雪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强如慕容天成,竟然被眼前这人一手捏爆了剑意。

        她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着,脸色苍白的有些难看,紧咬着嘴唇,同时心中有怨恨与无奈交织着,她也觉得这一切荒唐极了。

        那个人怎么会这么强?

        一己之力行云流水间击退十位游野修士。

        而且他本身也不过只是游野而已。

        那人站在门前,便无人能够跨过去。

        无论是景家,秦家,还是拜阴山的人这时候全都默不作声。

        那是倒悬天,地级倒悬天,更是号称众生皆可入,他们若是进去幸运得到了机缘,也许意味着可以踏足五境。

        这是天大的诱惑。

        为此倾家荡产也不为过。

        但是此刻却无人敢向前一步,甚至无人敢看向那道门。

        “便在此地静静看着,你们的生死,等少爷出来后再谈不迟。”

        醉春风握着酒壶,屹立在这关山之内,轻声说道。

        景如云与秦在阳没有说话,脸上露出了哀色。

        他们知晓自己死定了,因为当年那件事很绝,李来之死了,所以李休一定会杀了他们,但他们不敢逃。

        现在逃,现在死。

        等李休出来,他们死,景家与秦家或许可以活下一些人。

        这不是选择题,因为没有人会傻的将这当做选择题。

        ......

        在踏入那道门之后,李休便看不见外界的景象。

        不过他却并不会担心,因为醉春风很强。

        而且醉春风也真的很强。

        就如同在外界看到的一样,倒悬天内的一切都已经崩塌化作虚无,就只有面前的这一段泛着白光的台阶。

        还有上面的阁楼。

        这是通天的阶梯,因为这些楼梯真的很长,直入云霄,而那座阁楼便在云霄之中。

        那座阁楼便是天。

        李休将披散在肩上的头发束在脑后,迈开步子走上了第一个台阶。

        然后异变突生。

        天地间发出一声轰鸣,长街上小巷口的那座门户轰然倒塌。

        门,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