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却道寻常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更煮沸雪赠予风云某

第四十二章 更煮沸雪赠予风云某

        门就是门,没有其他意思,也没有什么延伸意义。

        它只是一道门,打开的时候可供人通过穿行,关上的时候便阻挡了一切。

        而此刻这扇门关了,不仅关了而且还塌了,成为了废墟。

        这便意味着出不去,离不开,所以倒悬天内的李休深吸一口气。

        长街上的醉春风面色一沉。

        慕容雪抬着头,听着耳边轰然的声音,眼中有一抹讥讽一闪而逝,随后恢复平静面无表情。

        这扇门关了,你李休又要如何出来呢?

        景如云与秦在阳却并未有什么高兴地表情,脸上反而布满了愁云。

        如果李休不出来,那个人一定会杀了他们所有人。

        他们看着废墟门前的那道挺拔的青衫身影,如此想道。

        醉春风没有在意他们的目光,因为他的确是这么想的,倘若那人出不来,那杀了关山所有人。

        他一只手拎着酒壶,微微仰着头看着倒悬天。

        在那里的长阶前,李休迈了第二步。

        这走起来感觉就像是普通的台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迈步之间也没有阻碍,毫不生涩,他越走越高。

        那座阁楼高高在上,彼此间的距离似乎不曾拉近过。

        长街很长。

        高楼很高。

        他迈着步子,突然觉得那双腿很重,眼前渐渐出现了人间山河,万物生息。

        无数的山脉如同云烟一般在眼前浮现,然后掠过,他每走一步便在人间走出了万里。

        李休不记得自己迈了多少步,但他的眼前飘过了半个人间。

        山峰崩裂,河水滔天,人间哀嚎一片,无数凡人跪在地上,向着苍天哭喊垂首。

        人生有百态,生死一瞬间。

        他的耳边传来了数不清的笑声,那是一位王侯手掌千军摧城拔寨。

        那是一位侠客行观不平拔剑万里。

        人间就像一个大戏台子,众生扮演者自己的角色,有一个小丑在台上表演笑场,面具下的双眼泪在流淌。

        生老病死为之常态,李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婴儿,蹒跚学步,踉跄前行,到最后老态龙钟,黄土一堆。

        山上有青草白树,树下有兔子趴伏,天上传来一声鹰叫,然后肥了青草。

        天地万物每一天都在商演和生离死别。

        画面停止,李休的脚步停下,他的身子弯了下去,肩膀也耷拉了起来。

        到头来山河依旧在,人间已不是。

        他抬着头,那座阁楼还在云霄之中,不知何时能够抵达。

        醉春风站在外面,看着李休走到了长梯中央站立不动。

        不知是什么压弯了那双肩膀,压弯了那杆腰。

        李休喘着粗气,额头上有汗水浮现悄无声息的滑落。

        他的脸色却一如往常般平静,那双眸子中的坚韧足以让山河移步,让日月兜转。

        他慢慢直起了腰,想起了曾在老弄堂里说过的那句话,人间值得。

        于是他手指上的那朵小花轻轻转了转,虚空中生出一点涟漪,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开。

        从外界看去整个倒悬天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不停地波动着。

        李休身子变得轻快极了,他的面前还有数千阶梯。

        此处没有风,那朵小花的花瓣却像是随风摆着,好看极了。

        李休抬头看着那座阁楼,然后向上迈了一步。

        倒悬天内发出无数轰鸣,震耳欲聋。

        之前崩塌化作齑粉的山川自然在这一刻竟然自无尽寰宇中生出,李休抬起脚,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漩涡,万千山川自然与无尽星辰化作一点凝于脚下。

        他的脚落了下去。

        万物俱静。

        阶梯崩塌消散,无影无踪。

        他的身体出现在了阁楼之内。

        他迈了一步,便磨灭了万古千秋,踏上了天。

        这一幅画面太过震撼,世上没有言语能够形容这一脚下的星辰万物。

        慕容雪的眸子缩成一点,面色极为惨白,这一刻在她的心里竟有了一瞬间的灰败。

        仿佛站在上面的不是李休,而是自万古内走出的不朽,是真正的不可敌之人。

        醉春风咧嘴笑了笑,觉得义父眼光好极了。

        慕容天成的眼神不停闪烁,面色凝重,袖中的手情不自禁的握成了拳头,插在墙上的那把剑也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

        此刻缺少观众,若是还有其他人在场的话一定会说些震撼了不起,难言所物一类的废话。

        “梅岭后山有一处池塘,不长,不宽,却很深,深不见底。”

        李休站在阁楼之内,脚下的阶梯早已无影无踪,整座阁楼看上去就像是漂浮在半空之中。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阁楼内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个火炉,火炉下面自然摆着炭火,火炉之上放着一个铁壶,铁壶没有盖子,里面煮着清水,天上突然有雪落了下来,不知怎的透过了楼顶的盖子,两片雪花落进了壶内。

        李休坐在了椅子上,在他的对面也有一把椅子。

        那把椅子上坐着一尊骷髅。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取出两个茶杯,将铁壶抬起,将水倒进了杯内,恭敬地摆在了那具骷髅身前。

        他曾在画面中看到一个人对着天空伸出了一只手,整片天空便向上抬了抬。

        那个人想来就是眼前这具骷髅。

        强者总是需要尊敬的,无论是生前或是死后。

        因为那只手搅动过风云,抬起过诸天。

        李休不知道眼前人的姓名。

        他只能煮了一壶沸雪赠了眼前这位风云某。

        慕容雪在外界看着,觉得这举动很是白痴。

        而那尊骷髅却是动了动,他抬起了撑天那只手,握住了茶杯,倒进了自己的嘴里,沸水穿过身子洒在地面。

        然后骷髅便一动不动。

        李休默然半晌,跟着将杯中水喝了下去。

        这是生前人与死后人的举杯,也是万古前与此如今的对饮。

        这便是高山流水。

        这便是我见青山。

        “那里的景色很好,却没人敢去,因为传言塘下住着一条龙,这里有很扯,也很荒唐,但好歹算是个交代。”

        李休重新坐回了椅子,伸出一只手接住了外面的雪花,然后道:“你开了门,我上了楼,可你若一言不发,这算什么交代呢?”

        李休沉默了会儿,又说了一句:“何况你现在关上了门。”

        ......

        ......

        :我真不是自恋,这章写的真好,随便来百八十个至尊,哈哈,咳咳,不扯了,这么严肃的文章我总说些俏皮的话容易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