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却道寻常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虚空中什么都不会出现

第六十六章 虚空中什么都不会出现

        关于这片世界是如何形成的其实自古以来有很多种说法,但究竟是从何而来并不重要,也没有人回去追根究底。

        喝水不忘挖井人这句话终究只是说说而已。

        当你饮下一口清泉,想的只是这水很凉,喝在口中很透彻,又有谁会去想当年是哪个人挖的这口泉呢?

        所以这片大陆叫做无根。

        经过不知多少年的演变与发展,到了如今,无根大陆大致被分为六个区域。

        唐国居中,话,耷拉着肩膀有气无力的走着。

        李休喜欢下棋,所以他的算力很好,以万物为棋盘,以诸事为棋子,便能够算出很多东西。

        所以一个时辰的计算很精准。

        当二人来到藏宝图上所标记的终点之后,时间分毫不差。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

        李休打量着四周,此处有些诡异,梅树被掩盖在瘴气之下,平添了几分妖异。

        天上掉下一张藏宝图并不算奇怪,但你好歹做一下墨迹,让它看起来不要太湿,不要像刚刚写出来的样子。

        他将手中的纸页撕碎,面无表情的对着瘴气之内说道。

        王不二仍然是一副困得要死的模样,很显然他也早便发现了藏宝图的真假。

        既然你们肯定会来,那么墨迹真假如何又何必在乎呢?

        有声音从瘴气后面传出,然后一个人迈步走了出来。

        这张脸很陌生,年纪大概二十四五上下,左耳有一枚耳环,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剑,站在瘴气之后,如同隔着楚河汉界。

        原来是找你的人。

        李休看清楚了他的样子,确定不是长林的人,然后便退了一步,走到了王不二的身后。

        你又如何知晓我们一定会来呢?

        王不二有些好奇的问道。

        骄傲的人永远不想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所以你们一定会来这里杀了我。

        来人看着王不二,然后又看了看李休,道:你们自然很骄傲。

        所以一定会来。

        你们?

        李休挑了挑眉,然后向前迈了一步回到了原本站立的位置。

        我只是吃了一只兔子,用得着杀我吗?

        来人瞥了一眼他,没有搭理。

        知道吗?你这样做很可能会死。

        李休远远地看着他,道。

        王不二揉了揉眼睛。

        也许死的人未必会是我。

        那人话音落下,周围似乎有脚步声响起,然后一个接着一个人的出现在了瘴气之中,他们的左耳带着银色耳环。

        十七个人,算上之前被杀掉的那些一共三十一个人,他们是怎么聚到一起的?

        又或者说这些人到底来自哪个势力?

        我一直觉得这些耳环很丑,而且很没用。

        李休伸手往虚空处握了握,梅花飘下,那里一片安静,自然也没有剑会从里面生出。

        他只是握了握手,像是活动着手臂。

        做运动之前总会热身,此处满是瘴气,剧烈运动后会大口呼吸,所以一定要快。

        自然是杀人要快。

        然后一把剑自李休手中飞出,穿过了一个人的喉咙,瘴气裂开一道缝隙,长剑悄然回到了陈落的手里。

        这是那三式剑招中的第二式。

        第一式名为伤春寒。

        这是第二式,取名踏千秋。

        一剑出,踏遍万水,可回千秋。

        他抬头看着周围的人,有些失望。

        那人看了看死去的同伴,然后双眼眯成了一条线:剑心通明?

        然后他沉默了一瞬,似乎有些明白:怪不得。

        王不二的脚下有太极图浮现,转眼间将所有人囊括在内,这次并未出现八卦,只是单纯的两仪太极,李休抬起的剑又落了下去。

        因为他觉得用不到自己。

        太极崩灭,随后梅林血流成河。

        瘴气内满是尸体,梅花有些鲜艳,那人却站得笔直,太极图轻轻旋转,却无法对他产生影响。

        之前只是说说,但现在你们死定了。

        那人看着李休以及王不二,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看上去有些温和,如沐春风。

        鲜血在地面流淌,天上的瘴气似乎从乳白色变为深色,然后渐渐飘红。

        李休面色苍白,体内元气渐渐凝固,他低头看了看掌心,那里一片粉红。

        他又看了看手中剑,心下恍然。

        长剑穿过那人的喉咙自然需要进入瘴气,那便会沾染一些,这本没什么。

        但瘴气遇到鲜血就会产生变化,这种毒很烈,李休没有防备自然会中招,于是他坐在了地上,闭目养神,灵气悄然运转周身,快速的消除着体内的异样。

        太极消散,八卦图案遍布方圆。

        那人笑了笑,眼中带着欣赏,然后手掐印决,向左上角踏了一步。

        于是八卦覆灭!

        王不二的脸色苍白,脸上有些难以置信。

        禁元?

        李休睁开了眸子,他发现天地间的灵气在这一刻消散一空,休说吸纳入体,便是从体内向外散去都难以做到。

        想来这便是八卦图消失的原因。

        李休看了看王不二,发现他除了脸色苍白之外并没有其他表现,于是再度闭起了眼睛。

        他指上的那朵小花动了动,滞涩的天地灵气再度运转周身。

        瘴气之内,那人看到李休如此模样皱了皱眉,为了对付王不二,他们使用了封禁元气的灵阵图,这代价很大。

        因为这种阵法很稀少,而且很鸡肋,只能对付游野以下的修士,无法限制游野及以上。

        而且制造禁元灵阵图的代价很高,使用起来效果往往和成本不成比例。

        于是变得鸡肋,渐渐无人使用。

        想不到会在今日出现。

        这种阵法的效果很好,此刻方圆百丈内的元气都会被凝固,消散。

        既如此,李休盘膝坐在那里是在干什么?

        装腔作势?

        想要在阴曹生活下去那么一定要信奉一件事,那就是永远不要小看你的敌人。

        他自小在阴曹内部长大,踩着无数人的尸体走到了如今,哪怕对手是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孩子他也不会忽视。

        何况是大名鼎鼎破了三劫之体的李休。

        所以他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然后走出了瘴气。

        玉流云在王不二的腰间晃了晃,他侧了侧身子,迈步挡在了李休的面前。

        我以为这时候你应该躲得远远的。

        他脚步停下,看着王不二,有些戏谑。

        禁元之内,不分你我,如今的你似乎也没办法使用元气吧?

        王不二苍白的脸闪过红晕,道。

        来人沉默了一瞬,道:你们中了瘴毒,而且我的肉体很强。

        他的意思很明显,此长彼消之下,我自然要比你们更强。

        王不二却是紧了紧身上松垮的道袍,用一根皮筋将有些松散的头发束的紧紧地,然后看着他的脸,很认真的道:其实我的肉体,也还可以!

        王不二身上的道袍鼓荡,猎猎作响,握掌成拳挥了过去。

        这一拳平平淡淡,就像是普通人斗殴打架,没有架势,不成章法,所以很好防备。

        那人只是轻轻侧身,单脚前踏,随后一个肩膀撞了过来。

        这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招式,只是寻常武学中最常见的贴山靠。

        不过武学总不能一概而论,寻常的招式杀起人来却未必寻常。

        肩膀贴在胸膛上,正面中了这一击,胸口一定会碎掉。

        那人的肩膀结结实实的贴在了王不二的胸口,他的身子却是侧了侧,然后双脚移动,双手旋转。

        竟然在胸口受力的刹那移开了身子,卸了这股力道,两个人身子错开。

        王不二马步半蹲,单手画圆,摆了个起手式。

        那人向前踉跄了两步,随后停住身子,转身看着王不二,轻轻挑了挑眉。

        太极?

        他甩了甩手腕,双腿发力来到了王不二的面前,右手成掌,如龙惊涛,笔直的拍了出去。

        在炼体修士的世界中并没有太大的花哨,一拳一脚都要求稳准狠。

        越快越好。

        王不二双手抬起架住他的手腕,然后朝后退了一步,身子侧开,顺势而为,将这一掌的力道化于无形。

        那人眉头一皱,手臂猛然二次发力,突破了王不二的双手拍在了他的胸口上。

        梅花落在地面,王不二身子向后滑行十余米,面色苍白。

        太极讲究以弱胜强,以小博大,四两拨千斤,化不可能为可能,这的确很神奇。

        那人看着王不二,继续道:但你我之间的肉体实力差距太大,纵使你的技巧再高明也无法抵抗遮天蔽日的碾压。

        王不二抬手擦拭着嘴角的鲜血,恍然道:原来你是封于修。

        那人的眼中第一次有着惊讶出现,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有些诧异的问道:你如何知晓?

        王不二说道:整个阴曹年轻一代能以体魄之力稳压我的,便只有封于修。

        我应该感到荣幸。

        封于修道。

        阴曹当中优秀的少年有很多,走炼体一道的也有不少,但能够在体魄上稳压王不二的便只有封于修。

        你的确应该感到荣幸。

        王不二歪了歪脑袋,道。

        封于修沉默了一瞬,他没有反驳,因为这话并没有错。

        谢谢。

        王不二看着他,朝前迈了一步,道袍飞扬。

        不客气。

        ......

        ......

        :就这一章,别急着鄙视我,因为这是二合一,人总说什么样的人会写出什么样的字,李休很懒自然因为我很懒,这是两章的内容,但我懒得分章,索性就合在了一起。相信你们不会介意,毕竟作者长得帅,总要有特权不是,一如既往地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