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第一战王在线阅读 - 第81章 【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第81章 【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朴实无华,却很有心意。

        其他礼物都显得不真实,太虚幻。

        我会珍藏起来的。

        林清影心中默默的道。

        旁边林诗雅林峰等人不免口吐芬芳:这礼物还真是贵重啊!你当小时候玩过家家呢?

        对,没错。一定诚意都没有。送礼物可以不昂贵,但必须诚心。像我送给姐姐一条项链,不贵,几千块钱。可是我攒出来的钱买的!

        林耀西和吕萍更是鄙视的看着楚天辰:你还真是有心!成心给清影来丢人了吧?

        哼,还好我们商议了这个决定!

        吕华一家人面面相觑。

        彼此眼里都充满疑惑:为何他们对这位是如此态度?难道

        林清影和楚天辰对视,两人同时开口: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楚天辰听得似笑非笑:你说吧!

        林清影却是想到什么,不禁道:我应该猜到你要说什么了,还是你来说吧。

        楚天辰明白了,林清影这是给自己台阶下,要他自己说出来。

        其实谁说都一样,反正都要离开。

        好吧,那我来说。从今天开始,我将彻底离开林家。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楚天辰说得明明白白。

        这一切都在林清影的预料中,所以她并未表现出多震惊的一面。

        林清影重重的点点头:嗯,我同意!以后我们两个都是单身!祝你找到你的幸福!

        楚天辰只是笑笑。

        尽管不是林清影宣布的,可听到楚天辰主动说离开林家。

        林家所有人都露出欣慰的笑容:这个扫把星终于要走了。

        轰!

        听到楚天辰宣布这样的决定,程野龙等人以及吕华一家人简直是五雷轰顶啊。

        林家在做什么?

        这位大人宣布这个决定他们竟然这么开心?

        看林耀西的那张猪腰子脸都成一朵花了

        林家你们知不知道自己走上了怎么样一条路啊?

        俞俊杰站在傅采媞旁边,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戏谑的看着楚天辰二人。

        采缇我们不会这样的。

        俞俊杰下意识的道。

        傅采媞冷笑一声:那你能解释下那天是怎么回事吗?

        我

        另外一边。

        生日祝福我送到了,我要说的也说了,我该离开了。

        楚天辰转身就要离开。

        慢着。

        林清影上前拦住了他。

        哦?直说吧。

        楚天辰笑笑。

        林清影冲后面喊了一声:诗雅把东西拿过来!

        林诗雅一手提着密码箱,一手提着包来到楚天辰面前。

        啪嗒!

        林诗雅在旁边的桌上将密码箱打开,里面钞票闪耀夺目。

        这里有一也有三话,只是静静的看着。

        不过命运就是这样,是你的,永远是你的,怎么都跑不掉。不是你的,你再努力也没用。

        俞俊杰说出一番自认为很有哲理的话。

        傅采媞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美眸中闪过一丝困惑:你好像在暗示我?

        没有,哪有的事情。

        俞俊杰立马道。

        傅采媞觉得有点奇怪,以前的俞俊杰不是这样。

        与自己的交往中,总是压她一头。

        尤其身上那股气势和自信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可现在俞俊杰好像成自己舔狗了?

        傅采媞没来得及多思考,场中情况骤然发生变化。

        哈哈哈

        楚天辰突然狂笑几声,吓得全场颤栗。

        嗯?你笑什么?

        林清影不解的看着他。

        其他人也是如此。

        嗤啦!

        楚天辰没说话,当着林清影等人的面,直接把房屋合同以及八份工作合同撕成碎片。

        哗啦!

        楚天辰顺势一抛,碎片飞舞,犹如雪花般飘落。

        轰!

        林清影脑中轰的一声,犹如晴天霹雳。

        楚天辰咧嘴笑了笑,抓起密码箱,也是往空中一抛。

        密码箱里的钱币飘飘洒洒,散落在会场的每一个角落里。

        这点钱你还是好好喂林家的几条狗吧!那几条狗更需要!

        楚天辰朗笑几声。

        语不惊人死不休,楚天辰做出这一系列举动和说出这句话后。

        全场陷入一片死寂,寂静到落针可闻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