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拽女婿在线阅读 - 第525章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第525章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小超挣扎着,劳斯先生露出了他狰狞的一面,硬往小超的嘴里把药丸填了进去!

        不止是一颗,而且是两颗!

        顷刻之间,小超立刻老实了,头耷拉下来,好像死人一般!

        劳斯先生把已经昏迷的小超放到了一个木板床上,然后戴上了手套就要动手术。

        “劳斯先生,没问题吧?”

        刘三期不无担心的说道。

        “您放心,这种药丸是我研制的,无色无嗅无毒,对耳朵的治疗效果是非常好的,一般的病人我给吃一颗,为了效果更要好一些,我给他吃了两颗!”

        劳斯先生的话,人们听着都有些别扭,这不是把小超当成了小白鼠了吗?

        “刘大师,您放心!劳斯先生就是坑蒙拐骗,也不能万里迢迢到我们华夏国来,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滕志飞在安慰着刘三期。

        “腾先生,您说的不对,只要给钱,除去路费,稍有盈利,我就会来的,在我们米国,医疗行业更不景气,养家糊口都很难!”

        劳斯先生倒也实话实说,滕志飞一脸的黑线,这样说来说去的,不一会就露馅了吗?

        劳斯先生正要要对小超下手的时候,小超突然嘴里冒出了白沫,身体在抽搐着。

        “这是怎么了?”

        刘三期是大惊失色,他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孙子,跟自己的眼珠子差不多!

        “不要着急,没什么,这是药物的正常反应!”

        劳斯先生不慌不忙的,人就我行我素,拿起手术刀就要动手术。

        “小超没气了!”

        旁边的阿姨疾呼道。

        再看小超脸色蜡黄,半边脸都淹没在那些白沫之中。

        “你特么的到底行不行啊?小超!”

        刘三期扑倒了小超的身上是嚎啕大哭。

        “劳斯先生,怎么回事,你怎么把人给治死了?”

        滕志远也有些害怕了。

        “这是医疗事故,不关我的事,这种医疗事故的几率是很低的,遇到这种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劳斯先生遗憾的耸了耸肩。

        “去你麻痹的!”

        独狼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挥手给了劳斯先生一拳。

        “你们干什么,太暴力了,我要控诉你们!”

        劳斯先生的眼镜片被打碎,他在地上摸着眼睛。

        滕志飞看到大事不好,这小子是狡猾大大的,赶紧的脚底下抹油,溜之大吉!

        “小超,都是爷爷不好,为什么要相信这个外国人?”字<更¥新/速¥度最&駃=0

        刘三期是痛心疾首,哭的几次要昏厥过去。

        任健没有说话,他来到了小超的跟前,在他头上百会和太阳穴一个大穴道点了几下,任健把手伸到小超的喉咙里探了几下,小超哇哇的吐起来。

        吐出的东西就跟屎一样,臭气熏天。

        阿姨把这些东西打扫完毕,小超脸色渐渐的红润,他醒过来了。

        “谢谢任先生,都是我有眼无珠,崇洋媚外,差点把小超毁在我的手里!”

        刘三期气坏了,朝着劳斯先生就是几脚。

        “不要打我,是滕志远请我来的,他给了我一笔钱,告诉我,只要是敢给病人治疗就行,后果不用我管。

        我只是米国的一个社区医生,也就是打针输液,其他的我也不会。”

        劳斯先生倒也实话实说。

        也没有管他的了,任健坐在了小超的跟前,小超眨巴着眼,惊恐的看着任健。

        “小超,不要害怕,叔叔一定会给你治好的。”

        独狼拿过药箱,任健拿出了银针,小超看到亮闪闪的银针,吓的坐起来就要跑,被刘三期一把摁在了床上。

        “小超,别动,要听话,叔叔给你治病!”

        任健在小超的耳朵和脸上的几个大穴道给他下针,然后缓缓的输入真气。

        小超的身体渐渐地放松了,躺在了床上,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大约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把银针下完,可是没有见到明显的效果。

        周围的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大声的喘气,唯恐惊扰任健专心致病的氛围。

        任健把两粒丹药给小超吃上,然后把银针拔下来。

        小超躺在床上,眼睛变的明亮了许多。

        “爷……爷爷……”

        虽然声音不是很清楚,但是人们听清楚了,是小超在叫爷爷!

        “哎……”

        刘三期答应着,顿时泪奔,此刻他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刘大师,小超还需要锻炼,以后我还要给他施针两次,现在小超的听力和说话的能力只有百分之六十,一个月之后就能跟正常人差不多了。”

        任健说道。

        “谢谢,任神医!”:

        刘三期直接双膝跪倒,在不停的磕着响头。

        “刘大师,不要这样,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还得求刘大师给我们帮忙,珠宝展销会的作品,我们还没有,现在离着展销会的时间只有四五天了。”

        这是最主要的事情,任健毫不含糊的提了出来。

        “任神医,您放心,我刘三期说话还是算数的。

        现在我已经构思好了一件作品,就是我不吃不喝,也要在珠宝展销会开展之前做出来!”

        现在让刘三期做什么都行,他是信心百倍!

        “好,就这样说定了,我们立即给您运来一块上好的玉,您马上给我们做作品。”

        任健也非常的高兴,总算精力没有白费。

        “刘大师,上好的玉马上就送到您的府上,您辛苦了!”

        韩春晓笑的是春光灿烂,这一次珠宝展销会赚大发了,刘大师的作品,谁不买他的帐啊!

        劳斯先生看到小超在地上活蹦乱跳,并且会说话了,能说出很多简单的词语,他是感到非常的惊奇。

        “任先生,病人好了?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您是怎么治好的,我要跟您学习医术!”

        劳斯先生还有锲而不舍的学习精神。

        “你看着哪儿凉快到哪儿待着去!”

        独狼推着他,就要把他推到外面去。

        “不要赶我走,我要跟着任先生的学中医!”

        劳斯先生在声嘶力竭的喊道。

        “独狼,不许这样对外国友人,他学习我们华夏国的中医,很好啊,我们的中医就可以到国外发扬光大了!”

        其实,劳斯先生学习中医,任健不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