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非洲酋长在线阅读 - 203.咱的斑马在路上(4/10)

203.咱的斑马在路上(4/10)

        妮可不爽的沿着河流往下走,老杨追上去说道:“别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你跟他们不是圈子里的,以后别接触就好。”

        “不,我在为娜塔莉难过,她怎么能觉得拍摄这样的照片无所谓呢?我了解艺术,我接触艺术,可那两个摄影师不像搞艺术的人。”妮可落落寡欢的说道。

        “你不了解娜塔莉,”她又说道,“因为某些原因我曾经多次转学,这样总是不能融入新环境,同学很多、朋友很少。娜塔莉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在中学认识,她帮过我许多忙,也保护过我,我爷爷曾说她是个女侠客,可是现在她不是这样子了。”

        “这就是时光和环境的力量,它们不言不语,却能将两个好友变得形同陌路。”杨叔宝轻声安慰道。

        “娜塔莉变化太大了,大学时期还不是这样,现在我在她的身上已经看不到曾经的特点了,阳光、坦诚、硬气、桀骜。”

        越说她的情绪越失落,背影逐渐寂寥。

        激荡的河水冲撞在石头上变成浪花,它翻腾而起拍打在岸边延伸出来的草叶,草叶被拍的弯曲,但浪花退走它又会倔强的伸展起来。

        看到这一幕妮可不走了,她停下怔怔的说道:“刚才她那么说话我以为只是在搞怪,或许不是。”

        杨叔宝挺心疼的,他上去握住妮可的手问道:“你们很久没见了?”

        妮可摇头道:“一年多没见,但我关注着她的fb和推特,上面内容的风格变化不大,顶多有时候炫一些奢侈品而已,所以她不该突然变成这样。”

        杨叔宝说道:“或许她还有别的fb和推特,你关注的那个上面记录的只是她想让某些熟人看到的东西。”

        妮可想了想说道:“谁知道呢?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或许娜塔莉受过什么打击变成这样了,你知道的,生活在德班那样的大都市总会遇到许多意外,我对她的关心还是太少了。”

        说完这话她的情绪又好转起来,然后她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又抬头狐疑的看杨叔宝的脸。

        老杨扭头不去看她。

        湍急的河流里响起哗啦哗啦的声音,马仔适时的追了上来,它顺着河水跑下来站在旁边盯着两人看,大耳朵不动弹了,看起来不太高兴。

        妮可急忙抽出手说道:“这河马的眼神好怪,怎么、怎么好像是来抓小三似的?”

        杨叔宝解释道:“你乱想,河马视力很差,它们看不清稍微远点的东西,为了看清它们会努力去看,所以会让人感觉它们好像过分关注什么事似的,其实并没有。”

        马仔快走两步扭身将屁股对准两人,它哼哧哼哧两声开始拉便便,同时剩下的尾根飞快转动,这是想要施展飞屎攻势。

        可惜它尾巴当初被雄河马给弄掉了,此刻无法施展大招。

        发现这问题后马仔跑上来走到杨叔宝跟前拉便便,这样老杨明白了,小东西就想恶心自己呢。

        妮可误会了,她忍俊不禁的说道:“是不是我们走的太近了,你的宠物吃醋了?”

        杨叔宝说道:“这不是宠物,这是野生动物。”

        不过妮可的话很有道理,马仔确实吃醋了,但应该不是吃妮可的醋,而是最近老杨没有过来照顾它、陪它玩,它不高兴了。

        杨叔宝蹲下给它按摩,马仔哼哧哼哧叫了几声,它往前走了一步,最终又退了回来继续享受按摩。

        妮可目瞪口呆:不对劲,这不是河马,这是个小浪蹄子。

        因为雌狮的配合,十组照片用了不到一个小时拍完了,这还是娜塔莉换衣服花费了一些时间的缘故,否则拍照片的事也就半个小时。

        胡安将两万块一分不少的交给他,又额外多给了他两千块,说道:“以后我们有类似的拍摄生意还来找您可以吗?”

        “可以。”老杨满口答应,有钱不赚王八蛋。

        “这两千块是保证金,你以后别接其他摄影的生意,做我们的独家。”

        老杨立马把两千块给退回去了,当我傻呢?

        胡安苦笑道:“这钱你留下,但是如果有档期冲突的时候,我们优先行吗?”

        “这个可以。”杨叔宝点头,“我这边不光可以拍雌狮的写真,还有雄狮、大林羚、扭角林羚、各种野鸟、蜜獾甚至岩蟒,其中野鸟里面有情侣鹦鹉和猛雕,全方位能满足你们需求。”

        两个摄影师惊呆了。

        妮可乘坐mpv离开,杨叔宝想跟她升华一下友谊,可惜她要跟娜塔莉好好交流一下,暂时不能留在保护区里。

        拍摄活动结束,妮可没有留下,老杨继续去种树。

        傍晚时候他目送又一波送果树的运输车离开,然后看到车子在路上行驶了一段距离后停下了。

        公路上还有其他车子行驶,断断续续的它们都停在了一个路段上不知道在干嘛。

        杨叔宝正在奇怪车子为什么停在一个路段,这时候一只信鸽飞了回来,是麦森发过来的鸽子,信囊里面有一封短书:斑马群过马路,一起去看热闹。

        看了这行字他猛的明白,车子停下的路段有斑马群出现。

        见此他对约翰喊道:“快上车!开车不等人了!”

        约翰莫名其妙跳上车斗:“城主,干、我干啊!”

        偏三轮一个甩尾,他差点被甩出车子去。

        上路之后车子稳定下来,约翰顶着风问道:“城主,干什么?”

        杨叔宝说道:“前面路上有咱们的斑马群,得把它们给弄回来。”

        他的视力远超普通人,上公路后他隐约看清了前方路上的情况:一个斑马群在路上晃荡,它们大模大样的截停了道路,所以车子被逼停下。

        不过车主们并不在意,他们没有驱赶斑马群,而是拿出手机拍了起来。

        南非野生动物多,但在公路上开车碰到斑马群的机会不多。

        而且这些斑马和寻常斑马不一样,它们全身上下都有斑纹,耳朵很大,跟驴耳朵似的支棱着,另外它们喉咙部位的皮肤下垂像个皮袋子似的,这叫喉袋,常见于一些鸟类比如鹈鹕身上。

        看清它们的样子,杨叔宝顿时大为欣喜,他开车冲入车流中喊道:“让让,让让,各位请让一下,我要带我家的斑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