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非洲酋长在线阅读 - 235.原来是巨獭(月票1100)

235.原来是巨獭(月票1100)

        汤姆森的话印证了杨叔宝最近的推测:大黑小黑不是狗!

        起初警察们解救下两只小崽子将它们认定为狗的原因是案犯虐狗虐猫,家里养着狗,而这两只小崽子当时很幼,确实跟狗崽相似。

        特别是它们的毛色、它们的大伊巴、它们的小短腿、它们jio上长有脚蹼,这些特征跟黑色拉布拉多犬简直一模一样,南非的警犬多是拉布拉多犬,故而警察们将它们当做是拉布拉多犬的小崽。

        可是拉布拉多犬有个标志性的大耳朵。

        杨叔宝将它们带回来后喂养了大林羚奶,小崽子长得很快,它们脑袋长大、身体长粗、尾巴变长,可就是耳朵没变大,耸立在脑袋上一丁点,跟安了个妙脆角似的。

        再就是它们喜欢嘤嘤嘤的叫,拉布拉多犬很安静不喜欢叫唤,即使偶尔叫一声也会嫩嫩的汪汪声。

        他有所猜测大黑小黑可能是鼬科动物,但不确定它们属于哪一类,黄鼠狼、水獭、獾都有可能。

        听了汤姆森的话他问道:“你确定它们是水獭?”

        汤姆森信心十足:“当然,它们就是水獭……”

        说着他伸手掀起小黑的脖子看去,小黑成长一些后体色不再是纯粹的黑色,它的下颚、喉部、胸部地方出现了黄色斑点。

        见此汤姆森补充道:“它们可能是巨獭,栖息地在南美洲亚马逊水域,因为皮毛特别珍贵被叫做毛皮之王,你从哪里得到的?”

        “巨獭?就是亚马逊河狼吗?”罗琳好奇的问道,“你不会看错吧?南非怎么会有巨獭呢?或许是小爪水獭?”

        汤姆森对女人有着超强的兴趣,他就像雌孔雀面前的雄孔雀一样开始卖弄风骚:“绝对是巨獭,你知道的我是美国人,我们距离南美不远,大学时候我们社团组织过针对巨獭的救助活动,所以我见过它们许多照片。”

        “南非能看到的水獭确实应该是小爪水獭,但这不是小爪水獭,你看它的皮色,多漂亮的亮黑色,对吧?小爪水獭全身是亮赭色至暗棕色,可没有这么漂亮。还有它们的个头,它们还是幼崽呢就已经跟个小狗差不多了,小爪水獭长不了这么大,只有巨獭能长这么大。”

        看到兄弟让人家捏着头,大黑很生气,它深吸一口气往后缩了缩脑袋,努力使劲蹦跶起来想去咬一口。

        可它太小跳不起来,一番发力相当于探了探头,就这么点效果。

        几个人笑了起来,汤姆森放下小黑说道:“看它的脾气,攻击性这么强的也就巨獭了,罗琳刚才说过了,它们是亚马逊河狼,能在河里狩猎水蟒和鳄鱼!”

        “这么猛?”众人被唬住了。

        汤姆森郑重的点头道:“成年水獭在南美洲的河里就是一个小霸王,可惜它们遇到了人类这个天敌,因为拥有华丽的皮毛,它们被捕杀到了濒危地步,唉。”

        一边叹气他一边偷瞄罗琳,看看有没有吸引到女神的关注。

        他女神也在偷瞄,偷瞄杨叔宝。

        老杨抱起大黑小黑把它们送回屋,然后热了热冰箱里的大林羚奶喂它们吃饱,大金毛厚着脸皮想来蹭一口,杨叔宝瞪了它一眼,它闷闷不乐的趴下了。

        大黑小黑却很有良心,它们两个趴在碗沿上舔了一会牛奶,最后剩下一些不喝了,跑去趴到大金毛的脖子上嘤嘤嘤的叫,大金毛乐颠颠的混了一口。

        保护区里没有合适的场合招待这么多人,全进彩钢瓦房也不现实,这房子承重力很差,大家伙挤在一起容易坍塌。

        于是他喊上众人去快餐厅吃饭,然后琢磨着自己得弄个棚屋了,否则来了朋友客人连个招待的地方都没有。

        因为成功解救了一批流浪动物,而且他们还制裁了一伙犯罪分子,众人兴致高昂,一进餐厅就开始喊:“酒、上酒,今天太高兴了。”

        一看大生意上门,麦森高兴的嘴都笑歪了,他亲自出来迎接:“我是本店的经理理查德-麦森……”

        “行了都是自己人。”杨叔宝从后面挤进来说道。

        看到他后麦森使了个眼色,两人到了私下里他问道:“你给我带来的客户?你请还是他们请?”

        杨叔宝说道:“我请吧,他们今天等于帮了我一个忙。”

        麦森顿时大失所望:“那我不能宰你们了。”

        杨叔宝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要诚信经营呀,你得把这店做成一家百年老店,传承下去。”

        “我还能再活九十八年?”麦森一脸狐疑。

        “蠢,你可以传给儿女,儿女传给孙子外孙子之类,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你才蠢,我这辈子不会有孩子了……”

        “不育啊?”

        “丁克!”

        “喊那么大声干什么?你心虚啊?再说,其实你已经有了。”杨叔宝看向正在跟一块咬胶较劲的哈士奇。

        “我相信我能把它给送走。”麦森微微一笑,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得知老杨请客,麦森很讲义气的亲自下厨,得知罗琳和凯乐迪在葡萄牙留学过,他做了几道葡萄牙菜。

        看到一盘炭烤沙丁鱼搭配着红酒上桌后,凯乐迪兴奋的鼓掌说道:“老板对葡萄牙菜真是有研究,太棒了,这道菜让我想起了纳扎雷的时光,我在那里避暑的时候天天这么吃。”

        “但吃鱼不是应该跟白葡萄酒搭配吗?”汤姆森说道。

        这话点到了凯乐迪的痒处,他立马说道:“但在葡萄牙菜系里,特别是在纳扎雷就是用炭烤沙丁鱼搭配红葡萄酒。想想吧,一盘只撒盐的炭烤沙丁鱼搭配一瓶红酒,舒舒服服下肚后迷迷糊糊的躺在沙滩上眯一会,上帝,太美了!”

        “我提议,为了美好的生活干一杯!”

        “耶!”

        “必须干一杯,为我们今天拯救的生命和打击的犯罪行为干一杯!”

        “我提议也为杨先生干一杯,他接纳了所有的狗和猫呀,真是个大善人。”

        “我提议我们要为杨先生做点什么,不如这样,既然他接纳了狗狗和猫咪们,那我们负责它们的伙食吧,让我们为他的保护区做一次募捐活动?”

        一听这话杨叔宝激动了,他用赞赏的目光看向发起这项提议的罗琳,并将酒杯举的老高。

        感受到老杨目光中的欣赏与感激,罗琳嫣然一笑继续开炮:“我先捐为敬,一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