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非洲酋长在线阅读 - 378.富婆和贵宾(月票26+)

378.富婆和贵宾(月票26+)

        观光直升机再度缓缓飞来。

        为了防备枪击,直升机飞的有点高,这样它就得减慢飞行速度,否则无法精确定位进行正常的药剂喷洒工作。

        另一个直升机门口打开了,有个壮汉在操作一支高压喷头,直升机开的太快那带来的气流会给他带来致命危险。

        从一两百米高的地方跌下来,怕是稍微发酵一下就能做肉酱了。

        开直升机的是一名络腮胡白人,他咀嚼着口香糖喊道:“博拉法,这次你放杀虫剂的速度得快一些,这玩意对剂量有需求,剂量不够那灭草效果很差,刚才你放的太慢了,估计我们得重喷一遍。”

        博拉法不悦的说道:“我有数、我有数,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你好好的开飞机就得了。”

        络腮胡耸耸肩又稍微降低了一段距离,他对直升机的防御力有信心,普通冲锋枪和步枪仰射后即使能打到飞机底部,但动能很微弱,不可能打穿直升机。

        一个阴影从他头顶掠过,络腮胡很机警,他立马喊道:“博拉法,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刚才好像有一只大鸟飞过去了。”

        博拉法不耐的说道:“你在怕什么?伙计,我说你胆子怎么这么小?我们开的是飞机,别说来一只大鸟,就是来一只风神翼龙又能怎么样?”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被螺旋桨给搅碎,机翼控制平台显示机器扫到了东西,不过对正常飞行没有影响。

        络腮胡本来想提一嘴,可是他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同伴是个有躁狂症的混蛋,这样他懒得多说,摇摇头控制好操纵舵稳稳的往前飞。

        控制平台接着再度显示机翼扫到了东西,接二连三的扫到东西,导致旋转频率有些改变。

        络腮胡准备调整一下飞行高度,他猜测可能是螺旋桨周围的负压将某些来不及躲闪的鸟给吸进去了,钢铁机翼在高速旋转下锋利如刀,不管碰到什么鸟都会将之搅碎。

        直升机正要爬升,可是控制平台突然响起了蜂鸣声!

        玻璃房吓了一跳,他慌张问道:“我了个上帝,怎么回事?”

        络腮胡满脸震惊:“这、这不可能!”

        “怎么回事?”

        听到同伴的吼声,络腮胡迅速收回心神,他惊声叫道:“螺旋桨中控台的温度突然升高了。”

        “什么意思?”

        “蠢货,意思有很多种,比如马达转动故障、比如螺旋桨着火、比如……”

        “我不是来听你讲课的!你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差错!”

        被同伴接二连三的吼,焦急的络腮胡压不住脾气了,他也回头吼道:“我自己都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我怎么告诉你?!坐稳,我们要赶紧降落了!”

        直升机侧身快速降落,控制平台的蜂鸣声越发急促凄厉。

        博拉法震惊的说道:“我的个老天爷爷!直升机着火了!”

        “不一定,也有可能……”

        “可能个屁!快点降落,我已经看到火苗烧过来了!”

        汽油从直升机顶盖往下流淌,火焰如蛇般追了上来,蜿蜒而炽烈、迅疾而凶残!

        还好直升机不会喷气飞机,它的高度低且降落条件要求更低,正好前方就是公路,络腮胡麻利的操作直升机在公路上落下。

        直升机还没有完全落地,络腮胡便抢先跳下,他落地的时候很有经验的来了个翻身,接着没有起身而是连滚带爬的往外跑。

        机翼还在飞快旋转,呼啸的狂风将他脸皮吹的生疼。

        汽油带着火焰流淌进了机舱中,络腮胡踉踉跄跄的跑到博拉法身边叫道:“怎么办?怎么办?”

        博拉法喃喃道:“鬼才知道怎么办!”

        一辆汽车开了过来,车窗探出人来喊道:“直升机要爆炸了,快点跑啊。”

        博拉法和络腮胡下意识想上车,可是车子先前一步加速离开,两人气的一个劲的破口大骂,骂了一会又赶紧跑。

        一旦火焰燃烧到了油箱真的会爆炸!

        直升机内饰里面富含木制品、橡胶和塑料,火焰烧进去后势头更狂了,而且直升机的螺旋桨一直没停,大风加大火,这跟奸夫遇荡妇一样,倒是般配!

        杨叔宝开着车拉开距离,然后趴在窗口安静的看篝火。

        这直升飞机肯定废了。

        燃烧的飞机惊动了警察局,本森警官带着灭火器开车疾驰而来。

        到了现场后他提着灭火器下车然后就懵了:这是一架燃烧的直升机啊,自己手里拎着的车载小灭火器顶个屁用。

        他掏出手机打火警电话,消防队那边正在出警,小城里头有一处贫民窟失火了,他们走不开。

        博拉法也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铁兽二号人物巴比特福打电话。

        巴比特福接到电话后很不满:“直升机着火了?燃烧起来了?见了鬼,什么时候你们还跟我开玩笑?什么?不是开玩笑?那直升机怎么可能着火?!”

        半个多小时后,一辆奔驰suv飞奔而来,这时候直升机已经烧嗨了,即使消防车到来也没用,它已经烧得只剩下骨架了。

        但现在的航空工具防爆炸工作做的很好,直升机已经烧成这样了愣是没有引燃油箱,没有爆炸。

        这样风险一直存在,本森警官忙活着将驻足看热闹的车子和行人驱赶开来,他想拉一条警戒线,可是他也怕死,不知道把警戒线拉在多远合适,于是便驱赶看热闹的人继续往后退。

        看到那台霸气的奔驰大越野,杨叔宝嘿嘿笑着准备看热闹。

        奔驰没有停下,它驶下公路绕过了直升机开了过来,车门推开,一个前凸后翘的大龄妇女下了车:富婆艾蔻-米切尔!

        艾蔻奔着杨叔宝来的,她下车后摘掉墨镜露出优雅的笑容:“我老远看到你了,这里怎么回事?怎么有一台直升机在燃烧?”

        杨叔宝说道:“我不知道,可能是搞什么行为艺术?”

        奔驰大g上又下来三个白人,其中一个男子纳闷道:“搞行为艺术?这也太前卫了吧,不过确实有可能,这叫火焰艺术是吧?不过我从没见过用一架直升机搞火焰艺术的人,真舍得下本钱呀。”

        艾蔻对杨叔宝挤挤眼睛露出个风情十足的笑容,说道:“杨先生,正好在这里相遇了,来吧,我给你介绍一下,今天我带来了三位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