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非洲酋长在线阅读 - 401.兄弟单位(月票39+)

401.兄弟单位(月票39+)

        好消息接二连三。

        保护区河流改道成功后,三月底,吴晨杰给他打了个电话:“嘿,老护兄弟,我们救护站跟你们保护区结成对子,就是成为兄弟单位了。”

        杨叔宝心花怒放:“这敢情好呀,什么时候带梅林院长过来看看,现在我的保护区又有一些变化,物种更多了,生态链更丰富了。”

        吴晨杰说道:“这两天我们就要过去,救护站刚得到了一批犀牛,白犀牛。”

        杨叔宝问道:“北部白犀牛吗?”

        吴晨杰叹气说道:“你想什么呢?它们已经灭绝了,这肯定是南部白犀牛。再说了,咱这里是南非,即使北部白犀牛没灭绝也不会出现在南非。”

        杨叔宝也叹气:“我这不是问问吗?万一侥幸存在呢?”

        犀牛分为白犀牛和黑犀牛,但白犀牛并不白,黑犀牛也不黑,二者之间的区别在于体型,白犀牛比黑犀牛大许多,最大的能有三吨半,也更要聪明,脑袋有三百六十克。

        当然这个聪明是相对的,毕竟三百六十克大脑跟三千六百千克的体重之间比例悬殊。

        之所以会有黑、白犀牛这样的称呼,主要是因为荷兰语命名问题。

        早先犀牛是以荷兰语命名的,白犀牛的嘴巴宽且粗壮,荷兰语将之叫做宽嘴犀牛,可是这个词的发音在英语中近似于白色。

        于是后来英国人来到南非后问土著,这个犀牛叫什么?土著用荷兰语发音,英国人用英语来翻译,就这么叫做白犀牛了。

        相对来说白犀牛数量多,黑犀牛数量少,只有三千头左右,要更珍贵一些。

        白犀牛数量虽多却同样是相比之下显得多,它们如今已经不足两万头。

        救助站这次要送来的白犀牛数量颇大,总共有一百一十头,这是八个白犀牛群,是政府抓捕后送来救助站进行割角处理的。

        以前割断犀牛角后,救助站会将犀牛们送归原栖息地或者更安全的保护区。

        现在梅林站长对杨叔宝的保护区更有信心,于是决定送到这边来。

        数量巨大,杨叔宝却没有压力。

        白犀牛是犀牛中唯一完全食草性的物种,它们喜欢啃草吃,保护区别的没有,就草长得丰沛。

        这一个月来,杨叔宝不断给一万英亩的新土地施展甘霖术,整片区域平均施展甘霖术足足两次,野草虽然长得不如老保护区那么茂盛,却也已经很可观了。

        施展过甘霖术后,这些草长得依旧碧绿,随着草原上整体变黄,保护区地带成为了对动物们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每天都有角马群、跳羚群到来。

        不过这也引发了一些怀疑,狮群研究小组对保护区的变化惊叹不已,多丽丝来告诉杨叔宝,说他们下一个课题准备研究保护区。

        老杨顿时吓尿了。

        他天天固守保护区忘记这回事了,保护区草原的变化确实很引人注目。

        于是之后几天他开始往外施展甘霖术,每天开着大脚车在保护区边缘地带逛游,同时对外面地区施展甘霖术。

        四月上旬,救助站的运输车终于来了。

        这次队伍可是浩浩荡荡,一百多头的白犀牛,最大的一个就有三吨体重,梅林雇佣了十二辆运输车才把它们给全送过来。

        看着沉甸甸的庞大运输车,杨叔宝有些犯难了。

        车子重量太恐怖,保护区的沙土路压根就承受不住运输车的压力,这十二辆车来回开一遍,沙土路肯定会被碾压成烂泥路。

        他让车子先停靠在公路边缘,然后给知识和老杀手使眼色:“给大家伙分一下水果,这都是朋友。”

        知识跟一头充满活力的小鹿一样跑前跑后,他将水果递给司机们。

        他很有心眼,知道现在水果价值大,于是就挑一些品相差不好卖的送给司机吃。

        老爷子拦住了他,把水果换成了最好的。

        知识小声说道:“爷爷,这些能卖钱呀,白白送给他们太可惜了。”

        老爷子摸摸他的头微微一笑:“我们这是在钓鱼,明白吗?你要想钓到鱼,就得舍得下饵。”

        知识满头雾水,老侠客只好进一步讲解道:“这些司机都是我们的潜在客户呀,如果他们回去的时候都买一些水果,你说我们今天营业额……”

        少年恍然大悟,跑的更积极了。

        这些水果味道没的说,司机们本来只是客气的接下,有的司机对水果无感,推辞了一下仅仅礼节性接受了一两个。

        当他们闲着无聊真啃了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不是对水果无感,而是对烂水果无感。

        “该死的,这橙子口感也太好了吧?水怎么多?”

        “嘿,伙计,给我那个芒果,我喜欢芒果。”

        “尝尝这个,这种李子又脆又甜,简直不可思议。”

        司机们讨论着水果,杨叔宝跟梅林站长、吴晨杰讨论怎么驱赶白犀牛进入保护区。

        梅林站长说道:“你的保护区草势很好,将它们送来是正确的,可是基础设施怎么这么差?连一条水泥路都没有?”

        杨叔宝摊开手无奈的说道:“你们看到了,我的保护区面积增加到了一万两千英亩,这可是接近五十平方公里的土地,我全靠社会捐助和自己掏腰包来收拾,哪有那么多钱去修一条水泥路?”

        梅林站长连连摇头,她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我代表我们梅林家族为你的保护区捐一条水泥路吧。”

        杨叔宝一愣:“啊?”

        梅林站长虽然是个女人,可却是一名女强人,雷厉风行。

        她说完这话立马去打电话,然后三下五除二敲定了这个计划。

        回来后她若无其事的说道:“我让我的财务助理卖掉了开普敦的一座别墅,反正我也不去住了,这别墅价值一千四百万左右,应该足够修起一条可观的水泥路了。”

        杨叔宝尴尬的笑道:“我手头上还有一些钱,要不然您别卖房子里,梅林站长,您帮我的地方已经够多了,这条路我自己来搞定吧。”

        梅林站长说道:“你的钱留着投资保护区吧,我看你的草长得这么好,应该没少花钱吧?基础设施的钱我们来出,你一位中国人为我们国家的生态保护事业付出如此之多,我作为南非人理应更好的支持你。”

        吴晨杰问道:“站长,你经常要去开普敦呀,你把这别墅卖了,以后去哪里住?”

        梅林站长淡淡的说道:“我在开普敦还有五个别墅,随便找一个去住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