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非洲酋长在线阅读 - 513.云里云外(防备传染,铁子们)

513.云里云外(防备传染,铁子们)

        整个下午他们全废了,炸蜂鸟绝对有问题!

        大问题!

        难怪那摊主晚上不出来摆摊了,他要是赶出来杨叔宝就敢带人去掀了他的摊子。

        本来计划下午去警察局打探提米特人的消息,这下子去不成了。

        一直到晚上情况才有所改善,杨叔宝的身体素质最好,将蜂鸟排泄出去后他便恢复了正常。

        其他人不行,本森最惨。

        倒不是本森的身体素质和肠胃情况太差,而是他看杨叔宝没事了就觉得自己也能忍一忍,坐在客厅里捂着肚子不肯再去厕所。

        杨叔宝怜悯的看着他说道:“你不行了。”

        本森坚持:“我能行,我敢打赌我能顶住。”

        过了一会他脸色一变,厚嘴唇突然哆嗦。

        杨叔宝问道:“你怎么了?”

        本森无助的看着他说道:“我赌输了。”

        库鲁坦坦捂着肚子从旁边走过,嘀咕:“当你拉肚子的时候,没有一个屁是值得信任的。”

        这件事把本森折腾疯了,要不是杨叔宝拦住他,他都要动用警方的关系去查那摊主然后抓他去拘留了。

        杨叔宝去给他们买了药,晚上吃了药他们的情况才好转。

        吃过亏后晚餐他们不敢再去乱吃,杨叔宝买了面包和牛肉,然后自己去外面烤肉吃。

        第二天上午一行人还是有些无精打采,他们这精神状态不便于去荒原冒险,于是只能再等上一天。

        这一天也不是没事干,他们开始大量筹备物资,大脚车用的汽油、卡车用的柴油一共采购了两千升,全用汽油桶装起来载入卡车中。

        油料得多多益善,他们要一直在荒野里奔跑,到时候没有油了又没有手机信号,那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另外还有食物,杨叔宝光干肉买了两万多块钱,另外还有一些压缩饼干、面条、土豆粉和玉米粉之类的东西,洋洋洒洒下来四五万多块。

        二十多号人,这口子太大了。

        下午时分他跟本森去警察局问了问提米特人的情况,当地警察倒是听说过提米特人部落,可这部落具体在哪里他们并不清楚,无法给他们提供什么帮助。

        不过得知他们要进入荒野遣送提米特人回家,一个好心的警长叮嘱道:“再往北走就是边界了,那里情况很乱,治安很乱,你们一定要小心啊。”

        除了叮嘱他们以外,警长还给了他们一份地图,因为本森的身份他又从警察局申请了一套警灯设备给安装到大脚车的车顶,这样有了警灯助威可以帮他们解决一些麻烦。

        杨叔宝很感动,说道:“你们警察局得向人家学习,瞧人家多么负责任。”

        本森冷笑:“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负责任吗?因为提米特人属于他们辖区,如果你不管了直接把他们扔在这里,那他们得将提米特人送回去,而这才是个大麻烦。”

        他们聊着天走出警察局,两个警察抓着一群流浪汉打扮的人进院子。

        一个流浪汉走的慢了一些,那警察上去狠狠踢了一脚将他踢了个踉跄。

        杨叔宝诧异:“他们怎么了?”

        本森亮出警员证上去跟一个警察聊了两句,回来后轻蔑的说道:“这些混蛋**了一个女孩,那女孩还没有成年,上学途中遭遇不测。”

        杨叔宝摇头,那这真是欠揍了。

        彼得斯堡的流浪汉数量不少,他们开车离开城市的时候看到街道两侧时不时就有躺在地上的人,这些人衣衫褴褛、无精打采,全是流浪汉。

        他们的财产就是一些破***如纸壳子、比如酒瓶子、比如捡来的破衣服之类。

        红绿灯前等车的时候,有流浪汉看到开车的杨叔宝是黄种人,竟然明目张胆的上来伸手拉车门。

        本森警官大怒,掏出警灯放到了车顶上。

        警灯发出刺耳的声音,几个流浪汉吓得转身就跑。

        杨叔宝摇头道:“这就是赤贫阶级,他们可真惨,相比之下咱们镇上还算不错,没有太多流浪汉。”

        提到这话本森更生气了:“咱们镇上没有流浪汉,可是周边流浪汉却不少,这些该死的寄生虫踏马的不知道怎么钻进了我们查封的铁兽农场,给我们带来许多麻烦。”

        杨叔宝干笑道:“是吗?”

        本森说道:“你不知道这回事是吧?流浪汉不知道怎么发现了铁兽农场里面没有人,他们钻进去胡作非为,将庄稼折腾的很厉害。他们有好几伙人,然后发生了争斗,差点搞出人命来,吸引了媒体和公众注意力,搞得我们很难做事。”

        杨叔宝问道:“那你们还能卖粮食赚外快吗?”

        本森骂道:“去他吗的吧,还能赚个屁,绿灯了,走。”

        按照地图指引,车子离开公路继续往北行驶,这时候他们开的是一片泥土路。

        当地距离林波波河等大型河流很近,地下水充沛,陆上地区水分充足,从路边到远处都有常绿森林。

        这里拥有南非少见的松树和常见的无花果树,树林之中有一些猴子若隐若现。

        当地的气候比内陆地区更加温和但多变,他们车子开了半个小时后晴朗的天空忽然阴云密布,一场大雨忽如其来哗啦啦的下了起来。

        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他们车子开了十几分钟,忽然雨水停下了。

        杨叔宝下意识回头看,看见身后依然在哗啦啦的下雨。

        他赶紧踩了刹车下去观看,这种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奇景很罕见,他还是第一次遇上。

        一大片乌云笼罩着一大片土地,乌云笼罩之地雨水滂沱,而乌云之外的土地却是滴水不落。

        一些动物从雨水笼罩下的树林跑出来,几头黑斑羚跑到了路上甩毛,看见杨叔宝等人后它们又着急忙慌的钻进了林子里,只留下隐约的踪影。

        杨叔宝拍照录像想发给妮可,但到了这里手机没有信号了。

        欣赏了一会,他们重新上路,继续深入草原森林。

        越过草原森林后又是不到半小时,他们再次遇到一场雨。

        这下子杨叔宝真是头疼了,到了此地泥土路开始变得坑坑洼洼,一下雨坑里全是水不说,路面变得泥泞且光滑,他们必须得减慢车速才能维持好稳定性。

        屋漏偏逢连夜雨,继女接客来亲戚。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本来他们碰到下雨就够倒霉了,不得不降低车速,结果车速降低后忽然又趴窝了。

        杨叔宝起初以为是陷入泥坑里了,结果司机跟他说:“机器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