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非洲酋长在线阅读 - 706.嫁给我怎么样

706.嫁给我怎么样

        几个人对白海豚的聪慧赞不绝口。

        实际上白海豚比他们想象的要更加聪慧。

        杨叔宝下了拟饵来钓鱼,海鱼食性猛,看到拟饵会上前来捕食。

        但它们咬不到拟饵。

        白海豚潜伏在鱼钩下的海底,当发现有海鱼被拟饵吸引而来,它们便主动出击去捕食。

        这样它们大为省劲,轻松狩猎就能换到生命泉,这个小窍门很快被推广开来,杨叔宝极力往水下看,隐约能看到海底有一些白花花的阴影。

        看起来挺吓人的,但那都是藏在海底等猎物上门的白海豚。

        所以他就琢磨,这算什么事?守株待兔?围点打援?

        六个人吃不了多少海鱼,杜伦很快过来说道:“咱的鱼够吃了,不用再钓了。”

        杨叔宝收起鱼钩,白海豚们还在傻等……

        所以说它们虽然聪慧,可是跟人相比那还是算缺心眼的。

        张金杰在厨房忙碌,因为阿加莎怀孕了,尽量要少吃烤制品,于是他没有做烤鱼,而是用清蒸、油泼和炖汤的法子来处理几条鱼。

        卢鹏辉自己拿走几片鱼段,他说道:“我现在对烧烤最有感情,有没有要吃烤鱼的?没有的话我就只烤自己的份了。”

        杜伦摇头道:“烤烤烤,整天吃烧烤不行,我还是跟杰宝哥一起吃吧,杰宝哥这才是健康的饮食方式。”

        张金杰对他挤挤眼:“你小子识相。”

        杜伦不是好吃懒做的主,他在厨房里帮忙打下手。

        看着张金杰开始做鱼了,他忍不住说道:“杰宝,你做鱼不怎么加调料啊?”

        张金杰给他一个白眼:“你不懂行了吧,这海鱼不腥,没什么异味,所以吃就得吃它个原汁原味。”

        杜伦苦笑道:“那你也得放点料酒,还有鸡精,放点鸡精给鱼汤调调味呀。”

        张金杰板着脸道:“我是大厨还是你是大厨?你要是懂的话那你来。”

        杜伦挽起袖子道:“我来就我来。”

        张金杰又改了说法:“不想吃你别吃,挑三拣四,老护你过来,你这怎么带的兵啊?”

        杨叔宝走过来笑道:“肚子你整什么玩意儿?杰宝啥意思你不明白?人家老婆大着肚子呢,怎么能吃太多调味品?”

        张金杰恍然:“难怪班长自己跑去开炉呢,这家伙真是大大的狡猾。”

        游艇的飞桥有烤炉位,将小烤炉搬上去能固定起来,卢鹏辉正蹲在烤炉前面热情的刷油撒料。

        辣椒粉一把一把的洒,孜然粒一把一把的洒,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见此杜伦问道:“班长你现在怎么口味这么重了?”

        卢鹏辉感叹:“唉,跟着杰宝整天吃白水煮蔬菜,炖个鸡汤都不加盐,我的老天爷,现在我真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鱼肉很好烤熟,阵阵油烟冒起,大块的鱼肉上有油水在嗞嗞的冒,鱼块的颜色逐渐由白色变为淡黄。

        杨叔宝蹭蹭蹭爬上来夹走一块鱼肉,他吹了吹热气切下来吃了一口,然后立马点头:“嗯,味道还行,就是用料有点太多了,班长你——哎哎哎,你干嘛呢?”

        他这边说用料多,杜伦那边抓起一把烧烤料又撒了上去,这把卢鹏辉逗得笑个不停。

        月亮升了起来,此起彼伏的海浪变成了银白色,如有一层清辉在闪耀。

        六个人凑在一起斗地主,杨叔宝等四个男人玩牌,三个参赛一个轮转,阿加莎和妮可在观摩。

        张金杰的牌技出色,赢得是意气风发。

        杨叔宝输的郁闷了,他酸溜溜的说道:“哟,杰宝,赌技大有提升呀,你已经不是当年在大学宿舍脸上贴满卫生纸的那个傻孩子了。”

        张金杰笑道:“都是练的,老护你也可以。有句话书的好,没有娃一直哭,没有赌一直输,对吧?你要坚持不懈的练,然后就能早日上天台去投奔极乐世界了。”

        卢鹏辉道:“正儿八经的,你现在打牌水平怎么这么厉害了?”

        认真的提起这个话题,张金杰的脸色开始黯淡起来:“唉,他奶奶滴,还不是跑海那些日子练出来的?在海上除了看录像打牌真没有别的娱乐活动了,大家伙都在打牌,牌局能从你睁开眼到你闭上眼,你说这样的情况下牌技能没有提升吗?”

        一行人赞同的点头,卢鹏辉闷闷的说道:“难怪你不肯在海上过活了,这跑海的日子不好过,咱们这还是豪华游艇、咱们几个还都是好哥们,然后才在船上待半个晚上就觉得无聊了,要是长年累月待在海上那岂不是得抑郁?”

        张金杰回首握住阿加莎的手,满脸深情:“我不干海员可不是因为生活无聊,而是因为我遇到了我的挚爱,我不能跟她分离。”

        阿加莎轻轻低下头,一刹那的温柔,如水仙花般娇羞。

        杜伦咋舌:“这真是随时随地能撒狗粮呀。”

        卢鹏辉看了看手机的时间说道:“这不是普通的狗粮,这是跨年狗粮。”

        杜伦一脸肃穆的站起来说道:“那好,我现在宣布,这是本年度最佳狗粮。”

        杨叔宝也看向手机,马上就是午夜十二点了,新的一年又要来临了。

        他爬下去将客厅里的锦盒拿了出来,回到飞桥后他对妮可说道:“嗨,亲爱的,你知道这里的三个男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确实是我的好朋友,是我最好的朋友。”

        杜伦下意识笑道:“一丘之貉懂不懂?人以群分懂不懂?你这么说岂不是……”

        卢鹏辉用肘子撞了他一下:“老杨这是有正事吧?别插话。”

        杨叔宝努了努嘴继续说道:“妮可,我们在一起很久了,久到我感觉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但我们还不是夫妻,所以现在这种时刻,这种环境,这种氛围,我觉得这是我向你表达爱意最好的选择,妮可,你嫁给我怎么样?”

        他打开锦盒,里面还有个盒子,它是象牙贴片而成,清冽的月色照在上面,仿若有流光如海水般荡漾。

        再打开这象牙盒盖,月光毫无阻碍的照进其中,里面有一整套晶莹的首饰在反射着清澈的光。

        象牙手镯、象牙吊坠、象牙项链、象牙挂件,一套象牙首饰出现在妮可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