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非洲酋长在线阅读 - 738.冬日的羊

738.冬日的羊

        杨叔宝和妮可回到家的时候,听见他老爹正在侃侃而谈:“……冬天吃羊肉最补,这羊是正经的山养山羊,咦,儿子你回来啦?来来来,快把结婚证给我看看。”

        一听这话大光诧异:“小宝你今天去领证啦?好事,难怪俺姨夫非要买一头好羊回来杀着吃。”

        杨正年看着他,妮可笑吟吟的看着他,然后他懵了:“妮可,结、结婚证呢?”

        妮可顿时不笑了,她有些慌张的说道:“别告诉我你把证丢掉了,天呐,我没有保存它们呀,是你在保存呀,你当时要拍照的,忘记了吗?”

        大冷的天,杨叔宝的额头沁出了汗水。

        他把结婚证给弄丢了。

        杨正年不愧是他亲老子,看他这样子便猜出了怎么回事:“我真、我真不知道该说啥玩意儿,你怎么能把结婚证给弄丢了?这全县估计你是第一个,登记完了当天把证给丢了!”

        杨叔宝好声好气的说道:“这证补办起来应该挺快的吧?”

        妮可说道:“非常快。”

        一边说着,她一边笑吟吟的从包里掏出了结婚证。

        杨正年伸手想抢过去看,刚出门口的郑启红瞧见后嚷嚷道:“你一手羊油羊血的,这是要干啥呢?把手给我收起来,洗干净你再看。”

        “又不是啥金贵东西。”杨正年挺不高兴的嘀咕道。

        妮可将一个考究的文件袋递给他笑道:“爸爸,你先看这个,这个不怕沾了羊身上的东西。”

        杨正年接过去下意识问道:“这是啥?嗯,里面是合同吧?”

        他拿出来一看,念道:“碧湖宅邸新房购房合同……嘿哟,你俩买房子啦?婚房?”

        “给你们和爷爷买的养老房。”杨叔宝笑道。

        大光和四叔顿时好奇的凑了上去:“呀,这是买了个房子呀?”“碧湖宅邸,这个小区我知道,我跟他们老板一起喝过酒。”

        后面这话自然是场面人四叔说的,大光听了后嘲笑道:“你可拉倒吧,你是跟人家去过同一个饭店吧?”

        正看着结婚证啧啧有声的郑启红听说他们买了房,立马又抢走文件袋。

        杨正年还没有看清合同内容呢,气的嘴唇直哆嗦:“你瞅瞅你、你瞅瞅你,农村虎娘们,你干啥呢?我跟你说你最近对我很不尊重啊,你是不是忘记这家谁做主了?”

        “我,咋地?”

        “没,没咋地,我就是问问。”杨正年干笑着去继续剔羊肉了。

        郑启红是语文老师,阅读能力极强,一目十行迅速将合同看完了。

        看过后她有些震惊,道:“你们俩怎么把房子也买了?好歹回来商量一下呀,这还买的别墅,二百八十万?!唉,有这钱你去省城买呀,都能买到学区房了。”

        杨叔宝道:“给你们养老,要什么学区房?”

        郑启红伸手给他一个爆栗:“你不过日子了?给俺们俩买什么养老房?我和你爸还没老呢,再说,老了俺们也不走,就住村里正好。”

        杨叔宝道:“以后村里就搬迁了,你们先弄个房子,好歹以后有个落脚的地方。”

        杨正年开始灌羊肠,他想去帮忙,结果又被郑启红给拉住了:“这钱还能要回来不?”

        “要回来干啥?儿子跟儿媳妇以后还能一辈子呆在南非啊?他们回来也跟咱住村里?”杨正年不耐,“留着这房子,这是他俩的婚房。”

        郑启红想了想道:“也对,你俩结婚好歹有个婚房,我跟你爸其实给你看好一个小区,比不上这个碧湖宅邸。这个小区我知道,老高档了,我们校长夏天在里面买了一套小洋房,当时嘚瑟来着。你说他嘚瑟啥?我儿子这抬抬手就买了一套别墅!”

        杨正年道:“你也别嘚瑟了,赶紧把合同收好,明天去办手续!”

        话是这么说,他跟媳妇一样都舍不得这么多钱。

        等郑启红离开,他问杨叔宝道:“你们去登个记,怎么还买别墅呢?”

        杨叔宝道:“碰到个卖房的业务员,看他听不容易的,算帮他个忙,我们跟他去小区看了看,小区一切都挺好,安保方面尤其好,一溜的大小伙子,以后你们住哪里,安全上好歹又保障。”

        说着他将羊肝掏了出来,用水一冲粉嫩嫩的,这头羊很健康。

        “小心里面有寄生虫啥的啊,这都是在山里养的羊,吃山上的草喝山泉里的水,没有污染是真的,但寄生虫多也是真的。”四叔提醒他道。

        杨正年道:“没事,待会掰肝的时候仔细点就成,来,老四你把这百叶给拾掇拾掇,待会整个油泼百叶,这东西下酒合适。”

        “快算了吧,今晚你别喝了。”四叔摇头,对他过往表现心有余悸。

        羊收拾的差不多了,天色黑下来了。

        现在天很短,一到夜里风便呜呜的开始吹,前几天刚下过雪,正所谓下雪不冷化雪冷,现在晚风吹在人脸上跟刀子似的,割的人面皮生疼。

        杨老爷子抄着手推开门,老黄冻的直蹦跶。

        杨叔宝递给它一根前腿骨,老黄闻了闻抬起前爪给拍掉了。

        最肯忘却挨过的揍,最不屑一顾是骨头。

        “嘿,你们这是把它惯成什么样了?骨头都不吃?”

        杨叔宝瞪眼作势要揍它,老黄赶紧收拢耳朵眯起眼睛露出个虚假的笑容,张开嘴轻轻叼走骨头,然后跑进厨房扔到了灶台前。

        他们两人今天刚登记,郑启红不让他们去厨房帮工,说按照规矩今天他们是新郎新媳妇儿,不能下厨,她跟杨正年去忙活起来。

        杨老爷子看看表,嘀咕道:“这时候才下手,啥时候能吃上饭?行了,我也过去。”

        人多手杂效率高,羊骨头、羊排骨炖出来羊汤,汤水清冽,表面上浮着一层小金粒似的油滴子,郑启红端了一大盆汤上来又送上一个托盘,里面有香菜碎、香葱碎和一些秋天晒出来的野菜叶。

        大光一人给舀了一碗,郑启红擦着手笑道:“先喝个羊汤暖暖身子。”

        四叔吹了吹汤面,滚滚热气冒了起来,他抓了一把香菜和香葱撒进去,配上一勺子的胡椒粉,呲溜一口下去,满脸享受:“嗯,真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