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住隔壁了

第七十四章 住隔壁了

        赵氏也不哭了,觉得自己白费眼泪了,跟笨蛋生气不值得,继续低头包着饺子。

        竹兰拍了拍手,听到了郑家的动静,示意李氏出去看看。

        李氏听话出去看看很快又回来了,“娘,王老四一家子住进了郑家,一天给五文钱,郑婶子心真够黑的。”

        赵氏嗤笑了一声,“谁让王老四装大方,好像比地主都有钱似的,郑婶子不宰他宰谁。”

        她瞧不起王老四,自己的妻子不护着,自己的闺女被作践也当没看见,什么老实,在她的眼里王老四就是个窝囊废。

        还是自家的丈夫好,护着她,护着闺女,每次出去都偷偷给她和闺女买好吃的,想到丈夫赵氏的脸红了。

        竹兰没心思注意赵氏的表情变化,正心塞中,这回好了成邻居了,幸好新切了围墙,否则王茹住在隔壁,她都睡不安生。

        晚上两大锅饺子,盛饺子的盘子摆了满满一桌子,四个儿子一人两大盘子不说,还灌了好几碗的饺子汤。

        大孙女人不大也吃了七个,要不是怕晚上积食,还想在吃。

        最后不仅两大锅的饺子吃光,饺子汤都喝了了,竹兰看着挺心酸的,一顿饺子又不是满汉全席,还是穷吃不饱闹的。

        吃完饭都不愿意动了,小孙子明腾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要是能天天吃饺子就好了。”

        李氏拍了儿子头,“竟想美事,一年能吃几顿纯面粉的饺子不错了。”

        换了别家,也就过年能吃一顿,这么一想美滋滋的,家里的姐妹都羡慕她嫁得好呢!

        周老大自从知道自己的家底后,心里有底不在事事计较,吃一两顿饺子不算什么了,含笑的看着儿子气鼓鼓的样子,想到自己老子问,“娘,你说爹到江南了没?”

        竹兰特意询问过大侄子,从县里到运河坐马车不耽误行程需要十天左右,运河南下到苏杭至少十天,这还是顺风的情况,慢的话要小二十天,心里默算了下,“估计你爹还在船上,要过些日子能到。”

        古代的交通真的很坑,这还是开凿了运河,没有运河时间更久。

        周老二算着日子,“爹到家且不是要小年了?”

        竹兰,“是啊,一个来回将近小两个月。”

        这还是回程运河不封冻的情况,如果封冻了只能慢慢的走官路时间更久。

        竹兰突然想到江南的美女如云,也不知道周书仁会不会看花了眼,哼哼,反正他们绑定了,周书仁看花眼也没用。

        竹兰心里有些小情绪了,站起身不愿意聊了,“老大家的赶紧把桌子收拾了,都回去休息吧。”

        李氏直觉很准,察觉娘不高兴了,“好的娘。”

        等竹兰一出门,李氏埋怨着丈夫,“哪壶不开提哪壶,娘和爹就没分开过这么久,害的娘又想爹了。”

        竹兰没走远,差点打滑跌倒,呸啊,谁想周书仁了!

        帆船上,周书仁摸了摸怀里的银票,他运气是真不错,涿郡为运河交通枢纽,最为繁华,往来商贾多如牛毛,坑蒙拐骗自然不少,尤其是造假的行业,他在镖行休整期间出去转了两圈恰巧碰上卖假古董的。

        他也不傻的直接上去说是假的,反而装作买家的朋友带走了买家,避免被骗又帮着长眼,商贾为表感谢前后加起来得了两百了银钱。

        周书仁感慨商贾财大气粗外,还赞叹一番精明,给他这么多的银钱何尝不是一笔善缘,新朝建立后,商户地位越发的底了,更是轻易不得罪读书人,他也是占了读书人的便宜。

        李栓推门进来,“亲家,我去问了,这一路走得顺,还有两天就到了。”

        周书仁已经无力吐槽交通了,恩,他也吃够了鱼,“可算要到了。”

        李栓点头,“我船上都要待傻了。”

        周书仁见亲家把胸口的荷包掏出看了一遍,随后又小心翼翼的放回去,这是怕出去被偷了,船上的人员杂的很。

        李栓摸了摸荷包心满意足的,有了这笔钱,哪怕在江南没卖出去方子,回家也能给老娘一个交代了。

        周书仁失笑,在涿郡他顺势把方子卖给了认识的商贾,方子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商贾买回去自家做着吃,面子交情卖了高价二十两,后又卖了两家,凑够了五十两的银票,亲家也没少赚的。

        周书仁也看不进去书了,不知道竹兰有没有惦记他!

        次日一早,天空晴朗,竹兰终于能放下心不用担心雪灾了,反而应着瑞雪兆丰年的好兆头。

        下过雪的天气更冷了,气温足够冻住肉,杀猪的好天气,竹兰饭后指使老大去找李屠户来杀猪了。

        竹兰家的两头猪养得好,每头猪都有二百五十斤左右,古代上两百五算肥猪了,竹兰站在猪圈门口满脑子里转着,血肠,蒸猪血,爆炒肥肠,红烧肉,糖醋排骨,凉拌猪耳朵,酱骨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