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 别炮灰了

第二百零三章 别炮灰了

        竹兰听到李氏的声音,李氏买肉回来了,得了,不能偷听了,推门出来,打了招呼去了厨房。

        李氏放下肉,见到婆婆,声音带着兴奋小声的道:“娘,侯府公子真的来了?我的乖乖,我第一次在县里见到这么大的马车呢!”

        竹兰瞧着李氏身子大部分湿了,拿过碗盛了她熬的姜水,“先把姜汤喝了。”

        李氏顺手接过来大口喝到嘴里,噗呲一声,随后全都吐了出来,伸着舌头,“辣,辣,又辣又呛。”

        竹兰默默的看着陶罐子里小半碗的姜片,她好像放多了!

        赵氏低头看着鞋花,恩,她的刺绣又进步了。

        李氏会看眼色了,婆婆表情有些微妙,她就知道是婆婆熬的了,高兴婆婆疼她,可婆婆的疼爱她宁愿不要,一直以为婆婆做饭不好吃,没想到简单的姜汤都熬不好,辣的她嗓子现在都难受。

        竹兰端着陶罐,“熬得不好倒了吧,李氏一会自己熬姜汤,别忘了。”

        李氏抱过婆婆怀里的陶罐子,把剩下的姜汤倒到碗里,“娘,我刚才发了汗,不用再喝了,娘,你熬的姜汤真厉害,相公还没喝呢,我端给相公去。”

        竹兰,“.......”

        很好,铁憨憨也有心眼子了,这是准备坑丈夫了,摸了摸下巴,很有前途啊!

        赵氏,“.......”

        报应啊,大哥把大嫂欺负狠了,这是报复回去了。

        竹兰没等一会,周老大冲进厨房拿着葫芦瓢狂喝水,辣的他眼泪汪汪的,谁能想到,傻媳妇长心眼子了,还专门坑他,害得他感动娘亲自为他熬姜汤,一口都喝了。

        周老大抬头,只见娘翻着新买的肉十分的满意时不时点头,抽搐着嘴角,别装了娘,我看到你笑了。

        李氏很快换了衣服回来,心情很好的哼着乡野小调,别说挺好听的,胖子都是实力唱将不是骗人的,竹兰挺爱听的。

        中午菜定下来了,都是家常的,红烧鱼,红烧肉,排骨炖土豆,小鸡炖蘑菇,辣兔肉,辣椒炒肉,香肠,鸡蛋羹,凑了八道菜,一点花样都没有,都是家家家知道的。

        李氏觉得八道菜不是她的实力,她都想好了,光鱼就能做好几道菜,侯府公子自然要做最好的,只可惜婆婆一个眼神,她不敢反驳,乖乖的做着菜,希望普通的菜色做到完美。

        竹兰一直在厨房帮着忙活,直到开饭了才回屋子换衣服,正厅没人在,因姚哲余想了解农家私塾的教学程度,所以周书仁带着姚哲余在昌智的屋子里。

        正厅没人,竹兰把礼盒都搬回了她的屋子,数了数有八个盒子,从包装就知道不是便宜货,竹兰没看礼物,出门帮着赵氏摆放桌子,今个正厅只放一桌。

        另一桌在老二屋子里吃,相对于大房,她很喜欢干净简洁的二房屋子,李氏也不是邋遢人,就是有一点不好,李氏什么都不舍得丢,屋子里的东西特别多,哪怕再收拾看着都乱,明云和明腾搬出去单住,大房的屋子也没显得宽敞。

        雪晗带着玉霜一直都在二房,因为有护卫在,一直没敢出屋子,去后院也是避着人。

        姚哲余带来的护卫,竹兰把桌子放到了明云和明腾的屋子,两个都是小孩子,小孩子东西少不怕碰到东西。

        今个明云依旧跟着周书仁一桌吃,身份长孙,明云日后的责任不小,早早见识也是好的,今个的机会的确难得。

        因为护卫都是习武之人,吃的多,免得菜少了不够吃,竹兰特意让李氏多做的菜。

        正厅,姚哲余看着菜倒没嫌弃,他被爷爷丢到外面磨练过,最差的时候只有玉米馒头吃。

        周书仁眼里闪过满意,他挺欣赏男主的,环境使然,不心机不行,姚哲余要是当不上世子之位,结局只有一个死亡,这是生死争夺战,不过,欣赏是欣赏,他却不想多牵连,他们家底子薄,没有庇护,经不起是非圈,远这些的好,别没被王茹炮灰了,反而被男主炮灰了。

        周书仁道:“粗茶淡饭,没有大厨做的精致,不过老大媳妇手艺还是不错的,公子尝尝合不合口味。”

        姚哲余拿起筷子,夹了红烧肉,红又亮看着就有食欲,也是他喜爱的菜色,的确没让她失望,品相不错,吃的口感也好,“厨艺堪比大厨。”

        周老大直了直腰杆子,媳妇真给家里长脸,原谅媳妇报复他了。

        周书仁笑着,“公子喜欢就多吃些。”

        “别光看着我吃,都动筷子。”

        周书仁早就饿了,一上午嘴就没闲着,一直说也挺累的,没再客气开吃了,周书仁一动筷子,周家儿子们都动了。

        容川的位置靠着门口,外面的雨小了,光线也足了,姚哲余抬头看了一眼,随后又仔细看了一眼。

        周书仁眼底的神色深了深,“公子怎么这般看容川?”

        姚哲余收回目光,“只是觉得容川有一点面善,一时又想不起谁,现在看又不面善了,可能刚才书看得多了,眼睛有些花了。”

        姚哲余说了就不想了,周秀才的童养婿八九岁的样子,就是个小娃娃没什么值得关注的。

        周书仁心细的人,反而记在了心里,唔,现在看来,容川日后也不能再见姚哲余了,容川可是她女婿,可万不能被男主牵连炮灰了。

        因为没喝多少酒,很快就散场了,姚哲余打扰一上午了,饭后就提出告辞了,不过,姚哲余要在县里待一阵子,县里有准备好的宅子,日后还会来拜访的。

        竹兰和周书仁清楚,姚哲余的目标在王茹,一时半会是走不了的,竹兰和周书仁更明白,他们要更加的谨慎了,姚哲余可不是王茹,两人没法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他们要高度警惕,不能让姚哲余发现他们有问题。

        马车走了,周家一家子等马车走远了,才准备回院子,碗筷都已经收拾完,锅里还剩下不少红烧肉和鸡肉,竹兰盛出了两大碗,喊来老二给雪梅送过去。

        竹兰等老二走了,竹兰要回屋子休息了,李氏像做贼似的进来,“娘,我跟你说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