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羡慕的想毁了

第二百一十八章 羡慕的想毁了

        王茹深吸一口气,这五十两连个水花都没砸出来,心里怄气,周家撵人了,她也不能赖着不走,施卿派小厮来,她不想惹施卿怀疑,看着周雪晗,眼里闪烁,“以前村子里,我就雪晗一个手帕之交,日后我去了平州,雪晗有机会去平州,雪晗可来寻我。”

        她始终想知道,周雪晗为什么会出现在京城,而且不再是村姑的模样,只可惜目前她身处困境,没办法探究,不过这一世,她可以换个思路,与周雪晗交好借机寻周雪晗身上的机缘。

        雪晗,“........你是伤了额头,又不是撞伤了脑子,我们什么时候成了手帕之交?很早就没有过来往,我是个本分姑娘,希望你莫要在胡说。”

        她很生气,王茹的名声都烂到家了,临走了还想攀扯她,王茹的心思真歹毒。

        王茹,“.......”

        对啊,忘了她把自己的名声坑没了,抽搐嘴角,自己坑的自己,随后脸有些黑了,她才知道周雪晗的嘴巴真毒,就差直接说她脑子有病了。

        雪晗不高兴,抿着嘴继续道:“望你日后老实本分,别再望着一山高就寻一山,好自为之吧!”

        说完,雪晗气顺了,王茹恶心她,她也恶心王茹,她就故意在施公子的小厮面前说,等回去小厮学了话,她不信王茹不老实,男人啊,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女人红杏出墙的。

        王茹运了运气,头又有些发晕,她记忆里的周雪晗模糊了,现在的周雪晗印在了脑海里,这位不是善茬,说的几句话没一个字是废话,想到施卿的小厮,抿着嘴,她在待下去,这些日子的功夫就白费了,周家果然克她!

        王茹站起身扶着额头,“头有些晕,咱们走吧!”

        张三妮低着头,嘴角撇了撇,自寻欺辱,同时心里又羡慕周雪晗,周家村谁不羡慕周雪晗呢!

        王茹还没走出大门,李氏欢快的道:“惹祸精终于要走了,娘,今天吃些好的呗。”

        竹兰逗着,“听到你们大嫂说什么了没,都点菜吧,你们大嫂出银钱。”

        李氏急了,上次就被婆婆坑了半两银子,她肉疼好久呢,“娘,不待只欺负我一人的!”

        昌廉摸着干瘪的荷包,“谁让大嫂是家里最有银钱的人。”

        李氏黑了脸,她就知道昌廉不甘心把银子都给她,心里急了嘴一秃噜,“咱家娘最有银子。”

        周老二笑眯眯的,“大嫂意思要欺负娘?”

        李氏瞪眼,好啊,合起伙来欺负她,捂紧了银子,“我不是这个意思,娘,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

        说着李氏飞快的起身,拉着周老大跑了。

        昌廉,“........”

        周老二,“........”

        哎呦喂,大嫂学精了啊,估计借机跑了!

        竹兰嘴角的笑压不住了,竹兰勾着嘴角,“行了,别欺负你们大嫂了,今个娘出银子置办一桌好菜。”

        周老二,“.......”

        昌廉,昌智,“.......”

        娘,你这么说不觉得亏心吗?明明就是娘起的头,也是娘欺负的最狠了。

        雪晗咯咯的笑了,孙子辈的几个也都跟着笑了,哄的一声,正厅的都乐了。

        王茹站在周家的大门外,听着院子里的笑声,感觉存在两个世界一样,院子内是她一直渴求没得到过的亲情,嫉妒的变了脸,温馨的想让人倾尽一切毁了。

        张三妮胳膊被抓的生疼,实在忍不住嘶了一声,王茹才回神,慢慢的道:“回吧。”

        张三妮低着头掩盖眼里的记恨,王茹依旧是王茹,这些天装的柔弱,本性依旧不会变的,尤其是对亲姐姐都能哄骗签死契,可见心有多狠了,她爹娘就是当过下人的,她从小就知道下人的命不如狗,签了死契的更是猪狗不如,只恨现在她的卖身契被王茹从施公子手里哄骗了去,她不得不得和王茹拴在一起。

        新入账了五十两,竹兰饭后拿着银钱回了屋子,“这个月家里的元宝存了不少,你看找个时间换成金子回来。”

        周书仁应着,“行,明个我去县里钱庄换成金子回来。”

        竹兰收好银子,拿出三个五两银元宝和二钱的碎银子,将银元宝交给老二,“你对附近的村子最熟悉,你去买三头羊回来,等入冬了杀了吃,免得入冬的时候羊价高,还不好买。”

        周老二倒吸一口凉气道:“娘,三头是不是太多了。”

        他估算最近家里进账不少银子,可三头羊太奢侈了。

        竹兰解释道:咱家不送礼啊!远的不说,你外公一直补贴咱们家,去年的羊肉还是你外公给的,今年怎么也要给你外公送一些,还有族长几个族老家都要送一二斤,再有县太爷家也要送,两头羊一分,自家也留不了多少。”

        周老二道:“娘,不是买三头吗?”

        “留着一头养着,明年昌廉婚宴的时候做撑脸面的菜,今年家里多备些草料,把羊好好养着,来年养的肥肥的婚宴用,免得现抓买不到好羊。”

        周老二笑着,“还是娘想得长远。”

        竹兰,“不想的仔细不行,到底是县太爷家小姐,婚宴不能马虎。”

        周老二收好银子,“娘,我一定买三只好羊回来。”

        “恩,你办事娘放心。”

        只有周老二坑人,还从来没人能坑了周老二的,她特别的放心。

        竹兰把二钱银子给李氏,今个饭菜不走账,她请客,二银子置办两桌好菜了,王茹终于从隔壁走了,离开了视线,的确需要庆祝。

        李氏接了银钱,就知道婆婆最好,不像其他人欺负她,“还是娘最好了。”

        竹兰,“........”

        这是忘了,今个她先起头欺负的,低声笑了,李氏这样挺好,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记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