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用意

第二百四十五章 用意

        竹兰家搬家收了不少礼物,县太爷送的最贵重,刺绣的屏风摆件,其他县里来的客人,送的也是重礼,有官身的大部分送的布料和读书用的笔墨,其他人送的吃食,点心等,搬家的一个月,竹兰家就没买过点心。

        过年了,有了搬家时的走动,竹兰家自然要还礼的,为了还礼,竹兰家过年买了一只傻袍子,还有一只羊,杀了挨家送了肉,给县太爷家送的就多了,光年礼,就花了三十多量银子。

        换回来的年礼也是客观的,家里的肉不缺了,布料多的够全家做四身衣服。

        回礼最多的是县太爷一家,回了一些从南方得的稀罕食材,因定亲第一个新年,竹兰也专门给董楚楚送了首饰礼物,董林氏也还了雪晗和玉霜玉露几个精巧的小首饰。

        人情多了,一年人情走礼也多了,耗费的银子不少,没有家底撑着的,想交际都没银钱,没银钱就没人脉,没人脉就没更多的出路。

        归根结底,还是在银钱上,周书仁能这么快的结交人脉,自身的本事一方面,还有自家有家底,周书仁手里有银子撑着,请人吃饭去酒楼和面摊很大区别的。

        谁不愿意结交更有家低的,都是利益关系,自然更愿意结交日后能帮得上忙的朋友。

        当然也有君子之交,在生存艰难的古代,还真没多少。

        至少竹兰和周书仁来了这么久了,真没遇到不看背景不看潜力结交的君子。

        过了年,日子过得更快了,一转眼就出了正月,正月出了就要准备二月份的童生试了,竹兰家昌廉和昌智都参加。

        因为周书仁就是廪生,自己就能作保,倒是省事了不少。

        周家村参考的也都找周书仁做保,一个村子不管是不是族亲,周书仁都没收做保费,不缺这点银钱一方面,另一方面一个村子又都在周氏族学学习,今个施恩,明个也会还给周氏,真要是日后有金榜题名的,也是一份善缘。

        越临近考试,昌廉的压力反而最大,全因他是县太爷未来的女婿,县试过后又成亲,自然希望不仅考过,还要取得好成绩了。

        昌智就很淡定了,年纪小一方面,还有这小子对自己十分有信心。

        竹兰和周书仁私下里认为,昌智会比昌廉考的好,天赋有的时候真的让人嫉妒呢!

        考试前两天,昌廉收到了董楚楚送的笔袋,昌廉带着去考场了。

        这次考试依旧住在族亲家,两兄弟住一起能互相照应。

        考试第一天,竹兰惦记着,“也不知道昌智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周书仁不惦记,反而因竹兰惦记,心里嫌弃两个臭小子了,“昌智不通庶务,不在乎银钱,但是有足够的银钱,这小子比谁都能照顾好自己。”

        这位是个舍得花银钱的主,也是个不会亏待自己的主。

        竹兰,“........”

        她无言以对,昌智不在乎银钱,只要手里有银子,一定舍得花钱,反而是昌廉,这小子死抠,而且好像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不过,昌廉和昌智一起考,一起吃住,竹兰默默的想,她给昌智的银钱一定一文不剩,至于昌廉呵,这小子一定剩下不少,占弟弟便宜一点都不会羞愧,昌廉脸皮越发的厚了。

        今年县试考了五场,周书仁不惦记成绩,也没亲自去接两兄弟回来,周老大和周老二去县里接的人。

        下午,四兄弟回来了,瞧着昌廉的模样,就知道名次并不理想。

        昌智也是孩子,而且还是今年年纪最小的考生,考了好成绩,兴奋的道:“爹,我考了第一,我是第一。”

        周书仁很欣慰没辜负他的期待,鼓励道:“不可骄傲,要继续努力。”

        昌智还想当小秀才呢,家里条件好了,读的书多了,爹和先生亲自指导,他要是考不上小秀才,对不起先生和爹的培养,“爹,我先回去看书了。”

        周书仁在读书方面花不少心思在昌智的身上,他也想试试,没有大家族的底蕴,按照他的培养,昌智又有足够的天赋情况下,能不能轰动一把,成为今年的小秀才。

        昌廉看着弟弟就更心塞了,很郁闷,他连第二都没排上,排了第五名,有些怕爹失望,不敢说名次,“爹。”

        周书仁看着这是名次没达到预期,这小子虽然对考过昌智没信心,但是对名次还是很有信心的,这小子也的确够努力,安慰着,“第一次考试成绩不算什么,你想想你爹我,当初县试不也没考上第一,所以第一次考试的成绩不代表最后成绩。”

        昌廉听着心里好受了几分,这才说了名次,“爹,我考了第五名。”

        周书仁心里明了,昌廉的名次有猫腻啊,昌廉虽然比不上昌智,可也十分努力的,再有一些天赋,族学的成绩也仅在昌智之下,今年考生他也打听过,比昌廉强的没几个,昌廉又是小心的性子,不会现在马虎,再怎么也不可能是第五名。

        看来,这是县太爷不想女婿考的名次太好,压了压名次啊!

        周书仁猜到了县太爷的用意,不仅希望昌廉能更努力的对待后面的考试,也免得没考上秀才,对昌廉的打击过大,县太爷这个岳父,对昌廉也是十分用心了。

        既然县太爷压了名次,那么他鼓励就行了,别让昌廉太受打击,“名次还可以,爹相信你下次名次一定更好。”

        他以为爹会不满意,回来一直忐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爹,没想到爹非但没说他,还鼓励他,握着拳头,“爹,下一次我一定考出好名次。”

        这个还真说不准,周书仁对本县的考生了解,对参加院试的考生真不了解,别昌廉把话说的太满了,最后再受打击,“院试在平州,每届考生不缺有天赋又努力的人,能参加院试的都有真本事,爹希望你做到认真努力,名次是次要的,你只要努力用心,爹就欣慰了。”

        至少努力过没过,也没什么遗憾的,不过不吉利,这句话周书仁没说。

        昌廉觉得时间紧迫了,他参加县试的时候还是自得的,认为考的不会差,可结果并不好,院试比县试难,他要更努力才行,“爹,我也去看书了。”

        没等竹兰开口,昌廉争分夺秒跑回院子看书了。

        周书仁问,“有事和昌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