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漂亮话不如结果

第二百六十八章 漂亮话不如结果

        竹兰陪着吴李氏有一会了,吴李氏依旧在哭,哭的特别的伤心,吴李氏好不容易平静了,竹兰关心的问,“婶子,好些了吗?”

        吴李氏眼泪擦干了,声音哽咽沙哑,“我好多了,今个让你见笑了。”

        她也是实在没人发泄了,还不敢在老头子面前哭,想到了杨氏是个嘴严的人,她就过来了。

        竹兰理解,人都有脆弱的一面,加上吴李氏年纪越来越大了,感性是正常的,“婶子这话就外道了。”

        吴李氏叹气,“婶子也不怕你笑话,婶子我是真伤心,吴鸣成了秀才又拜了名师,老大一家子就上门悔过了,婶子在生气也是我生的,人老了容易心软,加上我和你叔老了,没精力和吴鸣外出折腾了,就原谅了老大两口子,谁想到,这两口子打上了吴鸣婚事的主意。”

        吴李氏一提婚事,有些尴尬了,她还看上过雪晗的。

        竹兰想难怪吴李氏这么伤心了,子女最用意伤父母的心了,又见吴李氏没有继续说的打算,顺势的转了话,“婶子尝尝李氏做的糕点。”

        吴李氏拿着米糕尝了一块,“你这大儿媳厨艺真是好,你是个有福气的人。”

        她是真羡慕,她就两个儿媳妇,一个死了,一个还满心的算计,送她一些东西,一定要算计回去更多才甘心,哪里像杨氏的几个儿媳妇,听话懂事不说,对杨氏也好。

        竹兰保持微笑,除了董氏外,另外的两个儿媳妇,都是她亲手教导出来的,不过,李氏的厨艺好,她的确有口福。

        竹兰见吴李氏失落,得了,现在的吴李氏敏感,什么都能联想到自家,她还是别顺着话聊的好,岔开话,“我瞧着吴咛基础打得不错了,您看什么时候正式拜师?”

        这是喜事,吴李氏低落的心情好了,有些激动,“拜师?”

        现在有些本事的都不传外人的,她厚着脸皮来也只希望能得到指点,没想到,还能拜师,孙女有了刺绣的手艺,日后在婆家也能被高看一眼。

        竹兰笑着,“对拜师,赵氏挺喜欢吴咛的,觉得合眼缘,这不就和我提了,您今个不来,我也要去和您说的。”

        吴李氏高兴了,这些天不都是糟心事,这不就有好事了,“婶子这里谢谢你了。”

        她心里有数,没有杨氏帮着说话,赵氏怎么会轻易收徒。

        竹兰,“婶子客气了。”

        吴李氏起身,“那婶子就回去了,明个拜师,你看如何?”

        “明日是好日子,那就定明日。”

        吴李氏又眉开眼笑了,“你别送了。”

        竹兰知道吴李氏不是客气话,可依旧要送的,这是礼仪,送走了吴李氏,竹兰通知了赵氏一声。

        赵氏也是喜欢吴咛的,小姑娘有悟性,“娘,我明个需要准备什么吗?”

        她第一次收徒弟的。

        竹兰道:“你是正式收徒弟,见面礼是要准备的,你自己看着给吧!”

        赵氏手里有银钱了,又有不少首饰,她不用在羡慕大嫂了,琢磨了下知道要送什么了,“恩。”

        第二日,吴李氏带着拜师礼来了,拜师礼准备了六样,吃的和布料,对于吴家来说重礼了。

        赵氏收了礼,拜师后,赵氏拿了见面礼,一对银耳环。

        吴咛双手接了过来,“谢谢师父。”

        赵氏笑着,“还是喊婶婶吧。”

        吴咛看了眼奶奶,见奶奶点头,笑着道:“婶婶。”

        赵氏挺喜欢小姑娘的,以前和大嫂相处不好的时候,她也愿意帮着带几个月大的玉露,全因她喜欢姑娘,“好孩子,明日就过来学吧。”

        吴咛心里高兴,“恩。”

        她不仅喜欢刺绣,还因学会了刺绣能贴补家用,大哥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拜师后,吴咛就天天来周家了,竹兰本就喜欢吴咛,小姑娘总在她眼前晃了,竹兰注意的就多了,突然发现,吴咛这丫头长开了不少,长开一些的吴咛,长的还真不错,吴咛和雪晗比容貌,两个人各有千秋,至于性子方面。

        雪晗沉稳,因家挺幸福,雪晗眼里灵动,笑的时候给人感觉都带着甜。

        吴咛则不同,年幼变故丧母丧父,尽量不给人添麻烦,小姑娘十分懂事,早熟,这丫头很少笑,笑的时候也是抿着嘴浅笑,给人的感觉太乖巧了。

        竹兰叹气,虽然吴咛心里也是有成算的,但是太安静了,她希望小儿媳妇性子张扬一些,能把四房张罗明白的人。

        赵氏是个敏锐的人,婆婆几次打量吴咛,她都看在眼里,婆婆后来不关注了,她明白,婆婆觉得吴咛不适合昌智。

        她就更应该避开吴咛和昌智见面了,一般的时候拘着吴咛在屋子里,少女怀春,又是有些青梅竹马的,昌智长得又好,还是隔开的好。

        竹兰也发现了,心里对赵氏满意,赵氏心思多,可办事从来都是最周全的。

        转眼就到了周书仁去参赛的日子,周家的几个儿子只知道最近爹很忙,至于忙什么就都不知道了。

        周书仁要带一真一假古董去参赛,还是拿走了竹兰的玉镯子。

        周书仁中午走的,周书仁走了,竹兰就开始心不在焉的,心里惦记着结果,时不时出门看天计算着时辰。

        另一边,周书仁和江茗坐在楼上,还没到他参加的比赛,现在比的是另一种比赛方法。

        江茗玩味的喝着茶,开始他碰到周书仁,真没多想,等回了家反应过来了,人家是故意蹲他的,他倒没生气,反而觉得有意思,后来特意派人去古董铺子问了,人家第一次蹲他就蹲到了,证明周书仁是真有本事的人。

        其实,对于岳父几次提到周书仁,他从来没在意过,他见过有本事的秀才多了,可不是光有本事就行,还要有运势,说白了就是官运,周书仁没中举前,他没想过见见。

        没想到啊,周书仁想借他的力,还绕了这么大的弯着,可也正是最聪明的地方,因为周书仁心里清楚在他的心里,周书仁没有一点分量。

        正是觉得有意思,他也的确想看看周书仁鉴定的本事,正好好久看热闹了,今个就给面子来了。

        一个时辰后,第一场比赛结束了,周书仁站起身,“到我了,江大人,我先下去了。”

        江茗举着茶杯,“我以茶代酒,希望你能赢得比赛。”

        下这么大的功夫输了,他是会失望的,周书仁在他心里也会大打折扣。

        周书仁听得明白,喝了茶也没多说什么,说的再多都是空话,再漂亮的话也不如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