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取巧

第二百六十九章 取巧

        周书仁和江茗一起来的,今个来的人都看在眼里,自然把周书仁和江茗联系在一起,周书仁下楼不少人看着。

        这场比试,周书仁一早就报名了,还好江茗没失言,否则,他退赛是要赔一件古董的,他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至少顺利的参赛了。

        再看古董,周书仁挑眉,运气来了挡不住,他对字画最薄弱,十件古董就他拿的字画,嘿,好啊!

        江茗坐在楼上看的清楚,周书仁是第一个下笔的,也是鉴定最快之人,耳边时不时传来议论声,有人说周书仁都是猜的,他却不这么认为,这么看来周书仁的本事的确不小,脸上的笑意多了,如果真的都对了,证明周书仁的本事的确大,他日后也不用求人鉴定了,好啊,真的好啊!

        周书仁第一个看完所有古董放下笔的,十件古董都是被大师鉴定过了,周书仁进门古董就交了上去,鉴定的结果就在几个鉴定大师的手里,周书仁为了小心,又再仔细的把其他的九件看了一遍,他还没狂的一遍都对。

        还好再仔细看过与第一遍结果相同,周书仁第一个交了答案。

        随后又过了一刻钟,陆续都交了答案。

        十个人,周书仁不是年龄最大的,最大五十岁左右的举人,最小的不到二十岁,一看就是大家公子参赛开眼界玩的。

        十人的答案,很快就公布了,先从错的最多的人念名。

        周书仁竖着耳朵听,果然念出的五人错的都有他带的字画,随着念倒数第三名,周书仁也紧张了。

        倒数第三是最小的公子,错了两件,依旧有字画。

        周书仁在冷静的人,心里都是不平静的,关键的名字,要是他的名字,他就败了,心里也忍不住临时抱佛脚念佛保佑了。

        对面的举人额头也是汗。

        还好,周书仁拿的字画是真坑,读书人很少研究西横先生的字,没研究过,自然鉴定不出真假,举人错的就是字画。

        现场沸腾了,没想到九个人错的都有字画。

        周书仁压了下嘴角,赢了,有钱了,好啊。

        江茗哈哈笑着,很好,周书仁是有本事的,没让他失望。

        楼里的鉴定大师讲了字画为何是假的,与周书仁比赛的九人都服气了。

        周书仁心里乐开了花,他都鉴定过了,这次虽然没有价值太高的古董,可九件古董还算不错的,一想也是,除了愣头青,老油条参加都不会带价值高的古董的,谁也不傻!

        虽然没有举办者值得收购的古董,可举办者对周书仁手里的假字画更有兴趣,又因为江茗的在,周书仁借了大光,其他的九件古董也都收了还没压价,更是给了假字画公道价,周书仁痛痛快快的卖了,他心里明白,哪怕借了江茗的光,今个对字画有兴趣的人不少,为了避免麻烦,不如直接卖了省心。

        江茗等周书仁拿了银钱,一起坐上马车走的,江茗道:“我送你回去。”

        周书仁感谢道:“谢谢江大人。”

        十件古董虽然大价值的珍品没有,可也是不少银钱,地痞流氓难免会动心思,万一有人铤而走险呢,这也是他借江茗力的另一个目的了,没想到江茗这么上道,没等他提就亲自送他回去,看来,他入了江茗的眼了。

        江茗玩味的道:“今个你取巧了。”

        周书仁大大方方的道:“是,我的确取巧了,我研究过发现,很少有官家子弟去参加比赛,大部分都是一些读书人或是商贾,西横先生的字权贵更喜欢,一般人看了也不会研究它,今个的确占了便宜。”

        他在各大古董铺子鉴定过后,他就更坚定拿字画参赛了,取巧的心不小。

        江茗心想,岳父看好周书仁不是因姻亲,这人的本事的确不小,算的方面就够他侧目了,可从他了解的消息看,这人的志向不小,收为所用看来不行,那就只能等了,目前不急,等是否中举再谈。

        周书仁见江茗没有再谈的意思,他也不讨人嫌,抱着盒子,心里飞扬,这都是银钱,竹兰一定高兴,想到竹兰,心里轻快,眼里都是笑。

        马车晃悠到周家,周书仁下了马车,行礼拜谢道:“今日谢江大人两次帮扶。”

        江茗带着笑,“都是姻亲,时辰不早了,我也回了。”

        江茗不打算待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忽略的,周书仁是妹夫的爹,还是亲妹夫的爹,他的辈分论起来,还是周书仁晚辈,真真是别扭!

        周书仁等马车走远了,才心情高兴的抱着盒子回院子。

        竹兰正好出来看时辰,见周书仁抱着盒子回来,笑了,“赢了?”

        周书仁拍着盒子,傲娇的大步进了屋子,“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竹兰轻笑,这人嘚瑟上了,“你是我家老爷。”

        周书仁听着这话顺耳,“你猜猜卖了多少银钱。”

        竹兰猜一定不少,否则不会用盒子装,“三千两?”

        周书仁摇头,“少了,今个虽然没大价值的珍品,可也不错了,有一件就值六百两。”

        竹兰心里飞了,激动的亲了口周书仁,随后僵住了。

        周老大站在屋子门口,他真没想到屋子门没关,他刚进来就见娘亲爹,哎呦喂,他觉得自己要惨,都不用脑子反应了,拔腿就跑,嘴里念叨着,“我什么都没看见。”

        竹兰缝上老大嘴的心都有了,死小子,这一声音量不低,院子不大都听到了,竹兰眼里都是火气,“我支持你收拾他。”

        周书仁哈哈笑出了声,还是第一次见到竹兰这么生老大的气,见竹兰的小手又要拧他,求生欲很强的道:“好,好,我收拾老大。”

        周老大跑回屋子就拍着自己的头,他又干蠢事了,刚才喊什么,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这回不止爹要收拾他了,娘也不待见他了,他要成为家里最可怜的人了。

        李氏拧着眉头,“当家的,你干什么了?”

        还有刚才喊的是啥意思?他不是去找爹说事吗?

        周老大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你别问了,我想死一死。”

        李氏,“........”

        这是惹爹生气了。

        周老大没等媳妇的安慰,只见媳妇继续摆弄着刚发芽的菜苗,“你不安慰?”

        李氏,“.......安慰有用吗?”

        “没用。”

        “那不就得了。”

        李氏一副你问的都是废话的样子。

        周老大,“........”

        正房,竹兰数着银票子,心里的火气没了,一张张的数着都是一百两的银票子。

        周书仁,“.......你都数了两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