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章 捡便宜

第二百七十章 捡便宜

        竹兰抖了抖手里的银票,“你说啊,在以前,我怎么没觉得数票子这么带劲呢,现在倒好,四千五百两银票,我数两遍都不觉得够呢!”

        周书仁一针见血,“那是你从小没受过穷。”

        他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都很喜欢数票子的感觉,尤其攒钱的感觉特别的好。

        竹兰一想的确如此,抱着盒子上炕,翻出家里的银票,“家里有五千多两了,咱们什么时候去京城啊!”

        周书仁打算好了:“等府试结束的。”

        竹兰把银子都放好锁了起来,“算着日子,再过一些天,族内来参加府试的人该来了。”

        “是啊,今年族内算上昌廉和昌智,有四人过了县试,好兆头。”

        这次族内参加府试的,只有昌廉和昌智是昌字辈的,另外两个都是明字辈的,下一代也起来了。

        周家得了一笔银钱,周书仁和竹兰没准备说,哪怕外面有传闻,可昌廉和昌智还接触不到,周家几兄弟都不知道自己老子干了啥!

        周家几兄弟只知道,最近来家里拜访的人多了,有商贾上门的,还有一些读书人,周书仁和比赛的何举人因为共同的爱好,周书仁又想多了学习穿越朝代的古董,走的就近了。

        两家交往多了,竹兰跟着周书仁也去拜访过何家。

        何举人的宅子不大,也是两进的宅子,位置比周家好,因何举人爱好古董,家里有不少的古董。

        只是何太太,竹兰不大喜欢,何太太是官家小姐出身,浑身都带着傲气,对竹兰挑剔的很,说话也阴阳怪气的,有的时候说话好像命令一样,竹兰去过一次就不再去了。

        周书仁也只和何举人交往,不再登门。

        等周书仁带来的热度过去了,周家的才清静一些。

        钱家再次登门,这次钱生宝带着大儿子来的,竹兰等人走了,问道:“还是为孙子入学的事?”

        周书仁点头,“孙子入学是其一,其二,钱家也知道我比赛的消息了,钱家手里还有几幅字画,希望我能帮着鉴别鉴别。”

        竹兰一下子抓到了重点,“钱生宝知道现在西横先生的字画值钱了,哪怕是假的也有人再求,他不想拿去古董店鉴定,免得惹麻烦,想让你鉴别下真假,然后利用字画为孙子谋书院读书?”

        周书仁补充道:“还想借着我牵线结交人,最近不少人询问我手里还有没有字画,钱家为什么前些日子没来,都是算计好的。”

        他很不喜欢被算计,尤其是钱生宝坑过他一次,上次没算计成,这次还想在背后捡便宜,钱生宝不出血门都没有。

        竹兰勾着嘴角,“钱家的古董不少,我们要的报酬也不多,一件古董就好。”

        周书仁笑着,“我也是这么想的。”

        钱家还敢来捡便宜,真别怪他下手了。

        次日,竹兰好奇啊,她还没去过钱家,跟着周书仁坐着钱家来接的马车去钱家了。

        钱家也是周老二的岳家,周书仁也带上了周老二。

        出了州城十里,路就没那么平坦了,钱家村不少的村子,竹兰发现,钱家村是有钱的村子,宅子好些都是青砖的,真对得起姓氏了。

        钱生宝在门口等着,周书仁扶着竹兰下马车,钱生宝愣了下,很快恢复正常上前,“亲家,亲家母一路辛苦了,里边请。”

        周书仁道:“客气。”

        竹兰跟着进钱家宅子,大宅子不小,钱家在大户人家当过奴才,也不喜欢农户的宅子,宅子修建的和城里的宅子差不多。

        竹兰一路去的正院,方氏不知道竹兰也跟来了,站在院子里愣了了下,忙放下手里的盆子擦着手,“亲家母来了,快里面请。”

        竹兰跟着方氏进了屋子,竹兰坐下,方氏道:“亲家母先坐,我去泡茶过来。”

        竹兰的确口渴了,“麻烦亲家母了。”

        方氏高兴杨氏能来,“不麻烦,不麻烦。”

        竹兰打量着屋子,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地面是青石铺的,柜子都是好木头的,炕上还有方氏做衣服的针线。

        没等一会,方氏回来了,竹兰听着动静,方氏给外面也泡了一壶茶,心里唏嘘,方氏是继室,没有亲儿媳妇服侍,嘴上说孝顺,也只是不再欺负罢了,跟前伺候是不会的,家里来客人,还是要靠方氏忙前忙后的。

        方氏端着茶水和点心进来,“我的厨艺不是很好,点心是当家的在城里买的,城里很火的如意的点心,亲家母尝尝。”

        竹兰的确有些饿了,“亲家母谦虚了,我的厨艺才是真不好呢。”

        至少方氏能做一桌子菜,她就不行。

        方氏笑了下,她知道,闺女和她说了,杨氏的厨艺是真的差。

        屋子里的帘子再次开了,一个三岁多的男孩进来,“娘,爹让我来见见婶子。”

        方氏拉过儿子介绍着,“这就是我小儿子,钱顺青。”

        竹兰看着小男孩,长的像方氏,还挺闯实的,恩,名字也不错,至少不俗气了,摸出个荷包来,“这是婶子给的,快拿着。”

        荷包里竹兰放的一两银角子,来的时候特意准备的。

        小家伙接了荷包,估计是第一次接到礼物,心里欢喜笑着感谢,“谢谢婶婶。”

        方氏示意儿子先出去吧,等儿子走了道:“这小子在前院跟着侄子们启蒙。”

        竹兰没问为什么只有钱顺青来见她,心想钱老爷子拦住了,“家里请了先生?”

        方氏点头,“秀才请不来,请的是老童生。”

        竹兰笑了笑,钱生宝还真大致向,不送孙子们去私塾,在家里从小启蒙,这是都想送去书院呢!

        随后的话题方氏主导的,方氏不愿意提自己以前,也不想说在钱家的日子,她乐意听闺女和外孙外孙女的事。

        竹兰也乐儿不用找话题,聊呗,她喜欢孩子,玉霜和明瑞,她都没少带,孩子们欢乐事多了。

        别看玉霜文文静静,这丫头心眼多的很,没少坑明腾,明腾还傻乎乎的,玉霜妹妹最好了。

        中午,竹兰和周书仁留下吃的饭,竹兰这一桌,只有竹兰和方氏二人,摆饭的时候,竹兰也见到了钱家的儿媳妇们,一看都是精明的主,眼睛一直乱转着,几次和方氏试探想留下来,估计方氏得了钱生宝的话,一个都没留。

        竹兰乐的自在,两人吃饭也放得开一些,钱家果然有钱,十二道菜,有大鹅,有羊,还有狍子肉。

        方氏见竹兰吃的鹅肉比较多,“亲家母喜欢鹅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