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老虎不在家免得猴子称大王

第二百七十四章 老虎不在家免得猴子称大王

        周书仁亲了竹兰额头,“后天不是去江大人府上吗?”

        竹兰手揪着周书仁的胡子,“你的意思,江茗会帮着介绍师父?”

        周书仁按着竹兰的手,“江茗的妻子大董氏和董氏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昌廉这个妹夫,江大人是信任的,加上昌廉年纪小,培养好了是不小的助力,江大人会帮着昌廉寻师父的。”

        江大人不仅是为了自己日后有信任的人,也是为了儿子考虑,现在帮了昌廉,日后昌廉是要还的。

        竹兰放心了,扯了扯周书仁的胡子,“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周书仁嘶了一声,不仅他喜欢摸胡子,竹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特别喜欢揪他的胡子,揪胡子和揪头发的疼是不同的,揪胡子是真的疼!

        竹兰忙松开手,真不能怪她,实在是胡子太碍眼了,害得她每次都想揪几下,“疼了?”

        “你说呢?”

        竹兰眼神发虚,“你还没说什么时候去京城呢!”

        周书仁揉了揉下巴,“昌廉的师父定了,我们就走,我算了日子,一个来回差不多三个月,回来准备准备就该乡试了。”

        竹兰欢喜的坐起身,“那我要收拾行李了,算着也没几天了。”

        周书仁拉着竹兰躺下,“不急一时半刻的,我也困了,陪我躺一会。”

        竹兰心虚啊,周书仁为啥没休息好都是因为她,周书仁睡觉轻,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周书仁也甭想睡了。

        两个人中午都没醒。

        李氏站在门口,怂恿着当家的,“该吃饭了,快进去喊爹娘啊!”

        周老大回头看着两个兄弟,很好,这个时候心特别的齐,知道算计不到他了,改去算计李氏了,李氏拉他过来喊人,他躲不开了,弟弟们和弟妹们这么欺负他们两口子,心就不痛吗?

        周老二两口子望天,觉得今天天气不错。

        昌廉心情不大好,有老大陪着,心情好了许多,董氏和昌廉一条心的,昌廉心情好了,董氏心情也好了。

        昌智没回来,容川和姜升,一个是未来的女婿,一个虽然是多年的女婿,可也没啥话语权,只能爱莫能助了。

        雪梅倒是想帮着大哥,可惜妹妹拉着她没让她上前,得了,大哥真不容易,一家子合伙欺负他!

        周老大心里骂了几声,他不想看到糟心弟弟们了。

        李氏嫌弃当家的墨迹,可她也怂啊,公爹黑脸,大家都怕,“你快点,一会饭菜该凉了。”

        屋子里,周书仁醒了,但是没有起来的意思,他这些日子怨气大了,好不容易有当爹的感觉,早就没了,周书仁用手捂住了竹兰的耳朵,继续闭上眼睛。

        周老大敲了敲门,“爹,娘,午饭好了。”

        半天,没人回应。

        周老大壮着胆子又敲了敲,依旧没声音,周老大担心了,又不敢进去啊,上次就见到娘亲爹了,爹好一顿收拾他!

        周老二心知,爹一定听到了,最近爹看他们几个的眼神凉飕飕,爹早就不待见他们了,觉得还是赶紧撤的好。

        可惜周老大又敲了门。

        周书仁眼里都是火气,真够笨的,再一再二就算了,还敢敲第三下,“滚。”

        周老大,“........”

        这回反应过来了,爹早就醒了,娘一定没醒,要是娘醒了,爹不会骂人的,打死周老大都没想到,爹会捂住娘的耳朵!

        等周老大回神,一回头,好家伙,身后哪里还有人!

        下午,竹兰醒了一看屋子里的亮度不对了,这是到下午了,再一看周书仁坐着看书呢!

        竹兰一下子坐起身,“你醒了怎么没叫我!”

        她是婆婆啊,大白天的自己睡就算了,跟周书仁屋子里睡了一天,儿媳妇们不会瞎想吧!她的脸啊!!

        周书仁瞧着竹兰变了又变的脸,乐了,“还说李氏愿意脑补,我看你也自己吓唬自己,你最近脸色不好,一看就没休息好,我守着正常,我要是不守着才不正常呢!你可是我心里最重要的呢!”

        竹兰松了口气,心里翻白眼,这人最后还表白一把,拧着眉头,“中午该叫我们吃饭啊,我怎么没听到!”

        这几个胆肥了?想尝试后爹后娘模式吗?

        周书仁,“我捂住你耳朵了,自然听不到。”

        竹兰,“.......”

        这些天雪梅和董氏在她耳边一直念叨,还她休息不好,周书仁早就不满了,一直压着就等院试结束,不能和闺女儿媳妇生气,女婿又是外姓,得了,都算在周老大几个身上了,这是开启后爹模式啊!

        竹兰肚子饿了,看着时间,中午不吃就不吃吧,晚上一起吃。

        竹兰又躺下了,好久没安慰的睡这么久了,舒服。

        晚上吃饭,周书仁面无表情的,吃饭都没动静,竹兰这一桌,孩子们也都消停了,乖乖的吃饭,李氏和赵氏见识过公爹发火,又感受了一把,忐忑了一下午。

        董氏第一次碰到,见相公都没心思低落了,也不敢吭声。

        竹兰耳根子清静,舒服,这一大家子的确该拿棍子敲一顿了,最近周家人的心都飞天上呢,尤其是昌廉昌智中秀才后,这回飞的心该落地了。

        而且她和周书仁要离家三个月,的确该好好敲打敲打,紧紧一家子的皮,免得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了,周年的猴精可不少呢!

        吃过饭,周书仁拎着几个儿子去了前院,还带上了明云。

        竹兰等着周书仁回来,“敲打完了?”

        周书仁,“恩。”

        竹兰没等到后续,心里也清楚,这人没轻收拾周老大几个,不告诉她是怕她心软?她还真不会心软!

        次日一早,周书仁出门去买礼物,这回去江府不用带重礼了,茶叶和点心等就行。

        竹兰不用去江府乐的清闲,估计是周书仁发了火,雪梅也觉得待的太久累到娘了,提出要回去了,“娘,我们一大家子来了好些日子了,今个让姜升找车队,我们明个就回了。”

        她真不该,爹发火了,她才后知后觉娘最近的脸色的确不好,都怪怀孕反应慢了,没怀孕她早该发现娘不舒服了,也不会一直往娘身边凑,又一直和娘念叨,害的娘跟着她惦记。

        竹兰拦着,“你先别急着走,我和你爹过些日子去京城,等我们走了,你们再走,你们送送我们。”

        雪梅傻眼了,“娘,你说啥?”

        竹兰笑着,“我说过些日子我和你爹去京城。”

        雪梅愣神,“娘,眼看着就要乡试了,你们去京城做什么?”

        今个竹兰身边只有雪梅,竹兰也没瞒着,“你爹要是过了乡试,明年要进京赶考的,趁着现在有时间想去京城买个院子,院子不需要多大,一个落脚的地方就行,每次进京赶考,好些人都没地方住,还是自己有院子好,你爹不仅能休息好,还免得被人打扰。”

        雪梅顺嘴就问了,“娘,咱家到底有多少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