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王八蛋

第二百七十八章 王八蛋

        周书仁只见溪边一个丫头抹着眼泪洗着碗,“没什么可看的,不就是受了委屈干活的丫头。”

        除了瘦一些,刷的碗多一些没什么值得看的。

        竹兰才想起来,周书仁没怎么见过王大丫王欣,现在的王欣不化妆了,脸更加的平凡了,她刚才也是看了半天才认出来的。

        竹兰拉着周书仁离远一些道:“刚才的是王欣,王茹的大姐。”

        周书仁领悟竹兰的言下的意思,“王茹也在车队里?王茹在车队,施卿也在了,这么说来,商队十有八九是施家的啊!”

        竹兰心塞塞的,真没想到,这也能遇到王茹,“施卿还真是走到哪里都带着王茹呢!”

        周书仁不准备在外面逛了,拉着竹兰往回走,小声的道:“施卿时刻带着不仅是防着王茹,还要做出样子,让人信他在意王茹,自然要时刻带着。”

        竹兰担忧的道,“施卿到底带着什么去京城?”

        周书仁不关心,“带什么都和咱们没关系,而且我不觉得施卿会在车队里。”

        竹兰反应过来,车队就是吸引人目光的,施卿又把王茹留下,不仅掩饰了施卿没在车队,还吸引了注意力,施卿还真把王茹利用的够彻底的,不过也能看出来,施卿要送去京城的东西不简单呢!

        不过,竹兰很开心,施卿不在车队,这就说明,车队的确是安全的,反而零散去京城的队伍才危险,江大人的确为她和周书仁操了不少的心。

        竹兰两人回了马车,收起了桌子,铺好被子,竹兰也不用换衣服了,直接钻进去躺着了。

        还没入五月份,气温变化还是有些大的,竹兰带了不少被子,并不是很冷。

        第一晚没什么值得守着的,而且周书仁睡觉也轻,有动静就会醒,两人安稳的都睡了。

        第二日早上,竹兰不想吃糕点了,还剩下一些米粥,借了车夫点的火堆热了热,又烤了包子,解决了早饭。

        趁着车队没启程,竹兰烧了不少的热水,补充了水囊。

        又在户外露宿了一晚,才到了驿站,驿站附近有不少的客栈,竹兰想好好洗漱一番,两人也没准备省着钱,找了家最好的客栈。

        这次去京城的队伍,富贵人家不少,还好客栈多,并不会挤在一家。

        竹兰和周书仁先一步进的客栈,要到了间上房,店小二帮着抬了装被子和衣服的箱子上楼,上房条件就是好,房间里有专门洗澡的浴室。

        只可惜澡盆子不知道多少人用过了,竹兰嫌弃的很,她倒是带了两个盆子,一个是洗脸用的,一个是洗脚用的,晚上只能用洗脸的盆子装水简单的擦洗了。

        竹兰检查一圈后,等日后出门,一定带上浴桶!

        上房的屋子很干净,就连被子都是干净的,竹兰没用换成了自己带的被子,竹叫了热水,她和周书仁要换衣服简单擦洗下。

        等两人简单洗了澡洗了头,用了整整四壶的热水,二人换了衣服,周书仁给竹兰擦头发问,“晚上想吃些什么?”

        竹兰这两天不是点心就是包子酱肉的,胃里早就惦记吃顿好的了,“点些客栈的招聘菜吧,再给两个车夫要几道好菜送过去。”

        周书仁,“行,再要两只鸡和一些肉饼吧,按照车队的速度,到怀州城要三天,中间可没客栈休息了。”

        竹兰一想露宿三天,叹气道,“再熬一些粥吧,现在不是夏日,粥不愿意坏能喝两天。”

        “恩。”

        竹兰头发干了,起身给周书仁擦头发,先给周书仁梳了头发,竹兰才把自己的头发盘起来。

        古代有一点不好,男女的头发都太长了,洗废水还费劲,周书仁自己的头发都不会梳,更不用说帮竹兰盘头梳发髻了,竹兰没少自己学,开始打着雪晗头发长了,她帮助梳头的名义折腾来着,还好她不笨,学的挺快的。

        周书仁出去点饭菜了,竹兰则是又要了一壶热水,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还好没进入五月份,客房里还点着炉子,洗的衣服搭上一晚上也能干了。

        这才出门几天,她和周书仁就换下来三套衣服了,竹兰等了一会没等到周书仁回来,估计周书仁到处转了。

        等衣服洗的差不多了,周书仁和店小二一起回来的。

        周书仁等店小二放下饭菜,等人出去后道:“这家客栈酱驴肉出名,我点了一盘,还有鸭子也是招牌菜,要不是我多给了一钱银子,最后一份鸭子就吃不到了。”

        竹兰闻着菜就够香了,尝了酱驴肉,“恩,味道真不错。”

        周书仁笑着道:“我又要了二斤,明个带走。”

        竹兰吃着菜没工夫回,她是真饿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周书仁要了四菜一汤,汤是野菜汤,入了春野菜出来了,一个冬日没绿色,野菜汤也挺受欢迎的。

        吃饱喝足了,竹兰就想躺着休息,周书仁喊了小二收拾,又给了一钱的赏钱,店小二很上道的又送来一壶热水。

        竹兰准备歇了,脱了外套上床躺着,车里睡觉憋屈,还是床上宽敞舒服,等周书仁也上来休息,竹兰问,“你出去转了一圈发现了什么?”

        周书仁搂过竹兰,“我也没凑近看,客栈的人不少,不仅是赶路的人,还有一些其他人,别的我也没发现什么,哦对了,还有别的发现,王茹也住进了咱们住的客栈。”

        竹兰问,“你看到她了?”

        周书仁摇头,“我看到了你说的王大丫,王茹一直没看到过,估计是在屋子里出不来,外面只有王大丫出来活动。”

        竹兰,“你没看到施卿吧!”

        周书仁摇头,“倒是看到了不少的小厮。”

        竹兰心想看来施卿的确不在队伍里,不在才好呢,她很肯定,这次去京城不安全,都是施卿闹出来的。

        竹兰猜的不错,在隔了三间的上房里,王茹瞪着张三妮和施卿的贴身小厮。

        王茹心里咒骂着施卿不得好死,也不能消了她心里的恨,她重生后,她仔细检讨了自己,又通过这辈子施卿的行事发现,上辈子施卿对她也是利用居多,唯一上辈子有救命之恩在,她又谨慎些,施卿没太过分,后来没等施卿算计,她就搭上了姚哲余。

        现在的施卿压榨着她的价值不算,她怎么讨好,施卿都不为所动,一心利用她时刻带着她,平州城都知道,施卿养了个小丫头呢,而且在施卿心里的位置很重,她的过往可不经查的,现在好了,估计她暴露了,施卿这个王八蛋留她一人吸引注意力打掩护,自己先溜了。

        害得她跑都不敢跑,跑了被抓,不跑等着被抓,她撕了施卿的心都有了,王八蛋,施卿竟然让小厮和张三妮时刻盯着她,急死她了,她这辈子暴露的太多了,真是被这辈子的自己害死了,她是真怕死啊。

        只希望施卿派的人能护住她,相对于王茹气的要杀施卿,竹兰和周书仁睡了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