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章 李氏不会哭吧

第二百八十章 李氏不会哭吧

        外面并无人说话,也不是店小二,竹兰皱着眉头站起身,周书仁拉了竹兰一把,谁知道外面是谁。

        竹兰摇了摇头,现在没什么危险,不过为了小心,竹兰小心的到了门前。

        周书仁将竹兰拉过身后,不给竹兰机会,挡住竹兰开了门,周书仁脸黑的不行,竟然是张三妮和王欣二人。

        竹兰感动周书仁护着她,又不高兴周书仁自己冲到前面,见到张三妮二人,竹兰的脸色十分的不好,“为何不出声?”

        张三妮不敢出声,怕出声了没人出来,刚才只是恍惚觉得是周秀才和他娘子,敲了门有人回应才确认的,的确是周家娘子的声音,现在心里只剩下欢喜,一点都不惧怕周秀才黑脸。

        张三妮利索的跪在了门口,“秀才娘子,您看在我弟弟的份上,带上我们两个弱女子吧!”

        她以为王茹不见了,她和王欣不是活不成了就是被卖了,没想到,公子的贴身小厮翻了王茹的东西后,会将她和王欣的卖身契还给她们,还给了她们一人五两的银子,让她们离开。

        可她们两个手不能提的弱女子,她又长的还算不错,出了驿站就是荒郊野外,谁知道会碰上什么人,尤其是身上还带着卖身契,卖身契需要去衙门消除才作数,现在就算带着也是奴身,被人夺了,她们依旧是签了死契的奴才,这不是她想要的,她当够了奴才,一心想找个安稳人过日子了。

        王欣也猛然回神,不止跪了,还直接磕了头,“婶婶,您也是看着我长大的,虽然我做过错事,可如今也得了报应,求婶婶带我离开。”

        竹兰已经平了怒气,听了两人的话,张三妮还算有些良心,王欣就没有了,张三妮至少提了带着王欣,王欣却只提自己一人,依旧是自私的很。

        这两人跪在门口,说话的声音又不小,得了,刚才看热闹的人又开门看着了。

        周书仁表情淡淡的,他不怕被看热闹,一个车队又互不认识的,唯一认识的就是施卿的贴身小厮了。

        小厮愣了下,没想到周秀才夫妻也在车队,随后收敛了情绪,在不在也都是无关紧要的人。

        竹兰却不喜欢被看热闹,她一个都不想带,农夫与蛇的故事从小就听,竹兰对着张三妮道:“你走得早,还不知道吧,你爹把真相告诉我们了,容川并非张家子,自此以后你们张家和容川互不相欠两不相干。”

        张三妮傻眼了,没了关系,周家更不会带上她了,“秀才娘子,请您看在一个村的份上,帮帮我。”

        刚才王欣的话,她可听得清楚呢,王欣竟然不想带上她,呵,也别怪她不带王欣了。

        竹兰站直了身子,“你们已经卖身为奴,我不关心你们为何能离开,但是我们是不会带着你们的,你们身上要是有银钱就和镖师说吧,镖师会乐意带你们去下一个城镇的。”

        她和周书仁真不是心软之人,尤其是对两个品行不良的丫头,更没有一点的同情心。

        说完,竹兰就关上了门,你们爱跪着就跪着吧!

        张三妮看着门关上,咬着嘴角利索的站起身,她可不愿意继续跪着,既然有了离开的办法,还是尽早办妥的好,只是要花不少银子了,她要回王茹的房间去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遗落的首饰,这些都是银钱。

        王欣见张三妮走了,愣住了,不甘心的继续跪了一会,本以为会有人帮着说话,可陆陆续续的都关门回去了,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王欣只能不甘心的站起身,她现在只能跟着张三妮了。

        竹兰听着离开的脚步声,嗤笑一声,真以为会有人帮着说呢,别想了,张三妮和王欣是奴才,古代有的时候最冷血了,尤其是对奴才阶层的,在富有同情心的人也不会为了一个奴才说情的,何况车队刚刚经历了事,本着少一事的原则,看热闹可以绝对不会管闲事的。

        昨晚上竹兰和周书仁都没休息好,两人躺了一会下楼吃了早饭,二人也没出去转,直接回了房间补觉了。

        一觉睡到了下午,哪怕补觉了,两人的年纪到底不小了,前些日子也没休息好,草草的吃了饭聊了会天又睡觉了。

        这次可以安稳的睡觉了,一觉到大天亮,才把缺的觉补了回来,精神头很好的坐上马车继续赶路。

        车队的速度上来了,镖行想尽早护送到京城,每天尽量多赶路,以前早起赶路,还有人抱怨,自从出事后,都消停了,抱怨声没了,恨不得早些到京城。

        本来三天到海城,两天就到了,竹兰看着张三妮和王欣脱离了队伍,州城休整一晚,车队继续赶路。

        这是去京城的路上,最后一个路过的州城了,竹兰也松了口气,这两天赶路真是颠簸的很,浑身都要散架子了。

        晚上,竹兰感慨道:“日后,我可以不轻易出门了,要出门也等家里有奴仆护院的,这一趟可累死我了,只有亲身经历了,才深刻的体会到你远行的不容易,辛苦了。”

        周书仁浑身也不怎么舒服,“那我进京赶考,你来吗?”

        竹兰,“........来。”

        周书仁独自进京她不放心啊,还是要跟来的。

        周书仁也心疼竹兰跟着遭罪,“乡试后,我们就提前走,不着急赶路,也能舒服一些。”

        竹兰侧过身子,“我跟你说,我想念儿媳妇们了,尤其是李氏,所以下次出行,我决定带上老大两口子。”

        周书仁沉默了一会,“我也觉得带上他们不错。”

        他第一回觉得周家几个儿子也有不碍眼的时候,他和竹兰当爹娘的,儿子儿媳妇伺候没毛病。

        竹兰来了精神问,“你说,周家的几个儿子儿媳妇会不会想我们?”

        周书仁回答的利索了,“一定会想的。”

        竹兰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尤其是李氏,没她这个偏心的婆婆帮着,一定被欺负惨了,说不准想她想的都哭了!

        平州城,各房都回了自己的屋子,李氏心不在焉的数着铜钱,“当家的,你说爹娘到京城了没?”

        娘不在家,她数铜板都不愿意数了。

        周老大也算着日子,以前爹娘在家,他和李氏听话就行了,爹娘不在家,他们两口子过的太难了,他和李氏都瘦了,“应该到了吧。”

        李氏丢开铜板,“娘啥时候回家啊。”

        娘不在家偏帮她,她一点都没有当大嫂的感觉了,两个弟妹太精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