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知道的太多了

第三百二十四章 知道的太多了

        郑宏是带着礼物来的,郑宏进来见到武春愣了下,他知道武春不敢上门,正想着替武春说了,今个还真巧了,“你来了啊,看来不用我说了。”

        武春哭的眼睛涩涩的,鼻音还特别的重,“让你担心了。”

        郑宏的确担心,武冬死后,武春跟疯魔了似的,战场上不要命的砍人,好几次都杀红了眼,武春身上的狠劲吓得敌方都不敢上前,他能立功抓到一族首领也多亏了武春呢!

        后来战乱结束了,武春的精神也一直绷着,这次来京城他担心了一路,见到周家人,他是真高兴,武春至少能发泄出来,只是左等右等武春都没敢上门,眼看着要回去了,他真怕武春逃避,所以他就来了。

        郑宏拍着武春的肩膀,“我们不仅是兄弟,你还救过我的命呢,见你没事了,我也就放心了。”

        武春眼睛又红了,他能救得了别人却护不住亲弟弟,“恩。”

        竹兰喝了几口茶润了润嗓子,郑宏上门带了不少东西,她看到了橘子和桂圆,“你来怎么还带这么贵重的礼物?”

        郑宏道:“这都是陛下赏赐的,我不爱吃甜的带回家路程远加上颠簸该坏了,想到婶子家有孩子就带回来了,小孩子都喜欢甜的。”

        武春懊恼的拍着头,他光想着怎么见姑姑了,空手上门的,“姑,陛下也赏了我不少,我明个带过来。”

        竹兰拒绝道:“别,我这里不缺水果,你的送回老家吧。”

        武春抿着嘴,“送回去,家里也吃不下。”

        竹兰无语了,合着她就能吃的下呗,她的心就大呗?

        武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见姑脸色变了变,默了,这回水果送不出去了。

        竹兰深吸一口气,“你不准备回老家吗?”

        武春也想回去给爷爷和爹磕头,可不行,“三日后,我们要回西北。”

        周书仁问,“你们立了什么功?”

        郑宏坐在一旁喝茶,这事武春自己说。

        武春沙哑着嗓子,“我和郑宏抓了一族首领。”

        因为郑宏是他的上司,所以他的功劳没有郑宏大,还要感谢郑家没贪了他的功,否则他也没机会上京的。

        周书仁猜到了,“你现在是?”

        武春深吸一口气,“我被封了武将军,正五品,赏银千两,还得了一处二进的宅子,这次回去会跟着郑宏驻扎在礼州府,我前两日已经给爷爷去信,问爷爷是否举家搬迁到礼州府。”

        未来西北边境不会再有战事,他的运气好救了郑宏,郑家没贪功劳也为他请了功,否则不知道还要熬多少年才能出头。

        竹兰是便宜闺女,虽然和爹接触的时间不长,可从爹的行事上看,杨家一定会搬去礼州府的,杨家三个孙子,死了一个,重伤一个,才换来如今的根基,根基有了就是慢慢发展了,爹没有理由不去礼州府。

        周书仁看着郑宏,郑宏得到的封赏一定更大了。

        郑宏没待一会就告辞了,他是为武春来的,武春没事了,他一个外人还是离开的好。

        郑宏走了,没外人在了,武春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发泄过后心里空荡荡的,说的再多也填补不了心里的窟窿。

        武春强打起精神道:“姑,我现在住在赏赐的宅子里,地址给你们留下,我不在京城的日子,还需要姑多照看一些。”

        竹兰心里也涩然的很,“好。”

        周书仁心里叹气,“看你许久没休息了,我让老大收拾个屋子,你今个就住下吧!”

        武春也不想回宅子,宅子里除了赏赐的小厮丫头,只有他一个主子,“恩。”

        周书仁站起身,他这个姑父和武春不亲近,还是交给竹兰这个姑姑吧!

        竹兰见武春眼皮子发沉,这是松了心神扛不住困意了,“还没跟你说吧,你姑父成了举人了,明年要参加春闱的。”

        武春又有精神了,“我说呢,姑和姑父怎么来京城了。”

        武春刚才光想着自己了,现在才注意到,“姑,这宅子新买的?”

        “恩,买了几个月了,我跟你说.......”

        竹兰把一年发生了什么,家里发生了什么都告诉了武春。

        武春有点愣神,姑父隐藏的够深的,他这么多年都没察觉到,抿着嘴,姑父的心机太深沉了,他见多了发财当官娶小妾的了,虽然姑父很看重姑姑,可真的当了官见多了美女,姑父真能不动心思?

        竹兰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武春为什么突然严肃脸,“怎么了?”

        武春开口就带着煞气,“姑,如果日后姑父负了你,你别自己扛着,虽然我这个将军不值钱,可我救了郑宏,回去是有实职的,郑家欠我情,姑父要是敢负了你,我一定收拾他。”

        竹兰,“........”

        感动啊,就是不知道要不要告诉武春,你姑父和郑老爷子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武春见姑姑沉默,急了,“姑父真有苗头?我就知道姑父心机深。”

        这两年他每次见到姑父心里都打怵,总觉得被看的透透的,现在姑父成了举人,更证实了姑父城府极深了。

        周书仁站在门口,“........”

        他就出去一趟,竹兰怎么安慰的武春?他怎么在武春的眼里就成了负心汉了?

        周老大站在爹的身后,“.......”

        厉害了大表哥,武将就是胆子大啊,都想收拾爹了!

        竹兰见周书仁沉着脸进来,竹兰张了张嘴,她就是安慰武春说了下周家发家史,没想到,武春脑补的有些多,“咳,你姑父不是负心之人。”

        武春注意到姑父进来了,却觉得姑姑被姑父吓到了,所以不敢说,瞪着眼睛看着姑父。

        周老大觉得他该做些什么,不能让大表哥误会爹,“大表哥,你误会爹了,我以自己脑袋发誓,我爹绝对不会负了我娘的。”

        武春眼里的怀疑去了一些,大表弟不是个说谎的人,他的话可信度很高。

        周老大见有效果,“大表哥,你要信我,我当儿子我知道最清楚了,我跟你说,我爹每天给我娘倒洗脚水不说,还嫌弃我们碍眼,好像我们不是亲生的似的,我爹读书都要在娘身边的,还有啊,李氏往我娘身边凑,爹都要甩眼刀子的,有的时候,我都觉得,我爹的眼里除了我娘外,我们一家子都是多余的。”

        竹兰,“........”

        她算是知道明腾嘚瑟就掀老底随谁了,今个找到正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