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打脸正合适

第三百二十五章 打脸正合适

        周书仁,“.......”

        脑仁疼,老大知道的太多了!

        李氏站在门口不想进了,她发现当家的一点都没意识到说了太多不该说的了,还是脚底抹油的好!

        周老大一副我最了解爹的样子,听的武春目瞪口呆的,他真没想到,私下里的姑父是这个样子,唔,他爹对娘也很好,可也做不到姑父的程度,姑父是个情种呢,他果然想多了。

        武春余光瞟了一眼脸黑的能滴墨的姑父,他感受到了眼刀子,武春起身,“我先去躺一会。”

        说着拍了拍大表弟的肩膀,眼刀子要是能杀人,大表弟早就被姑父灭了。

        武春刚出正房,就听到大表弟发颤的道:“爹,我都是为了您啊,我不想您被误会。”

        武春忍不住勾了勾嘴角,问了小厮收拾好的屋子是哪间,他觉得,他能睡个好觉了。

        正厅内,竹兰看着周老大求饶,心里想着该啊,周老大的确该收拾,这张嘴巴太容易吐露家里的秘密了!

        竹兰哭了一场,虽然有周老大缓解了气氛,可心里也空的很,她还要去给爹写信,把武春的表现写给老爷子,更是要劝劝爹。

        老爷子一定是最难受的,杨家的子孙并不旺,爹只生了他们三兄妹,大哥二哥生的也不多,武春成亲几年了才得了一儿一女,女儿前年才出生的。

        二哥家的武江也成亲许久了,只有两个儿子。

        杨家生孩子困难啊,每一个孙子重孙子都是老爷子心里的宝,老爷子的心里指不定怎么疼呢!

        竹兰惦记着爹的腿,又惦记着娘受不受的住,还惦记大哥大嫂,竹兰的信写的就多了。

        周书仁回来,竹兰的信才写完,足足有六页,竹兰递给周书仁,“你看看还缺什么吗?”

        周书仁拿过信纸快速的过了一遍,“没有遗漏的。”

        竹兰叹气道:“明天去买些好的药酒送回去吧,我估计老爷子为了惩罚自己,一定死劲的折腾自己。”

        周书仁握着竹兰的肩膀,“爹比你想的要坚强。”

        竹兰,“恩。”

        老家,周老二迟疑的要不要写信,他知道武冬没了后就一会在迟疑。

        赵氏看不过去了,“我觉得还是写信给爹娘吧。”

        “可外公说不许告诉爹娘。”

        赵氏放下给闺女做的棉袄,“爹娘这么聪明的人,他们早就猜到会有什么结果了。”

        周老二沉默了片刻,“还是你看的明白。”

        “不是我看得明白,你只是怕娘受不住顾虑才多了。”

        她认为爹娘越聪明反而越冷静,一定早就做好准备了。

        周老二叹气,“外公的头发都白了,大舅娘哭晕几次,外婆还生着病,哎!”

        赵氏抿着嘴,“最可气的还有人说风凉话。”

        周老二默了,这些年有不少人表面怕杨家,心里巴不得杨家不好呢,他也听到了一些话,有人恶毒的说武春三兄弟都死了。

        他却不这么认为,武春能让人送武冬尸体回来,虽然没多说,可他也知道,武春好好的活着,至于武河也一定能好起来的,现在战乱结束了,打了大胜仗,一定会有消息回来的,他等着看说风凉话的人变脸。

        京城,武春睡了一天都没醒,晚上吃饭了,周书仁去看过回来道:“我们吃吧,武春估计明天能醒。”

        竹兰握着筷子,这是累狠了,好不容易休息了,“吃饭吧。”

        晚上竹兰睡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做了噩梦,梦到了血淋淋的武冬,梦到了武河,还梦到了倒在血泊里的武春,心里清楚梦是假的,可依旧一个梦接着一个梦的做。

        竹兰晚上没休息好,觉轻的周书仁更没休息好了。

        两口子早上睁开眼睛,眼眶子都是青的。

        武春休息的不错,眼里的血丝下去不少,人的精气神也恢复了一些。

        武春道:“姑,今个去我的宅子认认门,等三日后我走了,宅子托付给姑了。”

        竹兰也想去看看赏赐的宅子,“好。”

        饭后,立春和二月去马司牵回了马车,竹兰一家子坐着马车去了武春的府上。

        武春的宅子在西城,西城才是京城寸土寸金的地方,竹兰家一个靠近西城的院子都买了两千两呢,更不用说武春二进的院子了。

        武春的院子是二进的,却有着三进院子大小的用地,改建能改成三进的院子。

        武春解释道:“这些小厮和丫鬟都是宅子原有的一并赏赐给我了,我这次走只留一个门房,其他的都带上。”

        爷爷奶奶,爹娘一辈子都没被人伺候过,这一回也享享福气。

        他虽然给爷爷去了信询问,其实心里清楚爷爷一定会去礼州的,姑姑都不在老家了,老家已经没有爷爷惦记的了。

        竹兰一路数着,小厮有八人,丫头有六人,一个婆子,一个管家,一个门房,下人的确不少了。

        宅子里的家具用品都是齐全的,唔,家具都是上好的木头,这么好的院子都赏赐了。

        认了门,中午留在武春府上吃的饭,橘子和桂圆水果,竹兰没收,让武春装好等明个她雇佣人送回老家,虽然会坏不少,可也是稀罕物,她猜老家一定不人等着看杨家的笑话,这些稀罕水果打脸正合适了。

        武春听了理由,仔细瞧着姑,唔,他发现他也不了解唯一的姑姑,果然能和姑父心机深的人过了大半辈子,姑也不简单,“我听姑的。”

        这样也好,他更不用惦记姑了。

        下午,竹兰把要买的东西都置办齐了,周书仁也找了车队,第二日,一大车的东西装上了马车出了京城。

        武春在周家吃了最后一顿饭,第二日和郑宏汇合,两人出了京城去了军营,他们从军营走,竹兰不能送行了。

        武春的到来,对周家的影响也是不小的,附近的邻居都知道周家有个武将亲戚。

        竹兰秉承低调,警告了老大和李氏不许说武春的事。

        只是能瞒得了邻居,却瞒不了赵渤和邓秀才,邓秀才是消息灵通,赵渤是知道的比较多,两人上门恭喜了。

        武春虽然不是京城武将,可也意味着周家有实在亲戚是当官的,不像以前只能依靠自己。

        京城的冬日过的很快,哪怕下了几场雪,京城依旧热闹的很,竹兰不记得武春走了多久了,只觉得走的许久了。

        竹兰坐在窗前开着窗户看雪,李氏跑进来,“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