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压力

第三百二十六章 压力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竹兰抱着手炉,许久不见李氏大呼小叫了,吓了她一跳,她刚才正想事呢,“喊什么?”

        李氏见婆婆脸色不好,她太激动忘了婆婆不喜欢她咋咋呼呼的,“娘,大舅来了。”

        竹兰快的站起,“你没看错?”

        李氏,“娘,当家的都迎进来了,我怎么会看错。”

        她和当家的也是巧了,他们正要出门子,他们家总买的铺子,昨个铺的掌柜说有牛,她让掌柜的给她留了牛,她正要去取,出门就见到大舅正要敲门呢!

        竹兰道:“你去让二月到赵府接你爹回来。”

        李氏,“哎,我这就去。”

        竹兰披着披风出了院子,等了一会也没见周老大来后院,快步的去了前院,就见老大带着立搬箱子,门外两辆马车,马车上都是行李。

        大哥杨竹木正在一旁看着,竹兰看着大哥的头,大哥的头白了不少,人也清瘦了许多,心里难受,“大哥。”

        杨竹木回头有些认不出小妹了,他有些恍惚,以前小妹的印象越来越模糊了,不过,小妹越过越好,他做大哥的高兴,“你怎么来前院了?外面多冷。”

        “我见老大半天没带你去后院,我忍不住出来看看,大哥,你怎么来京城了?”

        杨竹木不错眼的看着行李,等都搬完了示意小妹等一会,掏了银子给车夫,才道:“我们回屋子说。”

        竹兰,“好。”

        杨竹木打量着院子,“京城就是不一样啊,宅子都精致呢!”

        竹兰,“买的商贾宅子,所以精致一些,大哥,武在京城的宅子才叫贵气。”

        杨竹木笑着,“这小子说了。”

        竹兰知道大哥赶路遭了不少罪,屋子里的水壶一直烧着,竹兰倒了水,“大哥,喝些水暖暖子。”

        杨竹木接过水,这一路风雪真遭了大罪了,“武的信先到的,爹就让我收拾行李了,等都收拾好了,你的信和捎回去的东西到了,我和爹一商量,爹让我先来京城安顿,在京城等来年雪水化了,爹娘过来再一起走。”

        竹兰急了,“爹和娘体还好吗?”

        瞧着大哥的模样,她更惦记爹娘了。

        杨竹木握着茶杯,“爹的子骨好一些,娘生了一场大病,娘惦记着见武和武河,子骨了过来,我走的时候已经能下地走动了。”

        竹兰沉默了好一会,娘的一场大病带走了不少精气神,这一次的大病影响娘的寿元。

        杨竹木放下水杯,“你嫂子也走出来了,家里的行李都是她打包的,那个,这次来的匆忙,也没给你带什么东西。”

        主要是全家都没心思,又一想大妹也不缺什么就没带。

        “大哥我什么都不缺,对了,家里的土地都处理了吗?”

        杨竹木道:“我走后你二哥处理。”

        杨竹木笑着道:“瞧我,我都忘了把信给你,我这次来昌义和昌廉让我捎的信。”

        竹兰前些子接到过周老二的信,说的是武冬的消息,接过信,竹兰先看了周老二的。

        信上说的都是一些家的况,最多的是惦记竹兰和周书仁,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

        昌廉的消息倒是不少,主要是昌智,有人像他打探消息,询问昌智是否定亲了。

        竹兰快看了信,其他的信息没了。

        李氏进来,“娘,屋子收拾出来了。”

        竹兰对着大哥道:“大哥一路辛苦了,你先回去休息一会。”

        杨竹木也的确没什么要聊的,他不愿意提家里事让妹妹担心,“好。”

        至于询问武也不必了,妹妹写的信很详细,他已经知道大儿子内心有多痛苦了,不想再扎自己的心了。

        周书仁回来先去见杨竹木,只可惜大舅哥累的睡着了,回屋子道:“人睡觉了。”

        竹兰幽幽的道:“大哥老了许多。”

        “武冬是老儿子,老儿子心头,剜了心能不老吗?”

        竹兰问,“赵渤寻你什么事?”

        要知道,来京城这么久,两人没见几次面的,都在努力为明年闱做准备呢!

        周书仁烤着手,“他找我是为了打探吴鸣的消息,询问吴鸣准备的如何。”

        竹兰想到吴鸣,来了京城后,吴鸣一次都没出过门,每都在屋子里看书,给周书仁不小的压力呢,“你告诉赵渤了?”

        周书仁,“必须告诉他啊,不能只我一人有压力。”

        周书仁早就歇了争第一的可能了,他和吴鸣接触的越久越受打击,他有后世的眼界,吴鸣纯古人,他和吴鸣讨论了战后展,唔,吴鸣的观点也不错的,有很多他都没想到过的。

        竹兰失笑,“赵渤看样子想争一争呢!”

        “大家子弟资源让人嫉妒啊,自然有底气争一争。”

        他能猜到明年闱的考题,何况这些大家族了,明年的闱精彩啊!

        依照他对皇上的研究,越是被大家猜到的考题,反而越会出呢,本朝的皇帝是个实际人,需要的就是有用的人。

        下午,杨竹木才醒了,换了衣服不好意思道:“睡了一天,妹夫等久了吧。”

        周书仁道:“我们都是自家人,大哥跟我何须客,大哥快坐。”

        杨竹木的确累狠了,他知道妹夫一定会回来和他说话,强撑着来着,谁知道睡着了,他还是饿醒的,看着桌子上摆着的菜肚子咕咕的直叫,“见笑了。”

        周书仁笑着:“大哥我们先吃。”

        杨竹木摆手,“不用,等着一起。”

        周书仁道:“还有最后一道羊汤,马上就好了。”

        “哎!”

        一刻钟,竹兰端着羊汤进来,“大哥醒了,我还想去叫你呢,正好,开饭了。”

        杨竹木刚才数了数十道菜,还有牛呢,心里咋舌,妹子子过得是真好啊,“你也快坐别忙活了。”

        竹兰,“哎!”

        晚饭杨竹木喝了不少,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没到伤心处,周书仁能喝,杨竹木也喝了不少,最后有些喝多了,竹兰听着大哥哭。

        哭了一场后,竹兰现大哥的精气神好了许多,杨竹木来就快过新年了,杨竹木去看了武的宅子后,因为独自一人在京城,依旧住在竹兰家。

        今年的新年一家子人不齐,加上武冬的去世,新年也没有多闹,新年后时间加了。

        好像一眨眼一天就过去了,转眼就到了各地举人进京的子。

        京城的客栈都注满了人,周书仁哪里也不出去了,每天都窝在家里看书。

        闱,竹兰是真的感到了周书仁的紧张。竹兰家也接到了武的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