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她不老

第三百二十七章 她不老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竹兰拿到武春的信,信是写给竹兰的,古代的通讯不方便,这封信是武春到礼州后写的平安信。

        至于杨竹木写的信,估摸着到了礼州,武春的回信应该还在路上。

        竹兰和大哥一起开的信,这次随信件一起来的还有毛皮,信里的礼单忽略了,直接看的正文。

        武春到了礼州,他依旧在郑宏的手下,郑宏负责礼州的驻防,管辖驻防的兵士,武春是协助的实权武将。

        武春在礼州城买了三进的大院子才花了二百两,院子的占地很大,特意说了礼州虽然是州城,可条件很差,城里最多的商人就是一些皮毛商。

        虽然战乱结束,礼州城6续有逃难的人回来,整个州城依旧很萧条,百姓特别的穷苦,卖儿卖女的很多。

        杨竹木呆了呆,“这小子怎么写了这么多礼州城的百姓生活?好家伙有三四页。”

        竹兰将写礼州城的几页信递给周书仁,“武春写个书仁的。”

        周书仁宝贵的接过来,这是他托武春写的,他让武春将看到的都写信回来告诉他,这小子写的还真详细,看样子没少去附近的村子逛,武春的语气很沉痛,尤其是写到没有粮食下锅,有的人甚至吃土的时候。

        周书仁的心沉了沉,虽然东北的环境冬日也艰苦,可东北的土地肥沃,这些年风调雨顺的,只要不为了攒银子多卖粮食,家家户户都是能吃八分饱的,这几年东北土地多的人家,已经有余钱打扮自己了。

        这也是商贾为何这几年跑东北的次数比以往勤快的原因。

        礼州城连商贾不愿意去,可见当地的百姓多穷苦了。

        竹兰这边也看完了后面的信,写上都是武春如果安家的事,最后邀请竹兰和周书仁有机会去礼州城坐客。

        杨竹木心塞了一会,整篇没有提到他呢!

        竹兰注意到大哥的情绪,失笑道:“他不知道你在我这里。”

        “我给他去信了。”

        竹兰无语,“大哥,你自己算算你接到武春信再回信去礼州城,一个来回需要多少时日?武春给我写信的时候,你的信还没到他手里呢!他怎么知道你也在京城,再等几日给你的回信该到了。”

        杨竹木一算,“还真是,这孩子给我的回信应该在来京的路上。”

        竹兰收了信,“我去看看我大侄子给我带的礼物。”

        这是年礼啊,虽然这份年礼来的有些晚了,这都进入二月份了,眼瞧着没几日就要会试了。

        周书仁拿着信,“我先回去看书了。”

        竹兰,“好。”

        竹兰和大哥一起去看的礼物,三箱子的东西,两箱子皮毛,一箱子的大枣,这些大枣可是好东西。

        竹兰分出了一些,留着等娘到京城了给娘吃。

        竹兰刚收拾好了毛皮,李氏带着杏花拎着菜篮子回来了,搓着手烤火道:“娘,这天气是真冷啊!”

        竹兰正担忧着呢,会试也是三场,初九,初十二,初十五,都是先一日进场,后一日出场。

        每人的考场依旧很小,长五尺,宽四尺,高八尺,进入去先搜身,然后每人三根蜡烛,等考生进入房门落锁,条件依旧很艰苦呢!

        竹兰问,“今个买到什么肉了,瞧你高兴的。”

        李氏咧着嘴笑着,“娘,今天的羊肉新鲜,我多买了几斤羊肉,晚上炖羊肉吃。”

        竹兰恩了一声,“明个多买些肉回来吧,多做些香肠给你爹带着。”

        “哎!”

        时间很快就到了初八,竹兰检查周书仁带的东西,这回不仅竹兰检查了几遍,就连周书仁都检查了两遍。

        竹兰看着周书仁紧张,她反而轻松了许多,“真难看到你对什么事这么紧张过。”

        周书仁笑着,“前面都走了九十九步了,就差最后一步了,我能不紧张吗?”

        竹兰握着周书仁的手,“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顺其自然就好。”

        这些日子,周书仁晚上睡觉都做梦了,她都能听到周书仁说梦话,梦里都在背书呢!

        周书仁,“恩。”

        竹兰一听得了,嘴上应的好好的,心里一定不是这么想的,周书仁还总说她愿意往身上揽责任,他何尝不是如此?

        只是周书仁的心小,揽的只有她而已。

        二月份的京城真是热闹,尤其是初八这一天,大街上都是马车,越往西南方向马车堵的越厉害。

        竹兰家算是来的晚的,马车堵在了后面,大冷天的要步行过去了。

        街上的情况差不多,不止竹兰一家子步行,竹兰是舍得花银子的,尤其是在周书仁的身上,周书仁裹着厚厚的披风并不会冷。

        进考场也是需要排队的,与乡试的流程是一样的。

        竹兰等周书仁进去了,在街上又站了一会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李氏别看胖却并不是最抗冻的,李氏搓着双手,“娘,我们回家吧!”

        竹兰回神最后看了一眼考场,周书仁为了她去奋斗了,勾着嘴角,“回家。”

        回到家,竹兰回屋子将周书仁进考场的场景画了下来。

        李氏站在一旁:“娘,你画的真好。”

        竹兰侧头,“你怎么跟进来了?”

        李氏小眼睛里委屈了,“娘,我一直跟着您啊。”

        竹兰知道李氏是来陪她的,瞧着李氏包子一样的脸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手感的确好。”

        李氏瞪大了眼睛,心里却欢喜的不行,娘捏她了,娘和当家的一样都最稀罕她了,李氏想到当家的说的话,脸红红的。

        竹兰愣神的看着李氏跑出去,她就是捏了捏李氏的脸,李氏怎么就害羞成这样?

        雪晗带着侄女进来,“娘,大嫂怎么跑出去了?”

        竹兰,“谁知道她又想了什么。”

        雪晗见娘神色平静,一点都没有担心的样子,愣了,“娘,你不担心爹吗?”

        以前每次考试,娘都很担心的。

        竹兰等墨迹干了,将画收起来道:“我相信你爹。”

        雪晗默了,她真的羡慕爹和娘的感情,她也希望日后她能和容川一样,这么一想,雪晗的脸红成了红布,“娘,我回屋子了。”

        竹兰眨了眨眼睛,今个是怎么了,一个两个的都害羞上了?她已经跟不上思路了吗?她难道真的老了?

        竹兰打了个冷颤想想就可怕,不,她的真实年龄还没到三十,古代的也没到四十,她不老,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