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威胁

第三百三十三章 威胁

        侯府的马车家徽特别的显眼,竹兰想不注意都难,眼睁睁的看着侯府的马车停下,熟悉的小厮,熟悉的人啊!

        邓秀才有些懵,整个人愣神的看着侯府的马车,他不明白侯府的马车为什么会停下。

        牙子缩在一旁,这个时候他一个小人物还是缩着的好!

        这一次姚哲余没坐在马车上高高在上俯视,姚哲余扶着小厮的胳膊下了马车,很客气的行礼道:“周贡士。”

        周书仁稳得住,无事不登三宝殿,一听称呼就知道男主一直关注着会试了,周书仁回礼,“大公子。”

        姚哲余的小厮开口道:“公子已经是世子了。”

        竹兰,“........”

        这个变故有些大了,对于情节她都忘的差不多了,可男主出场的情节必须记住啊,她明明记得男主一年后参加童试的时候还是公子!

        竹兰余光打量着姚哲余,一身黑系列,唔,黑化的男主战斗力就是不一样啊!

        周书仁几个月成了贡士,姚哲余直接成世子了,本朝的世子是要请封皇帝批准的,从侯府的处境,皇帝绝对想灭了侯府而后快的,怎么可能这么顺的批了折子?

        而且依照男主的处境,应该是爹不疼后娘害,这种情况下都能让侯爷请封,战斗力真猛!

        世子和大公子完全是两个概念,大公子唯一拿得出手的是嫡子身份,世子那是能够处理一些事,接触侯府人脉的!

        姚哲余盯着周秀才,应该是周贡士了,他不都忘脑后的小人物,没想到一路高歌成了贡士,真真是厉害的很,他手里可有一份详细的调查资料,姚哲余道:“相逢即是有缘,我和周贡士的缘分不浅!”

        周书仁保持微笑,心里却想骂人,说真的,他一点都不想和男主有缘,谁和男主有缘谁容易炮灰,虽然现在跑偏的,你已经不是男主了,可战斗力猛啊,他真的想骂人,“几面之缘,世子言重了。”

        姚哲余笑容深了,他以前怎么没觉得周书仁是狐狸呢,还是特别狡猾的狐狸,他看走眼了,“周贡士可是救过本世子,本世子说的都是实话。”

        竹兰,“......”

        现在想起救命之恩了,几个月前甩银票警告他们恩怨两情的时候忘了?.

        周书仁,“......银子已收,再无救命之恩。”

        姚哲余想到银子,他真没想到周贡士的娘子还是个抓钱的能手,买的几个宅子都大涨了,看他都眼红,他累死累活的暗地里算计商贾,明面上算计父亲,几个月了,才入账两千两,再瞧瞧周家,前后几个月,周家的家底至少翻了一倍。

        姚哲余想到了平港的地,眼神更深了,周贡士的财运有些旺的过分!

        场面最怕的就是安静了,竹兰心里想骂人,这是西城啊,权贵最多的地方,姚哲余坑死人偿命,得了,他们家和姚哲余没关系也成有关系了。

        瞧瞧邓秀才目瞪口呆的模样,再看看牙子一副受到惊吓,唔,她觉得男主比狗皮膏药都让人讨厌。

        姚哲余垂下眼帘,“周贡士,我备了酒菜贺喜周贡士,移步酒楼如何?”

        周书仁心里骂了人,你丫的一副跟你耗到底的样子,他上不上车都和侯府公子交情匪浅了,他才不愿意让竹兰吹冷风呢,“世子请。”

        姚哲余转身上了马车,心里想着,老狐狸还是果断之人,当初怎么就放跑了?还是自己太年轻了!

        周书仁再次享受到了侯府的马车,心里感慨,有爵位就是不同啊,瞧瞧马车气派的让人嫉妒,还有侯府真有钱啊,皇帝惦记许久的金猪了,怎么还没宰了!

        他真不是好人啊,尤其对上危险人物后,心里的底线都跟着降低了,今个威胁他,他记住了!

        竹兰目送马车离开,邓秀才呆了呆,“嫂子,咱们还去看宅子吗?”

        竹兰磨牙,“看,咱们这就过去。”

        说着,竹兰就上了自家的马车,她带着二月和立春呢,也不是自己一人独去,为何不去看,何况她心里憋气啊,姚哲余依旧让人讨厌,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就来气!

        邓秀才和牙子对视一眼,二人上了马车。

        竹兰看了西北交界的宅子,宅子是真够破的,唯一让竹兰喜欢的,院子里有口井,有个小池塘,还有几棵果树,哦,对了,还有一小片杂乱的竹子。

        牙子也尴尬的不行,这个宅子以前不卖,现在卖了没人买,“卖主不善于经营,这些年坐吃山空,所以房子有些破败。”

        “这是有些破?”

        这要不是还没到蛇醒来的季节,竹兰打死都不进来的,院子里到处是荒草,看着假山,竹兰就觉得怕怕的,深怕下面有冬眠的大蛇。

        牙子也觉得说破有些心虚,“地方还是不错的,您看能修建成三进的院子,如果设计的好,也能按照南方的宅子设计。”

        竹兰在心里算着银钱,地方的确够大,可新建要花不少的银钱,她又想起了武春的宅子,甭想了,竹兰抿着嘴,“这座宅子要价多少来着?”

        牙子道:“两千四百两。”

        竹兰上次来京城买宅子没讲价,因为是最低价了,她知道讲了也讲不下来,而且第一次京城与邓秀才不熟,她和周书仁底子薄,不想被看清直接付了银子。

        这次不同了,身份变了不说,这座宅子在她心里也不值两千四百两,“两千一百两,成就过户,不成就算了。”

        牙子心想好家伙一下子砍三百两,随后又问,“西城的二进宅子呢?”

        竹兰是真没相中西城的宅子,地方小,反正她就是用来暂住的,“两千八百两,现在看你能力的时候了,价格都谈下来,我给你五十两的谢银。”

        牙子本来觉得有些为难,西城宅子再小也是西城,可五十两银子的好处,加上还希望周家卖南城的宅子,咬了咬牙,“贡士太太您等我好消息吧!”

        竹兰对着邓秀才道:“今个麻烦贤弟的,改日单独请贤弟喝茶。”

        邓秀才靠的是三品的便宜姐夫,外人说他是侍郎的小舅子,其实原配夫人的弟弟才是真小舅子呢,京城三品官多了去了,便宜姐夫又不是尚书,真比不过侯府,侯府手握实权啊!

        邓秀才客气的道:“改日一定亲自登门。”

        竹兰行礼,“出来有一会了,我也先回了。”

        邓秀才,“嫂子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