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甲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甲

        牙子忍不住多想,周太太一定是怕周贡士当官忘了原配呢!牙子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

        竹兰拿着两张房契回了家,到家的时候,周书仁回来了。

        桌子上有一小叠的银票子,竹兰拿起来数了数,“果然如我猜的,只翻了十倍。”

        手里的银子四千两!

        周书仁对投资没什么眼光,在现代的时候,他就没投资过,就连理财他都没买过,他只会存钱!

        他是真佩服竹兰投资的眼光和果断,他累死累活的也没有竹兰几次倒手赚得多。

        竹兰收了银票子,拿出匣子将房契和银子票子都放进去,重新盖上,竹兰坐回椅子上,“姚哲余一定反应过来你的用意了吧!”

        “反应过来又如何,反正剩下的地都卖了,我宁愿贱卖也不把剩下的地给姚哲余,已经表明我的意思了。”

        竹兰有些担心,“虽然撕下去了姚哲余,可他会不会恼火你,在放榜后走关系针对你。”

        周书仁抿着茶水,“所以我要进一甲,一甲的官职都是立即授职的。”

        竹兰松了一口气,一甲只有三位,状元,榜眼,探花郎,赐进士及第的称号,竹兰拍了拍周书仁的手,“第二也挺好的。”

        周书仁,“........恩。”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殿试,周书仁天不亮就坐着马车走了,按照现代的时间,早上六点殿试就要开始了,所以都抹黑坐马车往皇宫赶。

        古代有没有手表,只能提前走,深怕耽误错过了时辰。

        殿试考一天,日暮交卷,本朝并没有殿试前复试,直接殿试,交卷后封存,由八人审卷,卷子分为五等,八人分别批注等级,最后选出十本批注最多的第一等卷子呈给皇帝,最后由皇帝选出一甲三人。

        竹兰自从周书仁走了,目光一直看着皇宫的方向,今天最后一步了,未来如何,全看今日了。

        今天周书仁本来没多大压力的,因为姚哲余的搅局,今日周书仁的压力最大了。

        周家一家子都在等,中午吃饭都不香了。

        日暮后,周老大就守在宅子大门口了,四月的白日依旧没长多少,周书仁和吴鸣回来,天彻底黑了。

        周老大等马车停下飞快的上前,“爹。”

        周书仁先吴鸣一步下了马车,等吴鸣下车后,周书仁道:“晚饭都准备好了吗?”

        周老大见爹精神头不错,心放回了肚子里,笑着道:“早就准备好了,今个做的都是爹和娘爱吃的。”

        周老大看着吴鸣顿了下,“还有两道吴鸣喜爱的菜。”

        吴鸣,“........”

        他就是顺带的,其实不用特意说的。

        周书仁真饿了啊,虽然殿试上有准备点心,宫里的点心也的确很好吃,可真没几个人敢多吃的,他喜欢吃也没多吃几块,现在的肚子里一直唱着歌。

        周书仁加快了脚步,进正厅一看,一桌子的菜,肚子唱的更响了。

        竹兰笑着,“快去洗手吃饭。”

        “哎!”

        晚上,周书仁和吴鸣吃的最多,两人是考完最后一场彻底放松了,竹兰等人则是惦记着三日后的结果。

        饭后,杨竹木没急着回西城的宅子,反而好奇的问,“妹夫,你见到皇帝了吗?”

        周书仁,“.......见到了。”

        他能说只匆匆一面吗,他的胆子再大也不敢直勾勾的盯着皇帝看啊!

        杨竹木激动了,“皇帝陛下如何?是否与传闻一样虎背熊腰?”

        竹兰嘴里的茶水差点没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对皇帝的恐惧,民间的传闻特别的多!

        周书仁抽搐着嘴角,“我就看了一面,皇帝身子纤瘦,至于容貌有胡子挡着,我也不敢直看圣颜,具体长相如何没看清,可依照轮廓看长相应该不差。”

        杨竹木有些失望,杀伐果决的皇上,既然不是他想的形象,听妹夫的话就是文弱书生啊,杨竹木忍不住多看了妹夫几眼,文弱书生心狠的时候,才是真的狠人。

        杨竹木有妹夫作对比,接受了皇帝的形象,他也不准备问妹夫的成绩了,“我回西城宅子了。”

        周书仁起身,“大哥,我送你。”

        杨竹木摆手,“你也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

        周书仁坚持送杨竹木出门,他的面子工程一直做的很好的。

        竹兰等周书仁回来,“我去给你打热水洗脚,今个早些休息。”

        周书仁的确有些困了,早上三点就起了,白天又高度集中精神,现在酒足饭饱了困意上来了,周书仁按住竹兰的手,“我自己去倒水就行。”

        说着人就出去了。

        竹兰轻笑一声,将床铺铺好,她也有些困了,周书仁几点起来,她几点醒的。

        等竹兰和周书仁都洗漱好,两个人很快就睡着了。

        次日一早,赵渤上门了,赵渤对自己很有信心的,虽然大家都猜到了策问的考题,可他准备了不少,他觉得这次能进一甲,只是不来周家一趟,他心里不踏实。

        周书仁明白赵渤的来意,只是赵渤的愿望要落空了,为了寻求平衡,也不可能一甲前三都出自一个地方。

        前三两个出一个地方是美名,三个呵呵了,都该怀疑是不是舞弊了。

        他有信心是因为自己答的的确好,昨个回来的路上,他就问过吴鸣了,他心里更有底了。

        现在听了赵渤回答的几句话,周书仁心里摇头,就算不为了平衡,赵渤依旧进不来一甲。

        赵渤信心的来,失望的走了,心里的不踏实成真了。

        三日放榜,榜单下人山人海的,今个不仅参考的人看榜,看热闹的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