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他读书多着呢

第三百三十八章 他读书多着呢

        吴鸣再次递茶,“干娘请喝茶。”

        竹兰笑着接了过来,“干娘没什么送你的,知道你缺银钱,这个荷包里有些银钱你收着。”

        吴鸣,“.......”

        他发誓,日后一定好好经营家产!

        现在他的确缺钱啊!

        周老大摸了摸身上荷包,他的荷包里只有二两银子,这还是到了京城,他认识的人多了,为了周家的脸面,李氏才给他的,否则荷包里也就几十文钱,他这个便宜大哥有些送不出手。

        周老大抿着嘴,“娘,您能借我十两银子吗?”

        竹兰知道周老大要干什么了,乐的看吴鸣变脸,让吴鸣脑子热,该啊,“好。”

        竹兰起身回屋子拿了十两银子出来递给周老大。

        周老大欢喜的接过来,等着吴鸣喊大哥呢!

        吴鸣深吸一口气,他日后一定不让自己再缺银钱了,“大哥。”

        周老大心里特别的爽,状元郎的弟弟啊,心里告诉自己别太激动,爹才考了榜眼,不能往爹的心里捅刀子,“大哥没多少银钱,这个银钱先拿着,虽然帮不了你多少,零花还是够的。”

        吴鸣握着十两银子,还是大哥借的银子,“谢谢大哥。”

        他更希望大哥不给他的,真的!

        随后竹兰喊了李氏和雪晗,让两人带着明腾和玉露进来。

        雪晗作为妹妹,吴鸣要给礼物的,吴鸣干不出拿银子给礼的事,让小厮取了他留着的笔墨来,分别给了礼物。

        周老大看着脸红,可没办法啊,谁让大房最穷了。

        李氏抿着嘴,她好不容易攒的余钱,一会都要还给婆婆了,呜呜,大房真的好穷好穷,她觉得不能只存月钱了!

        周书仁等都见礼后,挥着手,“行了都出去吧!”

        竹兰咳嗽下,周书仁闭嘴了,竹兰对着老大道:“你先等一会,我写封信回老家。”

        随后又对吴鸣道:“你也要写信回去吧,正好趁着没黑天将信一起送出去。”

        吴鸣起身道:“我这就回去写信,一会麻烦大哥了。”

        周老大心是飘的,状元郎的大哥做梦都能笑醒了,“不麻烦不麻烦。”

        一刻钟,竹兰的信写好了,写了两封信,一封信给昌廉,一封信给昌义的,昌义的信上提了吴咛的事,竹兰说了是周书仁的意思。

        竹兰把信给了老大,回屋子一看周书仁睡着了。

        竹兰觉得今天真是神奇的一天,只是吴鸣成了干亲,她以前的打算落空了,哪怕二房认了吴咛这个干妹妹,只要她和周书仁活着,吴鸣不会偏帮任何一个人。

        二房依旧是最弱势的一房啊!

        晚上,自己一家子庆祝,杨竹木中午就喝了不少,晚上又喝多了,今个没再回西城的宅子住。

        休息一晚,天没亮来接人的马车就到了,竹兰亲自给周书仁穿的朝服,周书仁穿好后,竹兰仔细瞧着,感觉周书仁的大众脸都帅气了一些!

        吃过早饭,邓秀才和牙子就来了,二人先恭喜一番,牙子就说明来意了,“太太,有人出六千两买这座宅子,您觉得这个价钱如何?”

        竹兰眨了眨眼睛,这个价钱比她估算的高啊,果然周书仁加吴鸣一加一是大于二的,只是竹兰不想太过分留下敛财的名声,这个价格可以了,再高就不好了,虽然遗憾,可为了名声,竹兰忍着疼道:“价格挺好的,只是我们需要一些时日搬家。”

        牙子没想到一次就成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看了一眼邓秀才,见邓秀才点头,才确认不是听错了,“其实宅子的价钱还能涨的。”

        他也想卖个好,昨个状元郎认了榜眼当干爹,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了,周家日后不得了!

        邓秀才心里复杂,真没想到,周秀才成了榜眼,他看好的赵兄反而差点掉出了三甲!

        竹兰笑着,“这个价可以了。”

        牙子反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更加的不敢小看榜眼太太了,天大喜事的时候,还能头脑清醒为名声考虑,真没几个人能做到,“那我就回信了。”

        “麻烦你了。”

        牙子讨好的笑着,“都是小人应该做的。”

        因为周书仁没在,邓秀才二人很快就走了,竹兰等二人走后,看了两人带来的礼物,牙子送的是茶叶,邓秀才送的是砚台。

        以前光给邓秀才和牙子好处费了,这还是第一次收到了他们二人的礼物呢,上次中贡士,这两人都没送过礼。

        邓秀才是因为便宜姐夫三品官,牙子的背后势力也不小啊!

        昨个也收了不少的礼物,分出一半给吴鸣,周家留了一半,这回不好处理礼物了,现在都盯着他们家呢!

        竹兰看着礼物,有不少难得的东西,她也不舍得处理。

        竹兰重点在料子上,周家有官身了,她是官眷了,以前不能穿的料子,现在也能穿了,对,还有首饰,以前不能带的,现在也能带了。

        朝堂上,周书仁听了圣旨是懵逼的状态,不对啊,他读书多着呢,他也仔细研究过本朝和前朝,两个架空的朝代,他明明记得,一甲的三人不都是留在翰林院吗?

        他听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