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宠妃翻身宝典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六章 醋意

第三百零六章 醋意

        武秀宁没想当着喜塔腊氏的面对胤禛一阵痴缠,借此来展现胤禛对她的宠爱,她要的从始至终都是胤禛的态度。

        现在胤禛服软了,她自然也就不闹了,至于身后的喜塔腊氏,谁管她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两人相携回了院子,在外面转了两圈,就算没有太阳,也出了一身汗,黏黏的一点都不舒服,所以回来之后稍作梳洗便换了常服。

        换上干爽的衣物,感受到屋里那因为冰盆散发的淡淡凉气,武秀宁轻叹一声,捧着一碗温热的甜汤小口小口的轻抿着。

        瞧胤禛那惬意的模样,宁可摆弄棋子也不多问喜塔腊氏一句,由此可见,心如磐石一般的胤禛一如从前那般不好打动。

        武秀宁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委屈,毕竟为了打动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可是花了两世的时间,她低着头,漆黑的眼眸中神色翻涌。

        胤禛将手中的棋子扔进棋盒里,抬手的瞬间,捧起茶盏的瞬间,问道:“怎么着,还醋着呢!”

        “爷这是希望妾身醋着呢还是不希望妾身醋着呢?”武秀宁一双桃花眼瞄着胤禛,娇娇气气的模样让胤禛不由一乐:“嘿,敢情你吃醋还是爷的错。”

        刚才喜塔腊氏突然出现,他除了惊讶也有那么一丝不高兴,平日里避着武秀宁,他还愿意纵容一二,可当着武秀宁的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一丝心虚感。

        “当然啦,爷这般惹人喜欢,妾身要是不防着点,爷怕是就要把妾身给忘了。”武秀宁在胤禛这里,除了使小性子还惯会撒娇,纵使是胤禛这样的冷性子也挡不住她撒娇卖痴,可以说有很多事原本是可以不破例的,可胤禛就是架不住她撒娇。

        说白了,胤禛这性子就是吃软不吃硬,平日里他惯摆出一副冷漠严肃的表情,咱得众人都不敢上前,更不敢放肆,以至于相处多年,都未曾有人发现他这别扭的性子,倒是武秀宁仗着上一世的所知所想所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才一步步攻陷了他,不然她凭什么能有今日这一切,难道就是因为她长得漂亮?

        她上一世也长得漂亮,可结果呢,说来说去,不是她不好,而是她根本没找对方向。

        “你说说,爷怎么就把你忘了?”胤禛瞧着她这副耍无赖的模样,颇觉得有些好笑,但心中对于她对自己的看重却是十分受用的,只是瞧着她强装无赖的俏模样,便想着逗逗她。

        武秀宁见胤禛突然靠近,呼吸喷在她脸上,热热的,麻麻的,让她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抬头的瞬间,对上他满是笑意的凤眼,这胆子又大了起来,语气更是愤愤不平,就好似往日的善解人意在这个时候都消失了,“以往妾身以为跟妾身抢爷的是公务,现在爷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个的都不管不顾的往前冲,人多了,事多了,爷哪里还记得妾身。”

        “啧。”胤禛轻咂一下嘴唇,低笑道:“你这是跟谁学的,还跟你抢爷的是公务,太放肆。”

        胤禛根本没把她后面的话放在心上,他心里很清楚,武秀宁之于她同其他人不一样,不然他不会纵着她,放任她,甚至屡次顺着她。

        武秀宁听了他的话后,仰着小脑袋,一脸理直气壮地道:“妾身才没有放肆,妾身只是实话实说,爷屡次三番答应妾身会劳逸结合,可每次都是今天答应,明天就忘,一副根本不拿自个身子当数的架势,可是让妾身操碎了心。”

        面对她的指责,胤禛也是心虚,他胸怀大志,一心为国为民,只可惜身份所限,再加上兄弟之间有攀比,很多事情想要做成会耗费比别人更长的时间和更多的精力。时间长了,受限的他找不到可以帮自己的人,便习惯了事事都自己解决,即便现在康熙有指点,他自己有顿悟,但想要改掉这个习惯,却非一朝一夕能做到的。

        知人善用,说的简单,做起来难,毕竟他的成长经历太过曲折,促使他不容易相信别人,若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会放权的,也正因为如此,同样多的公务,他要比别人多花一倍,甚至是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

        可一天的时间就这么多,相同的时间完不成,自然就只能拿自己休息的时间来补了。

        “这个爷慢慢在改,以后就好了。”胤禛撇过脸假装咳嗽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武秀宁不否认胤禛在改,只是这速度着实有点让人着急,便点头说道:“是啊,爷的确是在改,只是改得太慢了。”

        “呵,胆子越来越大了,连爷都敢埋怨了。”胤禛实在是忍不住,伸手的瞬间触及她圆鼓鼓的肚子,无奈之下又收了回来。

        武秀宁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一转,滴溜溜的灵动又可爱,一双小手拉着他的大掌,娇声道:“妾身这不是关心爷嘛!”

        胤禛见她强词夺理,一下子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到底还是认了输,“你啊。”

        另一边被胤禛和武秀宁抛之脑后的喜塔腊氏一脸委屈地往回走,整个人委屈的不行,若不是顾着自己的脸面,她怕是都要哭上一场了。

        爷肯带她来庄子上来,她自然会认为自己不一样,毕竟私下里爷待她也不错,至少相比同时进府的年氏,她真的幸运太多了,且她不认为后院除了武秀宁,还有其他人比她更受宠,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真对上武秀宁后,她会被秒成渣渣。

        对,若是她知道后世有这么一个形容词的话,她会觉得用在此时的自己身上,是如此的贴切。

        佩兰因着之前的事情就一直提着一颗心,又发生刚才那一幕后,她这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从爷和武侧福晋离开后,她就一刻不错眼地盯着自家主子,扶着她的手更是一刻不敢松,好不容易回到院子,瞧见迎出来的藿香,立马使了个眼色。

        藿香见自家主子脸色难看,又见佩兰不断地使眼色,便知这期间肯定又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时间动作又轻了几分,行事也更显小心了几分。

        好在喜塔腊氏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犹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两人小心伺候进了内室后,便忙碌了起来,毕竟相比武秀宁,喜塔腊氏这里除了佩兰她们二人,也不过两个粗使丫头,所以很多事情都需要她们两个动手。

        “佩兰,我渴了,给我倒杯水来。”好似这一刻才回过神的喜塔腊氏突然出声说道。

        佩兰立马应声出去倒水,藿香则候在一旁,双眼不离喜塔腊氏,就怕她有个什么意外。

        喜塔腊氏好似没有注意到藿香的目光一样,眼神略微有些发直,不知道是出神还是接受不了胤禛对她这个态度。

        “主子,奴婢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主子有孕在身,还是得多注意点儿自个身子。”藿香性子较佩兰来得老实,笑起来却很能博人好感,说起话来轻声细语也颇能安抚人心,

        喜塔腊氏的眼神落在藿香身上,随后不知道想到什么,突地说道:“你说的对,我差点就上了武氏的当。”

        藿香一脸疑惑,但是心里约莫也猜到一点,刚才出去,主子肯定是遇上武侧福晋了,两人之间不知道为了什么闹得不欢而散,但涉及主子,她不好开口,便低着头,想着等会儿问问佩兰。

        喜塔腊氏却没了顾及,说话越发放肆,一副只顾自己痛快的模样,“府里人都说这武氏不争不抢是个随遇而安的主,我瞧着那都是假话,真要那般,她做什么跟我们抢爷的宠爱,说白了,不过就是当了表(不是错别字)子还想着立牌坊。”

        眼见自家主子越说越过,藿香抬头望了望屋外,生怕有人听到,正当她想着要不要劝主子时,佩兰走了进来,眼见主子顺势停了嘴,她也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喝过茶水,走了一路又生了一路怕了的喜塔腊氏终于累了,等她睡着,藿香拉着佩兰到门外,低声问起刚才的事。

        “一如你说想,主子听说主子爷陪着武侧福晋出去了,就想着要去偶遇,可惜主子爷眼里就一个武侧福晋,主子怎能甘心?”佩兰说起这事时,语气没有太大的起伏,但心里对于这武侧福晋得宠的事却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以往她以为武侧福晋受宠就凭那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又或者是子嗣,可现在她才知道清冷如主子爷,也不过是一个平常男子罢了。

        “你怎么就不劝着点,主子有孕在身,胎相还不算稳固,受了刺激,你我小命难保。”藿香虽然没有直说,但她和佩兰打小一起长大,如何能猜不到她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佩兰见藿香这般严肃地看向自己,眼神微闪,良久才道:“你放心,我知道错了,在主子顺利生下小阿哥之前,我会斟酌行事的。”

        “你明白就好。”藿香没有瞧见她的表情,只是见她认错,便将此事揭过不提了,却不想正因为她的轻易放过,才使得佩兰的胆子越来越大,以至于后来犯下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