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宠妃翻身宝典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七章 正名

第三百零七章 正名

        女子不妄议朝政,这一点武秀宁心知肚明,自然也不会迎难而上。

        只是前朝后院,很多事情都是息息相关,再加上二废太子在即,她心中总会觉得有些不踏实,原本还以为是她太过紧张了,直到胤禛再次提及德妃时,她才想起德妃上一世的丰功伟绩。

        之前她总觉得一切都可以慢慢来,更何况如今的胤禛再不像上一世那般渴求德妃的关爱,双方之间甚至闹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可这都只是表面的,一如皇上的态度,当初言明胤禛可以不去永和宫,现在呢,德妃召胤禛,胤禛还不是一样要去,也没见他有所阻拦。

        说来说去,这人都喜欢表面光,尤其是皇上,嘴上规矩再多,实际上最不讲究规矩的就是他,所以与其指望皇上为胤禛做主,还不如想办法逼着皇上为胤禛正名!

        对,正名。

        胤禛是德妃的长子不假,可也是佟皇后的养子,若康熙能为胤禛正名,改玉牒,那么德妃纵使有再多的诡计要使,那也得看胤禛愿不愿意接。

        民间尚有过继的说法,那么宫中自然也有抱养的作派,且宫中规矩大,只要记了玉牒,那么一切便以玉牒为准,即便德妃是胤禛的生母,旁人知晓也不会诚认,到时胤禛就算拒绝她的要求,至少也不会像上一世那样落个‘不孝’的名头。

        为帝者,多注重名声,看胤禛就知道,为了洗清自己的污名,还专门写了一本书,可惜脏水好泼,却十分难洗,至少到武秀宁死的那一刻,胤禛的名声也没多好听,但凡有人提及,那必定不是什么好的形容词。

        既然怎么做都不可能得到德妃的谅解和关怀,那还不决绝一点,用这种方式以绝后患。

        当然,武秀宁不可能把这些话告诉胤禛,更不可能自以为为他好似的为他做决定,她要做的是做好足够的铺垫,借由头引出德妃,让她做尽人之不能做的事,这才能逼得皇上主动接手此事,毕竟就目前的局势而言,胤禛似乎比上一世来得更得皇上心意,若皇上真的有将他纳入继承人的人选之中,那么皇上必不会让德妃成为掣肘胤禛的存在,这一点端看大阿哥和太子未来的下场就知道皇上真狠下心来,什么儿子不儿子的,其实并没有旁人看到的那般重要。

        对,昔日看着觉得皇上是慈父,可时间久了,武秀宁也悟出一些东西,只是这些东西不可说,也说不得。

        秋老虎的余威也是可怕的,特别是武秀宁如今的肚子越发地大了,行动再不如之前那般灵活不说,人也开始有些犯懒,若不是有丁香和百合一直在旁提醒,又有胤禛督促,她怕是能一天到晚躺着不动。

        “爷,你说妾身肚子里这个小家伙会不会是个懒娃娃,之前怀弘昱和弘旻他们的时候,可不像这样。”武秀宁开口的时候抬头往上看了看,她躺在他的腿上,而胤禛本人则拿着一本书,安安静静地看着。

        近来,武秀宁不仅嗜睡还不爱动弹,梁太医过来了一趟,再三叮嘱她要适当活动,听的多了,胤禛也就放在心上了,只要有时间他都会过来,比起之前,两人相处的时间明显更多了。

        此时听到武秀宁的话,不由伸手点了点她白净的额头道:“哪有人像这样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的,人家都夸自个孩子聪明,你倒好,直接给他定性为懒娃娃。”

        “那不是妾身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嘛!”她撅着嘴,撒娇地说道。

        胤禛低笑一声,将手中的书放到一旁,大掌轻抚她圆鼓鼓的肚子:“爷问过太医,太医说你一切都好,就是太娇气了些!”

        武秀宁微微动了动身子,身子不自觉地往他怀里钻了钻:“爷还是老样子,不会哄人也不会说话,明明妾身这胎怀得特别辛苦,爷都不知道心疼心疼妾身。”

        “爷这还不心疼你,还有谁心疼你。”胤禛见她使小性子,也不气,只是表情略显无奈。

        “那爷就多来陪陪妾身。”武秀宁扭头的瞬间,眼神微闪。

        她以为到了庄子上,又间接拉拢了耿氏,不说可以高枕无忧,至少能安静一段时间,却不想还不待皇上他们回京,府里就又动了起来,只是不知道德妃在里面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你呀,就会仗爷的势。”胤禛说归说,可对于武秀宁的纵容却一点都不少。

        相较于武秀宁的样样到位,耿氏和喜塔腊氏的日子明显就没那么好过了,别说是雍亲王府,就是宫里,任何东西都是有数的,自然不可能无节制地说想用多少就是多少。

        武秀宁有胤禛宠着,又是侧福晋,冰盆肯定是少不了的,只是为了身体着想,用得不多,而耿氏和喜塔腊氏,因着有孕,胤禛倒是让人拨了一些过去,但这些东西完全不够她们用。不过耿氏知道自己的份量,从来不闹,而喜塔腊氏有心想闹,无奈胤禛并不理她,所以一直也没闹起来,只是暗地里的动作越发地多了。

        又过几天过去,因着接连两场雨的关系,天气渐渐转凉,庄子里头的人都自觉地换上了夹衣,再不像之前那般穿得轻薄。

        听人说,皇上正在回京的路上,按照日期来算,月底便回到达京城。

        武秀宁知道凝结以久的暴风雨即将随着大队伍的回归而降临,她倒是有心做点什么,可惜她挺着一个大肚子,连行动都不便,何谈其他。好在涉及德妃,姚嬷嬷比她更为上心,想来德妃和佟皇后之间的恩怨,真是不死不休,这么多年过去,佟皇后身边的人都依旧记恨,这足以证明德妃之前的行事有多不得人心。

        “这乌云越发地厚了,就不知道接下来是雷声大雨点小,还是足以冲刷一切的倾盆大雨。”武秀宁感慨一声,一张绝色的面容上满满都是期待之色。

        “主子,眼瞧着有大雨,咱们还是先进屋吧!”百合不懂这雨有什么好期待的,大不大小不小,似乎跟他们都没有关系。

        武秀宁转头看了百合一声,伸手扶着她的手道:“也对,是时候进去了,不然这雨下下来,只怕是要溅湿衣裳。”

        她话中有话,百合都没有听出来,她满腹的心思都放在武秀宁身上,只想着她不要着凉,哪里想到她之前的种种安排为得就是让这即将来临的倾盆大雨冲刷掉所有挡在她前面的障碍。

        九月三十日,圣驾回京,还不待众人回神,皇上便下令废太子,一时间原本还算平静的京城立马炸天了锅。

        之前皇上和太子之间矛盾频发,一次比一次闹得凶,可最终都被压下来了,谁知就在所有人认为这样的状态会一直持续到新帝登基时,皇上突然下令废太子,震得好些人都回不过神来。

        废储在很大程度上属于动摇国本的行为,况且之前还废过一次,再废一次,不说结果如何,这名声也很是难听,宗室皇亲以及大臣们,不管是为名还是为利,大多迎难而上,同意废储和不同意废储的人各占在一大半,剩下的则是中立。

        胤禛也是被震惊的人,因着圣驾回京的关系,他根本没有时间回庄子同邬先生等人商量对策,所以只能依着之前的步调,劝康熙收回成命。

        只是康熙这回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仅没有觉得高兴,相反地重得斥责了胤禛一番,由此,胤禛便明白康熙废太子之心有多坚定。

        虽然还有不少人断言康熙之前肯废而再立,这一次也不是没有可能,而胤禩等人却好似看到了希望一般,活动更为频繁,为得就是将废太子彻底打压下去。

        “四哥,皇阿玛这是真的对太子死心了吗?”胤祥自打一废太子后,就再不如从前那般受康熙宠爱了,很多人因此疏远了他,唯独胤禛不离不弃,如此对比,他如何能不一颗红心向着胤禛。

        自打回京,皇阿玛宣布废太子后,这朝堂就乱了,不,应该说是整个京城都乱了。废太子被拘,四哥四处奔走,虽然提议没有得皇阿玛的恩准,但暗地里照顾废太子的生活却是皇阿玛允许的,不然在这宫里,他们凭什么指挥内务府的人办事。

        倒是三哥、八哥以及老十四,一个个的都迫不及待地想着要瓜分太子的势力,你来我往的,斗得好不欢乐,这让胤祥很是不满。在他看来,论德行能力,最适合的人选只有四哥,其他人要么能力不足,要么心性不够,再要么扶不上墙,与其看着大清的江山成为他们争斗的牺牲口,他宁愿四哥坐上那个位置。

        “死不死心爷不知道,爷只知道这皇位是皇阿玛的,他愿意让谁当继承人,谁就是继承人,至于我们,可以争,却不可以毫无底线的争。”如今的胤禛心思深沉,又擅隐忍,行事说话都点到即止,轻易不会出错。

        “这只是四哥你的想法,其他人可不会这么想。”胤祥摇了摇头,觉得胤禛就是太守规矩了,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吃亏,“四哥,有些事你不好出头,那就让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