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0章 就凭你?

第10章 就凭你?

        气氛彻底变了!周围一片死寂!    楚千雪就这样孤零零的站着,一动不动,眼眶渐渐泛红。

        父亲已经倒下,自己身患怪病。

        后妈和妹妹坐视不管。

        自己那个丈夫秦义,或许都已经躲起来了。

        是啊!自己还有选择吗?

        她名校毕业,从小跟着父亲学习古董鉴宝!以为靠着百年楚家,不说高人一等,也算能在江南立足。

        可今天。

        在面对眼前这些真正背景人物时!根本毫无办法!    她忽然觉得自己太渺小,渺小到在赵家人面前如一粒尘埃!    她甚至痛恨自己是个女人!    缓缓抬起手,向着那杯酒而去。

        在周围宾客看来,楚千雪仿佛已经认命了。

        赵明成的嘴角更是浮现了得意的笑容,脑海中已经在幻想今天晚上楚千雪在他胯下承欢的画面。

        就在楚千雪的手指要触碰到酒杯的刹那,一道凌厉霸道的声音响起:    “你算什么玩意,也敢让我老婆喝酒?”

        “狗一样的东西!”

        全场一片死寂。

        谁敢这么说话,不想活了?

        赵明成算什么东西?

        他是中州赵家的公子哥!他家的古玩和酒店生意遍布华夏中原数省,资产上百亿!他老爸,中州赵家家主,赵炎,人脉无数。

        人称“中原王”!敢说赵明成是什么东西?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好奇的张望着。

        “秦义?

        他没有逃跑……”楚千雪双手抓着婚纱,心里升出一丝温暖。

        来的人,正是秦义!不管怎样,他是自己老公。

        如今自己被当面羞辱,能站出来为自己说话,也算是个男人了。

        只是,这样说就彻底撕破脸皮了。

        秦义搀扶着吴妈过来,安排老人家坐下后,缓步走向楚千雪。

        碰!赵明成的酒杯掉落在地。

        原本趾高气扬的他吓了一跳,差点跪在地上。

        这废物没死?

        !自己可是实打实的用木棒砸破了他的脑袋?

        怎么跟没事人一样?

        此时,秦义路过他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

        顿时,如同被一道利剑贯穿,赵大少只觉得一股凉气从直窜天灵盖!他的双眼哪还有半点瞎子的迹象?

        究竟发生了什么?

        赵明成的后背,立刻爬满了冷汗。

        秦义上前握住了楚千雪有些颤抖的手。

        “老婆,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来迟了。”

        “你……不该来的。”

        楚千雪低声道。

        如果只是赵家,还能勉强应付,可对方已经搭上了天宝阁守护使,楚家已经走到头。

        “人生在世,情义二字!”

        “我是你老公,夫妻就要共进退的。”

        楚千雪抬头望去,此时秦义深邃的眼神,仿若浩瀚星海,让人沉醉。

        “我当是谁口出狂言,原来是废物上门女婿。”

        “呵呵,这小子是来送死的吧?”

        “还真是无知无畏,白痴一个。”

        楚千雪短暂的沉迷,很快就被周围的嗤笑声拉回现实。

        是啊,他回来又能改变什么呢?

        这样傻乎乎的跑回来,说几句狠话,只会更加激怒对方。

        全场人中,唯独赵明成脸色难看。

        这人怎么会死而复生?

        他秦义的脑袋不是被老子砸烂了吗!“少爷,你怎么了?”

        看着神色不对的赵大少,贺老皱眉问道。

        “没……没事。”

        赵明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昨晚杀秦义,可是他背着贺老干的,自然也没敢说出来。

        “慌什么,待会宝阁的惊雷鼠,雷爷就要到。”

        听到贺老这句话,赵明成宛如打了一剂强心针,苍白了脸色好转了不少。

        是啊!活了又怎样?

        一个废物赘婿,狗一样的东西!既然命大,就送他再死一次罢了。

        想到这里,赵明成狞笑着上前,咬牙切齿的吼道:“姓秦的废物,给老子滚过来!”

        “跪下!磕三个头,再从老子胯下钻过去!”

        “否则,今晚楚家的人,谁也别想出去!”

        还没等秦义开口,楚家的老老小小们已经坐不住了。

        他们可不敢得罪赵家人啊!楚千雪的几个叔伯婶婶用责怪的眼神打量着秦义。

        “不就是让你老婆喝杯酒吗?

        非要和赵少作对。”

        “一个赘婿,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快点啊,给赵少道歉。”

        丈母娘柳凤英的脸上闪过一丝阴狠的笑容。

        冷哼一声道:“这可是楚家,轮不到一个上门女婿多嘴!”

        “千雪,还不让你老公给赵明成跪下赔礼!”

        楚千雪咬了咬嘴唇,却摇了摇了头:“娘,我们楚家,不能让他来牺牲!”

        说罢,她望向秦义。

        这个男人,虽然窝囊,可是在楚家当杂工的几年,洗衣做饭,哪样都是尽心尽力。

        秦义心中涌上一股感动。

        这是楚千雪数年来,第一次替自己说话。

        楚家众人闻言,都是抱怨楚千雪不知道顾全大局。

        妹妹楚娜挖苦的笑道:“哎哟,姐,你养条狗,还真养出感情来了啊。”

        丈母娘柳凤英的脸色更是陡然一变:“千雪,不要和赵公子作对!乖乖喝了红酒,给赵公子道个歉。”

        随后指着秦义,怒斥道:“楚家白养你这么多年!赶紧跪下!”

        此时的吴妈早已坐不住,怒气冲冲的一拍桌子,盯着柳凤英:“亲家,万事好商量,你没必要这么逼我儿吧!”

        “亲家?”

        柳凤英不屑的撇了撇嘴:“就你个病婆子,不配!”

        吴妈也是曾经在燕京秦家待过的人。

        闻言,傲然不惧,往前一步,伸手道:“我不配,但今天谁敢动我儿,就先从老婆子尸体上踩过去!”

        楚千雪见双方情绪激动,怕吴妈年纪大了出意外,走过来说:“吴妈,您先到后面坐,不会有事的。”

        好说歹说,安排人扶到后面大厅。

        秦义也转头,宽慰的说:“有我在,今天谁都不会有事。”

        “哈哈哈,就凭你?”

        赵明成纵声大笑。

        “就凭我!”

        秦义话出口,整个人气势也是一变,两道锐利的目光摄人心魄。

        赵明成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被贺老扶住。

        面色尴尬的啐了一口吐沫,朝后面的保镖一挥手:“妈的,装什么逼。”

        “把他给老子按在地上,磕头认错!”

        “再看本少上完他老婆后,活活打死!”

        十几个彪形大汉闻言,蠢蠢欲动。

        秦义也捏了捏拳头。

        双方剑拔弩张!碰!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出一声巨响!众人回头,只见两辆宝马直接将赵家拦在门口的劳斯莱斯撞开!上千万的车瞬间报废!随后,一辆黑亮的宾利车缓缓开了过来。

        一道精悍的人影率先跳下车,领着几个手下,面色冷漠的走了过来。

        “你们是谁,敢撞赵大少的车!”

        赵明成带来的几个保镖就想上前动手。

        “住手!”

        旁边的贺老却慌忙将众人拉在身后。

        他目光如炬,自然认出来人。

        天宝阁十二守护使!惊雷鼠!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