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9章 这么值钱?

第19章 这么值钱?

        蓝燕见状,在一旁作死道:“董事长,您一定是搞错了,他就是个吃软饭的废物!”

        “被我闺蜜在家养了好几年。”

        郑浩这两年靠着左右逢源,公司混的风生水起。

        自以为低位比黄鹤高得多。

        挺了挺腰道:“董事长,这种垃圾我……啊!”

        轰!牛震抬腿就是一脚。

        郑浩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胸口被飞奔的大卡车撞上。

        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随着那股力道旋飞出去。

        碰的一声,横飞五六米远的郑浩撞在墙上。

        随后缓缓跌落在地。

        “呜……啊……”几秒钟后,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哀嚎,郑浩如同大虾一般蜷缩在地。

        也不知道肋骨碎了几根。

        “怎么回事?”

        “董事长……郑经理这……”几名保安闻声赶来,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脸沉如秋水的牛震,更是恐怖骇人。

        “我,我自己不小心摔倒了……”郑浩忍着剧痛,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董事长这一脚全是彻底提醒了他。

        “这小子,求生欲望很强啊。”

        秦义心中冷冷一笑。

        “把这狗东西抬出去!”

        “到财务拿点医药费,今天就让他辞职滚蛋!”

        一众保安哪敢多问,扛起死狗一般的郑浩转眼不见。

        “你还在这,逼我打女人吗?”

        铜甲牛一个眼神望向蓝燕。

        “我……自己滚……”“慢着!给秦先生道歉。”

        自己男朋友在牛震面前都被打得屁不敢放,她一个被包养的金丝雀算什么?

        “秦,秦先生……”蓝燕咬紧嘴唇,缓缓走到秦义面前。

        “我,我错了……”她是做梦也想不到,刚才还风光无限,这会居然要对一个窝囊废道歉!秦义似笑非笑:“你不是说我只配扫女厕所的废物吗?”

        “秦哥,我真的错了!求求你让牛董放我走吧。”

        蓝燕嘴唇都快咬出血,哭着说道。

        “求你看在千雪的面子上,原谅我行吗?”

        “可以,不过,”秦义似笑非笑的道:“在楚家打赌输了,你还欠我一句话吧,该喊我什么?”

        蓝燕娇躯一颤,立刻反应过来。

        “干,干爹,我错了……”她结结巴巴,面红耳赤的说道。

        心里有万分的不甘,大骂着秦义。

        小人得志的东西!不过是仗着牛震的势力,在这耍威风。

        可她有什么办法,这牛董关系背景极大,惹到他,自己恐怕在滨海都待不下去。

        被个窝囊废女婿踩在脸上,自己的尊严和面子算是丢尽了。

        “行了,滚吧。”

        秦义满意的点点头,挥手示意她离开。

        蓝燕跌跌撞撞走出门口,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发疯般一声尖叫,远远跑了出去。

        一连串的变故电光火石,楚千雪还没从震撼中缓过来。

        一旁的牛总更加语出惊人:“秦先生,公司一下空出来两个经理,您看要不要选一个,暂时委屈下。”

        牛震笑容可掬,搓着手恭敬的道。

        委屈一下?

        这可是乾元金融的部门经理!外面多少人挤破头想进来。

        楚千雪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位叱咤滨海的董事长。

        “你们这的经理,似乎都喜欢仗势欺人,我恐怕难以胜任。”

        秦义微笑着说。

        这里上班不错,可他有自己的打算,并不愿意束缚在这。

        铜甲牛冷汗直冒。

        以为少阁主是对这样的安排不满意。

        想来也是。

        堂堂秦家少阁主,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公司的部门经理。

        是自己考虑不周全!牛震急忙道:“秦先生!那我现在立刻卸任,让您来当董事长!”

        楚千雪一双明亮的眼睛瞪得老大,一时间忍不住脱口而出:“牛总……您是不是发烧,吃错药了。”

        “秦夫人,您说的是,可能我是该吃药了。”

        牛震无比恭敬的道。

        ……这到底是演的哪一出啊。

        “算了,我再考虑考虑吧。”

        秦义不愿再比停留,拉起楚千雪往外走。

        “秦先生……”铜甲牛也不敢阻拦,焦急的喊道。

        “行了,牛总做的不错,以后有缘再见。”

        秦义抛下一句话,和楚千雪钻入一辆出租车中。

        呼!做的不错……铜甲牛长长出了一口气。

        一屁股差点将沙发坐塌。

        看来,少阁主是没有记恨。

        自己算是躲过一劫。

        今天的事,如果自己稍有不慎,处理不当。

        被青龙尊者知道,这层牛皮非得被扒掉不可。

        “秦义,你怎么会认识乾元金融的董事长?”

        刚坐上车,楚千雪就忍不住道。

        思来想去,这一切都太过诡异。

        “我和牛总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

        秦义微微一笑道。

        “不可能!那他怎么可能为了你打伤郑浩,辞掉两个部门经理。”

        秦义早就想好了话:“这是上市公司,牛总可能是为了维护公司形象吧。”

        这倒也解释的通。

        楚千雪顿了顿,秀眉微蹙:“最近你变化真的有点大,我……都有些看不透你。”

        秦义心中猥琐一笑。

        心想,你看不透我,我可看透你好几次了。

        不得不说,老婆的身材太棒了。

        “改变,那不是好事吗?”

        “尘事如潮人如水,一成不变,人会被浪潮淹死的。”

        秦义想起往事,感慨的说。

        楚千雪微微颔首,没再追问。

        至于牛震想辞职让秦义当董事长,应该只是客套话,或者开了个玩笑。

        ……楚家别墅大院里。

        早来的客人已经走了一批。

        柳凤英指挥着佣人们正在收拾,等待其余人来贺礼道喜。

        “夫人,这件东西怎么处理。”

        一个下人走过来,盒子里装着秦义送给楚千雪的手串。

        “当然是扔了!这种垃圾摆在家里不嫌丢人吗?”

        柳凤英不耐烦的呵斥道。

        “慢着!”

        下人刚想丢进垃圾桶,一声急呵在身后响起。

        柳凤英转身,顿时眉开眼笑:“陈大专家,您来了啊!”

        来人陈学舟,是滨海赫赫有名的鉴宝专家。

        他的恩师更是响彻江南,号称“鉴宝南昆仑”的庞老。

        庞老是不可能来这里的,但他的徒弟陈学舟能来,楚家也是很有面子的。

        陈学舟微微一点头,迫不及待的走到盒子前,仔细的察看起来,良久没有说话。

        柳凤英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陈学舟为人正派,最反感造假。

        自己家开着古玩店,却摆个赝品在这,恐怕是心里有些不快了。

        “陈专家,您不必动怒,这是个窝囊废买的垃圾,我马上叫人扔了。”

        柳凤英高喊道:“人都死哪去了?

        赶紧把这东西处理掉,别脏了眼。”

        “住手!”

        陈学舟忍不住皱眉道:“柳夫人,您真的不懂?

        这可是清代十八子手串,而且很可能是乾隆御用之物,价值几百万啊!”

        柳凤英呆若木鸡,这么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