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39章 你又不是他老婆

第39章 你又不是他老婆

        众人望去,除了云家大小姐,云曼,谁还敢说这也的话?

        云震天轻轻呵斥:“曼儿,不得在秦先生面前无礼!”

        云志飞也在一旁说:“妹妹,父亲已经答应给别人了,你怎么能抢?”

        云曼不屑的哼了一声:“哥,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不也是对那玉佩朝思暮想吗?

        做梦都想送给那个章家大小姐吧?”

        云志飞脸一红,急道:“云曼……”                自己父亲反对他私自谈恋爱,像他的婚姻,家族早就定好了。

        此时妹妹当众说出来,恐怕又要受责罚。

        果然,云震天朝他投来一个不满的眼神。

        “玉佩给你也行,不过只能给一块,那个‘绝代佳人’要留给我。”

        云曼走上前说道。

        云震天一笑:“曼儿,那可是一对,‘绝代佳人’是给秦先生夫人戴的,你又不是她老婆,快退下。”

        众人闻言,都忍不住掩嘴偷笑。

        “我……我不管!”

        云曼双颊绯红,说着想要抢先一步抓起玉盒!虽然秦义给画题了字,也治好了病,可是父亲结交的书法家和名医多了去。

        干嘛对秦义这么尊重?

        她倒不是真的一定要玉佩,只是想天性泼辣,想整一整秦义。

        出乎意料,明明她距离玉盒较近,但秦义五指在空变了变,以一个诡异的速度和时机将玉盒率先拿在了手里!相差一秒不到,云曼一手抓空,满脸错愕的看着秦义。

        站在他们不远处,一直不动声色的陈齐眼中一片讶然,微微摇晃了下身子。

        “多谢云大小姐手下留情~身手有些慢,还要多练练啊。

        这双玉佩我就收下了!”

        秦义微笑着说道。

        “时间也差不多了,就不打扰了,云爷,我先告辞了。”

        云震天还未开口,云曼却一个箭步冲去拦在了秦义的面前。

        “哼,你想这样走了?

        我爹开口应了你,我可没答应你!”

        “你要怎么样?”

        秦义扬了扬眉毛,饶有兴趣的说。

        “我刚才不过是大意了,你居然说我身手慢了,来,我倒要试一试你有多厉害!”

        云曼话刚说完,一脚侧踢过去,同时粉拳带着风击向秦义的面颊。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如此粗暴?”

        秦义轻松闪过踢脚,站立不动,单掌挡住拳头。

        云曼只觉得自己打在一面墙,连着倒退了好几步才将这股力量卸掉。

        她又气又惊,连连喘息,剧烈的起伏着。

        “现在,可以走了吧?”

        秦义笑着说道。

        云曼咬了咬樱红的嘴唇,对站在远处的陈齐说道:“齐哥,替我好好教训一下他!”

        陈齐原本是个孤儿,自小被云爷收养,今年35,参过军,一身功夫十分过硬,是云爷众多贴身保镖里是最忠诚,也是功夫身手最好的一个!反正在云曼印象里从没见他出手输过。

        平日里冷酷少言,除了云爷,也就会对云曼多说几句话。

        谁欺负了云大小姐,他的铁拳会毫不犹豫的砸下去。

        可是这次,齐哥却哑然苦笑道:“对不起,大小姐,我不是他的对手!”

        “你说什么?”

        云曼大张着嘴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刚才这位秦兄弟和大小姐抢夺玉盒的时候,用的可是失传的风影手?”

        齐哥转而问向秦义。

        “不错~”秦义点了点头。

        这是从吸收灵气后,脑海中自然出现的招式。

        “那对了。”

        齐哥说完站回云爷身边,语气平静又十分肯定的说:“单凭这一风影手够了,我决计不是他的对手,上了……也是白给!”

        云曼一时愣在那里。

        云震天一笑,缓缓说道:“秦先生,曼儿她天性如此,有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没事。”

        秦义微笑着说。

        “秦先生,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云震天顿了顿说道。

        “云爷请说。”

        “想请你收我一双儿女为徒!”

        什么?

        此话一出,不光在场其他人,就连秦义也是吃惊不小。

        自己还不过是一个破古董店的光杆司令,哪会教什么徒弟。

        “云爷,我也只是一家古玩店的小老板,恐怕会耽误了他们俩。”

        秦义客气的说道。

        “老夫不会看错人的的,无论是眼力和处事,还是身手,你都是最佳人选!”

        秦义还未说话,云震天转头对云曼说:“你愿不愿意?”

        云曼刚想反对,可她眼珠转了转,却出人意料的笑道:“愿意,当然愿意。”

        随后看着秦义:“连齐哥都打不过你,我一定要把本事都学来,还要超过你,以后让你拜我为师。”

        众人又是一阵轻笑。

        她不过18岁,少女天性,想法时常与众不同。

        不等秦义反应,云曼已经飞速的端起桌上一杯水,上前躬身道:“徒儿云曼,拜见恩师!”

        “这……”秦义想了想,还是把茶喝了。

        哎,谁让吃人家嘴软,那人家最短呢。

        况且小姑娘都施礼了,总不能当众驳了女孩家的面子。

        云震天笑了笑,随后脸上肃然,转身对云志飞说:“志飞,愣着干什么,还不来拜见秦老师!”

        “是!”

        云志飞赶忙上前,恭恭敬敬的递了一杯茶。

        “秦大哥,以后在家您是我师父,出门是我大哥,请喝茶!”

        兄妹俩态度坚决,大有不答应就不起来的架势。

        秦义苦笑摇摇头,算了,就当结个缘吧。

        端起两杯茶,各自喝了一口。

        “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以后对秦老师,要像对我一样尊敬!”

        “是!”

        “行了,以后有空,多去老师那学着点。

        你们先散去吧!”

        云震天显得很是高兴,乐呵呵的说道。

        兄妹俩闻言,又却对秦义又说了不少客气话。

        云志飞悄悄往后瞥了一眼,随后一转身出了后门。

        不知道又要去哪作妖。

        看着他的身影,云震天摇头叹息:云志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自己一身家业难道要靠女儿来继承?

        看的出来,他对这个儿子很失望。

        秦义微笑着说:“云爷,其实云志飞也不差,其实今天我和他见面,能看出来,他有些您的做事细腻的性格。”

        “只是,您平时可能对他管教过严了,导致他似乎有些逆反心理,在外才会飞扬跋扈。”

        云震天闻言若有所思:“难道,真是如此……志飞也是可塑之才?”

        “云爷,您日夜思念两位亡故夫人,加上画中煞气,体内精气神损耗很大,还要加上一些中药调理。”

        秦义说着开了个宁神补气的方子。

        “有劳先生了!”

        云爷接过方子递给陈齐。

        “只是……”秦义皱了皱眉,对陈齐道:“这个安神补气汤里,有两味药,首乌藤,柏子仁必须要老山里的上年份药材。”

        “好,我派人找到了拿给先生看看。”

        陈齐道。

        “我如果遇到了,也联系齐哥。”

        “万万使不得,秦先生称呼我小齐吧。”

        陈齐慌忙说道。

        谢绝了云爷请客吃饭的好意,秦义离开别墅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