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59章 蹊跷古砚台

第59章 蹊跷古砚台

        庞春燕闻言不禁皱了皱眉。

        她本以为凭着自己大伯的身份,可以轻松进入,这下可犯难了。

        “美女和您的这位司机先生,一起请回吧。”

        年轻保安鄙夷的打量了秦义。

        在心里,认定了这模样穷酸的小子不过是个司机。

        他刚升了保安副队长,正是拿腔作势的时候。

        庞春燕见状,正想着要不要给大伯打个电话。

        一旁的秦义像是想起了什么。

        结婚第二天贺喜,那位庞老的徒弟,陈学舟似乎给过自己一张什么邀请函。

        不就是说今天在这聚宝楼用的吗?

        “邀请函?

        是不是这个。”

        说罢,秦义从怀中掏出一张做工精美的纸函递了上去。

        “切,你以为随便拿个东西就能冒充?”

        副队长保安丝毫不信。

        那玩意,据说连市一把手的秘书都没弄到。

        会给你一个穷酸小子?

        可等他接过来,看清楚之后,双眼大睁。

        “这,这怎么可能?

        ?”

        眼前的邀请函居然是真的!短暂的惊愕后,副队长咽了口吐沫:“假的,一定是你伪造的!”

        “真假你们自己有辨别方法,心知肚明。”

        秦义道。

        “那一定是偷来的!我要向上面核实!”

        秦义摇头,这就没法说话了。

        别人怎么都不相信。

        站在一边的庞春燕也是满脸诧异。

        这邀请函非同小可,连她求了好久大伯都没要到。

        秦义怎么会有一张?

        他不过是金玉阁的一个小店主啊。

        副队长保安刚要打电话。

        不远处走来两个人。

        其中一人,秦义倒是认识。

        正是给自己邀请函的陈学舟!“怎么回事?”

        “张队,队长好!陈大师好!”

        副队长一抬头,赶忙敬了个礼。

        “怎么搞得?

        老远就听见你闹哄哄的声音。”

        队长模样的中年男人不满的问道。

        “张队长,这人偷了了邀请函,我正想和您汇报。”

        副队长邀功似的,赶忙说道。

        “是吗?

        有这回事?

        那就赶紧查!”

        张队长不敢怠慢,这事处理不好,自己的饭碗恐怕不保。

        而且他看秦义,也不像个能拥有邀请函的人。

        “查什么查!这位秦先生的邀请函,是我给的。”

        这时,陈学舟愠怒的呵斥一声。

        他这话如同一道惊雷,炸的两个保安呆若木鸡。

        陈大师亲自给的?

        整个滨海能有这份殊荣的不超过三个人!陈学舟说完,已经满脸微笑的上前和秦义攀谈起来。

        “是我安排不周,秦先生受扰了。”

        “没事,现在能上楼了吧?”

        秦义淡淡的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二位这边慢走!慢走!”

        张队长点头恭敬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陈学舟还要迎客,寒暄了几句,就没有跟着上去。

        等着两人离去。

        啪!张队长照着后脑勺给了副队长一巴掌。

        怒气冲冲道:“给我机灵点,今天是赵大少拜师鉴宝南昆仑!”

        “是,是!”

        副队长保安捂着嗡嗡的脑袋,连连答应。

        ……二楼之上,秦义眼前一亮。

        各色珍奇古玩放在精美的玻璃罩里,打上一抹淡淡的光,显得尊贵高雅。

        相比于楼下的大厅,这里要更加富丽堂皇。

        进门两排八名穿着旗袍的美女,一鞠躬,同时用温柔的声音喊:“欢迎光临!”

        旗袍开的很高,露出白生生的大腿。

        特别是声音,各个酥中带麻,能让男人骨头软一半。

        穿着性感旗袍的美女穿梭其中,为客人端茶倒水。

        秦义恍惚间以为来到了夜总会。

        充斥着欲望和诱惑。

        这也算是一种营销手段吧,所有行业卖东西似乎都少不了美女两个字。

        只是这样,总让人觉得本来有文化韵味的古董有些粗俗不堪。

        “你那个伯伯庞老经常来这里?”

        秦义好奇的问道。

        “哎,他最讲清高了,平时连KTV都不愿去。

        只是这次为了还赵明成父亲当年一个人情,才勉强来这里。”

        庞春燕叹了口气说道。

        秦义点点头,两人往前走去。

        说是品鉴会,也是古董商交流做买卖的地方。

        毕竟,相比于外面的古玩黑市,这里出赝品的几率要小的多。

        此时庞老和赵明成都没有到,大部分聚在一起闲聊天。

        秦义转了一圈,目光落在角落里一个老头身上。

        这老头有些奇怪。

        别的人都把东西放在玻璃罩里,或者昂贵的锦盒中。

        他倒好,直接用块红布铺在地上。

        红布上放着一块砖头似的东西。

        显得与周围格格不入。

        “走,过去看看!”

        庞春燕天生喜欢探险和刺激。

        而且公司投资经常和古玩有关。

        她也算是半个鉴宝专家。

        遇见有人卖古董,自然要看个究竟。

        拽着秦义就走了过去。

        “两位,过来看看!这可是我们家祖孙三代收藏的好东西!”

        见有人上前,摊主老头热切的说道。

        他在这摆了半天,早就有些焦急了。

        “大爷能看看吗?”

        “可以,你们尽管看。”

        庞春燕闻言回头道:“怎么样?

        你先上手还是我先上手?”

        但凡考古鉴宝的人,看到古董,都有种一探究竟的新奇。

        看着摩拳擦掌的柳,秦义笑道:“女士优先!”

        庞春燕带上手套,将面前板砖似的东西拿在手里。

        “嗯,应该是一块汉砖砚。

        只是个头好大啊。”

        庞春燕左右看了看,初步判断道。

        秦义望去,这的确是一方砚台。

        只是这砚台尺寸有点太大了!长有一尺多,宽有四寸。

        它两边镶有花纹浮雕,中间有圆形的墨巢,也就是沾墨汁的地方。

        不过墨巢并不深,勉强才一公分左右。

        此时,庞春燕已经将砚台放下。

        “怎么样?

        还请柳专家给点评点评。”

        秦义饶有兴趣的道。

        庞春燕落落大方,轻启薄唇道:“典型的汉砖砚台,而且是建筑的墙角砖所做,只不过体型有些大,不知道哪位工匠图省事,直接把砖头拿下来也不加工。”

        “是个老东西,感兴趣可以买回去玩玩。”

        庞春燕说完看着秦义:“怎么样,小秦,我说的对吗?”

        “说的很是详细。

        不过,我还想上手试一试。”

        秦义道。

        他总觉得这砚台有些奇怪。

        运用鉴宝双瞳,得到的信息也和庞春燕所说差不多。

        “不排除里面藏了好东西,只是砖头太厚,目前的灵力还无法渗透。”

        暗自想着,秦义拿起来在手上掂了掂。

        分量挺重,手感上有些奇怪。

        哪里不对劲?

        又仔细看了一圈,秦义总算发现了端倪!原来这砚台属于内嵌式贴皮。

        贴皮与缝隙之间被涂料遮蔽。

        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重心不稳!也就是沾秦义觉得手感奇怪的原因。

        它里面一定是镂空了,塞进了其他东西。

        至于到底是什么就有些不好判断。

        除非动手砸开。

        不过秦义心里又生出一种亲切感,里面的东西应该不会太让人失望。

        “大爷,这砚台怎么卖的?”

        这大爷犹豫了片刻,说道:“祖上规定不能低于五百倍一斤黄金价格。”

        “500倍黄金的价格?”

        庞春燕惊讶道:“按照黄金最低最低300元一克算,那你这砚台至少要150万?

        !”

        “大爷,这汉砖砚,世面并不少见,卖三万块已经是顶天价格了。

        您没开玩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