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63章 可真可假

第63章 可真可假

        庞老两句话,再结合现场的状况。

        众人很快心知肚明。

        赵大少买通了庞老的助手提前知道了考核题目。

        又收买了其他参赛选手,让他们故意输。

        通过作弊,一路过关斩将。

        可惜,庞老几个眼神就看破一切。

        秦义心里摇头。

        这赵大少是真的蠢。

        凡是鉴宝大家,都是走南闯北,见过各色人物。

        眼力和阅历远超普通人。

        何况这位是大名鼎鼎的南昆仑!一双锐眼早已洞若观火。

        这些拙劣的小伎俩怎么可能瞒得过他。

        “你好像提前就知道了?”

        庞春燕看着秦义的表情,有些诧异的问道。

        “赵明成以为买通所有人就可以蒙混过关。”

        “简直可笑至极!”

        情势陡变,赵明成六神无主。

        不停的拿眼色看宋青山。

        拿了我爸这么多钱,你倒是说句话啊?

        吃人家的嘴软。

        宋青山真有些懊悔,然而钱都收了,不能不办事。

        他咬了咬牙道:“庞老,说不定赵明成真有些本事,要不您再考考他,给他个机会?”

        他知道庞老是个严谨的人,绝不会搞出冤假错案。

        自己这样说也是揣测庞老心思,争取最后一个机会。

        只是这样,毕竟有了点“逼迫”的味道。

        庞老以后会怎么看自己就难说了。

        庞老面色沉如秋水,纹丝不动:“青山,你我相识也有十年了。”

        “今天过后,就不要再见面了。”

        十年老友为了利益欺瞒自己。

        世风日下,如何不人心凉?

        宋青山闻言,身子一怔。

        庞老当众说出这样的话,等于表明和自己断绝来往。

        他受让庞老照顾,这十年来,自己身价水涨船高,古董店生意也是蒸蒸日上。

        今天这件事,自己苦心经营的名声必定会受重创。

        更严重的是……没了庞老这座大靠山,自己那个古董店还能支撑多久是个巨大的问号。

        想到这些,宋青山内心后悔万分。

        不该为了些蝇头小利,自毁前程啊!不过事已至此,只能力保赵明成。

        靠着黄家还有翻身的机会。

        “之前已经告诉各位了,为了公平,我老头子收徒至少要两个人考核。”

        “有没有愿意一试的年轻人?”

        庞老说着,眼神竟然有意无意的看向秦义。

        嗯?

        让我上?

        秦义到不介意多个打脸赵大少的机会。

        只是自己现在是金玉阁店主,恐怕真没有当好徒弟的时间。

        他正想着怎么开口,旁边的庞春燕已经喊道:“大伯伯,我推荐我朋友上!”

        接着,不由分说将秦义拉了过去。

        庞老眉宇间明显露出一丝喜色,说道:“秦义,你愿意和赵明成同台竞技吗?”

        赵明成双眼喷火的看着秦义。

        双牙紧咬,充满了威胁。

        秦义本在犹豫,见赵大少这幅样子,轻轻将端砚交到庞春燕手里。

        嘴角微微一笑:“庞老,我愿意试一试。”

        见仇人必踩之!时间总是有的,大不了以后多招几个店员。

        听他这句话。

        如果不是庞老在场,赵明成真想伸手过去活活掐死秦义!他转过头,见宋青山冲自己微微点头。

        心中顿时有了些底。

        有这样的高手暗中帮忙,自己稳操胜券!“好,那就开始吧。”

        庞老没有多余的废话。

        点点头,转身从他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件字帖出来,摆在桌上。

        “这是我早上来从下面的古玩黑市淘来的,你们俩鉴定一下。”

        “谁先判断出来真假,谁赢。”

        说罢,重新靠在椅子上,等待两人回答。

        赵明成看了眼字帖,头有些大。

        除了靠着家族的底子,认出落款是明朝大才子文征明,其他一无所知。

        此时,只见宋青山上前几步,他怕庞老看出来。

        所以鉴定的很快。

        仔细辨认一下落款印章后,心中有了答案。

        冲赵明成使了个眼色。

        随后点了点头,又用手指了指字帖的底部。

        意思是:“真迹,从落款印章看出来。”

        赵明成会意思,心中大喜。

        他瞧了眼秦义,见对方还在摸着下巴思考,更加得意。

        于是朗声说道:“庞老,我鉴定这幅文征明的字帖是真迹!”

        “原因?”

        庞老不置可否的吐出两个字。

        “这个印章和他已经发现的真迹作品中,完全吻合,所以我断定是文征明的真迹。”

        他话说完,周围一些人已经在暗暗点头庞春燕秀眉微蹙。

        她是玉石专家,书画并不擅长。

        不过从众人反应来看,这个赵大狗恐怕是误打误撞蒙对了。

        秦义还在想什么?

        怎么不开口啊!庞老没有下判定,而是转向秦义:“他说完了,你认为呢?”

        秦义笑了笑,颇有些为难道:“怎么说呢,这幅字帖可以鉴定为真,也可以为假。”

        众人听了都是一副面面相觑,不解的表情。

        赵明成嘲笑道:“真迹就是真迹,赝品就是赝品。

        什么叫可以为真,可以为假?”

        “你要认输就趁早滚蛋,别在这……”赵大少的话还没说完,庞老却忽然打断他,开口问秦义:“哦?

        为何这样说,这幅字帖有什么不对。”

        “很不对。”

        秦义解释道:“这是草书字帖,要知道文征明的书法,应该是以行楷书造诣最高。”

        “明朝四大才子,唐伯虎,祝枝山,文征明,徐祯卿本!其中祝枝山和文征明关系最好,两人经常交流书法。”

        庞老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秦义评点道:“文征明的字飘逸空灵,风华自足。”

        随后他一指面前的字帖:“可这幅字却显得古朴典雅,倒像是祝枝山的笔迹。”

        秦义侃侃而谈,随后话峰一转:“当然,最奇怪的是字帖上的落款!”

        “落款怎么了?”

        有人不解道:“我看落款,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吧。

        章是他的章,印也是他的印,没错啊。”

        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

        秦义笑了笑,直接揭开谜底:“文征明三个字的印章没有任何问题,是真的,问题是……不该出现在这幅字帖上!”

        “啊?”

        其他人一愣,不过庞春燕心思活络,很快反应过来:“移花接木?”

        “没错,就是移花接木!”

        秦义点头道:“有人把文征明的印章从别的地方挖过来,填在祝枝山的字帖上。”

        “原来如此。”

        众人恍然大悟。

        字帖是祝枝山的,是真迹。

        落款印章是文征明的,也是真迹。

        但是两者合二为一,就有些风马牛不相及的怪异感觉。

        所以秦义才说:可以鉴定为真,可以鉴定为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