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66章 你很爱老婆?

第66章 你很爱老婆?

        良久以后庞春燕诧异道:“庞伯,老一辈的人都说,您当年可是考核第一啊!”

        “当年我的确是众多考核人中的第一。”

        “但是师父出了十道考题,我费劲心思也才答对8题,错的两个……”庞老说着一指道:“就是祝枝山和文征明的混合字帖!”

        “还有这金丝楠木的椅子。”

        顿了顿,庞老的声音变得激动起来:“但是今天,这位年轻人居然鉴定出来,而且全对,老夫自叹不如啊!”

        “他的眼力和定力都远在当年我之上!”

        “这样天赋资质绝佳的人,恐怕也只有几位坐镇燕京的老人物才有资格当他老师!”

        “老夫,万万不敢误人子弟啊!”

        众人听完,看向秦义的眼光全都不一样了。

        让一代宗师自叹不如!让鉴宝大家庞昆仑不敢收徒!方眼睛整个江南,乃至周边几省,大半个华夏。

        能找出几个像秦义的年轻人?

        恐怕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一代宗师级人物这么夸自己,秦义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他拱手上前道:“多谢庞老,您谬赞了!”

        “当年您鉴定的是十件,我只是两件,老先生过奖了!”

        “今天得到老先生点拨,也是我一生幸事!”

        能不能做南昆仑的徒弟,秦义并不在意。

        就当来凑个热闹,混个脸熟。

        庞老摆摆手微笑道:“虽然老夫不配做师父,不过做个朋友应该还行吧?

        哈哈,我托个大,以后叫你一声小兄弟可还行吧?”

        “这,庞老……那算我高攀了!”

        “哈哈,好!以后小兄弟有什么老夫能帮上忙的,尽管开口!”

        周围众人无不露出羡慕的神色。

        和南昆仑称兄道弟!这可比做他徒弟好太多了!无数的资源,人脉……这小子以后恐怕想不发财都难啊。

        正当众人感叹之时,庞老又道:“凡是考核成功的徒弟,我都会送个小玩意。”

        “今天规矩不能破,小兄弟,这个就送给你了!”

        众人循着庞老的手指一看,眼珠子都要惊掉。

        庞老要送的居然是那把金丝楠木椅!无价之宝啊!就算是切条椅子腿下来,这辈子也是美女豪车,吃喝不尽了!有心脏不好的人,已经开始大口喘着粗气了。

        秦义起初也是心脏猛的一跳!这是座金山啊!能不动心吗?

        不过犹豫了片刻,秦义还是说道:“庞老,这个我不能收。”

        “怎么,你不喜欢?”

        秦义一笑:“我就是一俗人,当然喜欢。

        只是这椅子陪您多年,又是老师父传下来的,不能夺人所爱。”

        “再说,这宝贝卖了又亏,不卖搁在家我也舍不得拿屁股坐,占地方!还是给您吧!”

        秦义的一句话说的漂亮又圆滑。

        众人一笑,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庞老呵呵乐道:“是我考虑不周,那这椅子就我自个留着吧!”

        “嗯……这把扇子给你!”

        庞老不由分说,将随身带的折扇塞到手里。

        这是一把金框黑漆金框扇。

        金色闪烁,光彩夺目。

        打开,扇面是用上等白色绸缎所做,扇面上用双面秀技法绣着两只。

        一只孔雀开屏立在梅枝,只对着坡上另一只孔雀,像极了孔雀求偶。

        形态生动,栩栩如生。

        这扇子定然不简单,能卖多少钱?

        好奇之下,秦义用凝聚双瞳查看信息:物品名称:清代蜀绣白缎孔雀金漆扇。

        年代:清康熙年间价值:50~60万。

        “这把蜀绣孔雀扇,是民间艺术珍品啊!”

        秦义赞叹道。

        见他一眼就看出来,庞老心中更加欢喜,有种忘年交的感觉。

        “这是三年前我去西蜀旅游淘来的,小东西不值多少钱,你收藏,转卖都可以。”

        庞老仿佛生怕他不敢拿去出手,特意加了一句。

        秦义倒吸一口凉气。

        五六十万一把的扇子,能换一辆奥迪宝马了。

        居然是不值钱的小东西……这次他没客气,直接收入囊中:“那就多谢庞老了!”

        再要推辞就真显得见外了。

        “这里闷的慌,走,陪我下楼聊聊!”

        估计是对赵明成的聚宝楼有些厌恶,庞老拉着秦义就去楼下。

        之前被买通的助手,早就没脸跑了。

        不过一大堆古董商自然乐意效劳,四个人夸张的扛着金丝楠木椅,小心翼翼的下了楼。

        就站在马路边,庞老和秦义相谈甚欢。

        越聊越投机。

        老爷子身体矫健,聊了快一个小时也不乏。

        只是贵人事多,一大堆电话打来,庞老不得不走。

        “小兄弟,改天一定要到我那,咱们促膝长谈!”

        “好,一定!”

        眼见庞老要上车,秦义忽然道:“庞老,有件事想麻烦你~”“嗨,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说。”

        “最近我们金玉阁进了一批紫檀木,想请庞老雕个模型,用来加工。”

        紫檀木虽有云大少加工制作,还缺个大师的模板。

        庞老闻言,饶有兴趣的说:“好啊!老头子我有挺长时间没雕刻了,正好过把瘾!你让人直接送过来吧。”

        留下地址和电话,庞老这才上车离去。

        看着手里的蜀绣扇和之前在黑市摊子上收的鱼篓尊和观音玉牌。

        秦义心中大喜,今天算是满载而归!不对!还缺了一样。

        花了一百五十万的砚台!当时他给庞春燕保管,貌似挺长时间没见到人了啊……正要抬脚往回走的秦义,肩膀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财迷,现在才想起我来了?”

        一回头,庞春燕正抱着砚台站在身后。

        似乎是被晾在一边太久,撅着性感的红唇,显得有些不满。

        “谢谢大美女帮忙!改天请你吃饭~”“算你秦大老板有点良心。”

        秦义笑嘻嘻的接过砚台,找了个结实的布袋子将东西都装了进去。

        “你现在去哪?”

        “回家,把这些宝贝摆上!”

        “切,还真是个财迷。”

        庞春燕想了想有问道:“你还做沉香加工生意?

        这次算你赚了,庞老亲自出手雕刻,一般可都是百万起步。”

        “这么贵!”

        “就这,人还太多,一般都要排队一个月预约。”

        秦义心中咂舌,他还真以为是个小忙。

        “下次得好好谢谢庞老,给了这么大面子。”

        “噢,那批紫檀木是我老婆在做,估计正愁没模型。”

        庞春燕停下脚步:“看来,你很爱你老婆?”